266 破罐破摔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苏千澈笑了笑,“正因为皇宫守卫森严,皇上把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我身上,千府的那些人才更容易转移。”

“但是,你准备怎么离开?”简沐欢的表情明显不赞同,父皇是因为看小七还算听话,所以对她并没有用强,可若小七在宫宴上逃走,只要没有成功,皇上必然龙颜大怒,小七以后的日子就没有那么好过了。

苏千澈摊了摊手,“其实也不是必须宫宴之后离开,不是还有五日么,着什么急。”

看她如此懒散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简沐欢简直快要吐血,他真想破罐子破摔,把苏千澈娶了,让苏煊铭陪嫁……

“除了离开,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简沐欢觉得还是要再拯救一下,顶风作案太过危险,他不能让苏千澈冒险。

苏千澈懒懒看他一眼:“你说呢?”

简沐欢恹恹的,若是真有办法,也不会拖到现在。

苏千澈想到普惠所说的那句话,‘船到桥头自然直’。真想现在就去把天音寺砸了。

“小七,你先别急着做决定,本宫去找璃王叔商议一番。”简沐欢说着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

苏煊铭看着苏千澈,眸中的冰川融化了些许:“我会护你周全。”

苏千澈摆摆手,“你们走吧,我再睡会儿,没事别来骚扰我。”

刚出门的简沐欢踢到门槛,差点摔了一跤。

简直无药可救了。

十一回来之时,苏千澈没有睡觉,她只是爬到了那颗树叶快要掉光的枫树上,躺在上面透过红得发暗的枫叶看破碎的蓝天。

十一一眼便看到懒洋洋躺在一根树枝上的女子,她右臂枕在后脑勺,神色慵懒,衣摆垂了下来,在微风中轻轻晃荡。

他看到她本来面目的机会不多,每每看到,都觉得惊艳无比,特别是,她用慵懒的目光看他的时候,就像现在。很想,让时光就停在这一刻。

脚步不受控制,他走到枫树下,抬眸,看向头顶的雪白。

“小姐。”他伸出双手,神色平静地看她,漆黑的眸中却有一丝期待。

苏千澈侧过头,微扬着眉看他。

男子一身黑衣,身姿挺拔,伸出双手静静等待的姿态,让人很难拒绝。

苏千澈身体动了动,有种想要跳下去的冲动。却在念头刚起之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十一何时变得如此大胆了?是因为司影的离开?

女子纤长的眼界颤了颤,微倾下来的身体又侧了回去。

十一看到她坐回去的动作,眼底是难以掩饰的失望。

“其他人呢?”苏千澈转过头,不去看黑衣男子那一双深邃如墨的眸。

“进城之前,遇到了禁卫军,拦下了四百人,仅有一百人回了千府。”十一垂头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沉声说道。

苏千澈抬手摘了一片暗红色枫叶,淡淡道:“皇上果然防我防得很到位啊。”

多了一百人,就多了一百个筹码,而若是五百人全部回了千府,又是一股不可估摸的力量。

“司……”她刚开了个口,便突然闭了嘴,既然已经分开,她也不必在意司影的事。

十一微仰起头,看着垂在树枝下的白色裙摆,低声接道:“离云宫传回消息,司尊主回去处理离云宫之事了。”

“此次地煞门之行,损失了多少人?”

十一脑海里出现前不久进入地煞门的画面,那一战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因为司影以一己之力,抗下了地煞门长老和副门主的全部攻击,加之天璇的毒,他和弑神卫众人进入地煞门,如入无人之境,不时遇到一些有组织无组织的抵抗,都轻易被他们镇压。

也是那时,他清楚地意识到,即便他去了魔魂殿一趟,用了极端的方法提升实力,他与司影之间的差距,依旧如同天堑。

司影的实力,震慑了所有人,众弑神卫很快把他当成了第二崇拜的对象。

十一看着在各种攻击中,如天神般站立的白衣男子,四周围散发出的强大气息吹得男子衣袍震荡,他神色淡漠地看着包围他的人,仿佛天神睥睨蝼蚁,嘴角一抹笑,颠倒苍生。

一阵无力感从十一心里涌出,他拿什么,去与司影争他的小姐?

