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 好久不见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梦姨娘看着她,眼神怨毒,似恨不得把眼前的人生生嚼了喝血吃肉。

她的脸色憔悴,即便是高档的胭脂也遮不住脸色的苍白。

苏千澈却是笑意盈盈,她慢条斯理地走到梦姨娘面前,弯下腰,双手背在身后,低下头,看着她道:“苏丞相没有告诉你,本宫来相府做什么?”

“你还来做什么!”梦姨娘气得全身发抖,脸上扑的粉都抖落了一些下来。

苏千澈好整以暇地用羽扇扇缘接住,又把羽扇递到梦姨娘面前,轻‘啧’一声,“梦姨娘,别生那么大气,瞧瞧,你脸上的粉都掉下来了。”

梦姨娘下意识看了一眼眼前玉色的扇缘,上面覆着一层极薄几乎不可见的粉,粗略数来不过就几粒粉尘,却在玉制的扇骨上显得极为刺眼。

这本是渺小到完全不值一提的小事,却被眼前这个恶劣的女人特意提出来羞辱她,而就是这种小事,更容易让人生气,梦姨娘只觉得全身血液都冲上头顶,激得她差点晕厥。

“你……你……”

“小心些,若是粉掉完了,让人看到你的真容,那就不太好了。”女子声音慵懒,夹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

梦姨娘只觉得全身都炸开了,即便她现在已经不再年轻,可哪个女人不在意自己的容貌?这段时间,因为苏凝雪的事,她又气又痛,头发都白了几根,面容又能好到哪里去?

苏千澈竟说得如此直接,简直是专挑她的痛处踩。

然而,梦姨娘毕竟是老姜了,经过一番刺激之后反而压下了心底怒气,深吸了几口气之后,表面恢复了平静,内心却依然波涛汹涌:好气哦,好想把眼前这个贱女人杀了怎么办?

“太子妃马上就要大婚,怎么还有空到相府来走走?”她咬着牙说道。

苏千澈见她竟快速平静下来,不由挑了挑眉,嫌弃地把扇子抖了抖,把上面的扑粉抖落在地,站直身慵懒懒地说道:“正因为要大婚,所以才回来,毕竟,相府可是本宫的‘娘家’。”

以前她们瞧不起虐待过的痴傻‘女儿’,现在却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妃,现在她特意回到相府,在她们面前高调出现,相府的这一群女人,不知会不会气得吐血?

虽然她不会真正当上太子妃,但是现在拿这个身份气一气她们还是可以的。

梦姨娘默默咽了一口血,这个贱女人绝对是故意的!

在梦姨娘思索之时,苏千澈又轻飘飘地问道:“梦姨娘,六小姐现在怎么样了?”

梦姨娘闻言,身体如筛糠般地抖起来,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气再次如火山爆发,猩红的眼底带着刻骨恨意,竟是一言不发,拔了剑就朝苏千澈刺过去。

无须苏千澈动手,柳侍卫已经横剑挡在苏千澈身前,长剑随意一挑,便