他收回思绪,也缓缓收回自己的手,沉声道:“没有人员死亡,十数人受了轻伤,此刻正在医治。”

苏千澈微微挑眉,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随即又想到什么,挑起的眉放了下去。

“哦。”她沉默了片刻,手指转动着指尖的红叶,接着道:“方亿山呢?”

“方亿山在我们刚进入地煞门之时,让各副门主与长老拦住我们,自己逃了。”十一道。

“逃了就逃了吧。”苏千澈把树叶轻轻一转,树叶便从指尖打了个旋,飘飘落向地面。

她手臂撑着树枝,动作轻盈地从树上跳下来,十一下意识伸手去接,却只碰到飘飞而下的衣摆,从掌心划过,丝柔的触感,如同流水,从掌心缓缓溜走。

“去看看他们。”苏千澈慢条斯理地往外走,忙碌的丫鬟小厮看到她和身后的黑衣男子都停下来打招呼,随后又继续忙碌。

千府很大,后院住一百人绰绰有余,苏千澈来到暂时安置众弑神卫的地方,一眼便看到院中被众人围着的红发男孩。

十六也第一时间看到了她,连忙站起身,小跑着过来,头顶上那一小撮呆毛随之一晃一晃,让苏千澈不由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手放开之后,呆毛又立了起来。

苏千澈又压了一下,然后放开,呆毛又坚持不懈地立起来。

“公子。”男孩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在清风镇时,他不仅没有帮到忙,还差点让苏千澈陷入危险境地,若不是十一及时赶到,不知她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

“吼~”毛发银白的二哈也摇着尾巴走过来站在男孩身侧,低吼了一声便低下大脑袋,仿佛是在认错。

苏千澈没有提曾经的事,只是问了一句:“确定不去南绥?”

她过几日便要开始逃亡生活,怕是难以护他们周全。

男孩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淡紫色的大眼睛盯着她,眼里隐有泪意,似乎生怕她会丢下他一样。

苏千澈轻笑一声,再次摸了摸男孩的脑袋。

“吼~”二哈不依地低叫着。

苏千澈好脾气地在它的大脑袋上也摸了一下,二哈闭上眼,在女子手心里蹭啊蹭,那皮毛滑溜溜的,摸上去舒服极了。

见这边的问题解决了,众弑神卫也跑了过来,眼睛闪亮亮地盯着她:“主子,我们胜了。”

“老大,我们赢了!”

胡三在映月山庄镇守,除了十一,带队的是陈默和袁宝,两人都笑得见牙不见眼,到现在都还有些不相信他们竟然那么轻易就拿下了地煞门,简单得就像是在做梦。

苏千澈淡淡嗯一声,他们能没有损失地取得胜利,必然有多重因素,苏千澈能猜测到,司影肯定出了不少力。

虽然她的表情很淡,却也浇不灭众人的热情,那一场战斗真是打得酣畅淋漓,绝对碾压的情况,简直是太爽了!

“司尊主真的是厉害,那么多攻击,他竟然一人就挡下了,而且还游刃有余,简直太厉害了!”

“是啊,刚开始我还有些怕,地煞门精英不少,若是强攻,只怕是要损失不少人,没想到,司尊主一个人就挡住了绝大部分攻击,再除去其他的小喽啰简直太简单了。”

“喂,这次的大功臣可还有我,你们怎么都不夸我一句?”房门被推开,天璇一脸不忿地看着外面议论纷纷的众人。

众人都翻了个白眼,他们可没有忘记,这个人是被主子抓回去的,他会出手,肯定是因为有把柄或者软肋在主子手里,又不是心甘情愿的,他们才不会感激他。

虽然他的毒确实是有效果啦,让对手几乎失去了招架之力,他们轻而易举就收割了对手的生命,也很少受伤,但是他们还是不会感激他。

天璇咬牙:“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侍卫。”

苏千澈越过众人走到天璇面前,挑了挑眉,淡淡扫了他一眼:“怎么,你有意见?”

天璇再咬牙:“你让我做的,我都做了,还超额完成了任务,你该把解药给我了吧?”

苏千澈抬手把他拨开,进去看了看受伤的弑神卫,都是些轻伤,确实没有大碍,便又走了出来,对天璇道:“等我出了这京都,再把解药给你,免得你在背后下黑手,拖我后腿。”

“你不是要出嫁了,嫁给太子啊,当太子妃啊,为何又要离开京都?你走得了么?”天璇轻呲一声。

苏千澈用眼尾睨他:“你最好祈祷我走得了。”

天璇暗自握拳,从她的小眼神里分明看出了威胁!

这个可恶的女人,竟然威胁他!

“我答应你的事做到了,你怎么这么不讲信用!”天璇双手叉腰,怒气冲冲。

“你对要杀你的人,讲信用么?”苏千澈看白痴一样看他。

“额……”天璇忽然不知该如何说了。

“什么,你竟然想杀老大?!”袁宝倏地蹦到天璇面前,瞪大了眼盯着他,磨刀霍霍,似乎在考虑从哪里下刀。

其他人全部都围了过来,一时间天璇周围全是眼冒狼光恶狠狠盯着他的人,堵得他差点喘不过气来。

苏千澈从人群中走出来,与十一和十六一同往外走。

身后传来天璇的尖叫声:“警告你们别过来,我身上有毒药,你们再过来,我就撒毒粉了!别过来啊,不然别怪我不客……啊,你怎么咬人啊,你属狗的吗?!”

“老子咬的就是你!敢对老大下杀手,老大饶了你,老子们都饶不了你!”

“快,大家一起上,按住他的脑袋和双手双脚,别让他动!”

“啊哈哈,你们这群……王八蛋……给我住手……啊……住!手!啊!我要发飙了!”

转过一个弯,还能听到天璇的惨叫声,二哈甩了甩脑袋,耳朵耷拉下来,似乎听得有些烦了。

十六拍拍它的头,无声安慰。

回到小院,苏千澈问十一:“千府外的那些暗卫,你可感觉到了?”

十一点头。

“实力如何?”

十一面色严肃了些:“很强,而且人数不少。”

苏千澈手指绕着身前的白色小绒球打转,左手撑着头,眼眸慵懒半阖。

“小姐,有什么计划?”十一低声问。

“没有。”苏千澈很干脆地说道,身体半趴在桌上。

简璃并没有差人来叫她,不知是因为本人没有回来,还是不想与她过多接触,多生事端。

苏千澈懒散地想,现在在千府挖个地道,不知还来不来得及?

十六完全不知发生了何事,小脸上满是迷茫。

“小姐,你先离开,剩下的,让属下来处理。”十一道。

苏千澈懒懒看他一眼,道:“皇上盯我盯得那么紧,我前脚刚走,千府立马会陷入包围。”

千府里有青橘等人,还有弑神卫,她自然不会不管。

“公子……要离开?”十六愣愣地问。

“嗯。”苏千澈应一声,并没有多说,忽地觉得腿上一阵轻微的痒意,一低头,却看到一个银白色的大脑袋在她腿上蹭啊蹭,苏千澈抬腿把二哈踢开,它又锲而不舍地跑回来,继续蹭啊蹭。

苏千澈微挑起一边的眉,看着二哈微扬的头,冰蓝色的兽瞳里带着一丝委屈,她嘴唇勾了勾:“不会丢下你。”

二哈立马不蹭了,在她面前坐下,吐着舌头坐得很端正。

十六在二哈身边盘腿坐下,双手放在双腿上,眨巴着浅紫色的大眼睛,眼底依旧懵懵懂懂。

苏千澈看看吐舌头的二哈,又看看眼巴巴的十六,抬手扶额。

这画面太美,简直不忍直视。

“一起走。”她的声音不自觉放轻了些。

一人一狼很高兴,立马起身,一前一后跑出去,在院子里高兴地转圈圈。

苏千澈轻叹一声,小十六还只是一个孩子,连玩伴都没有,和二哈在一起,也会开心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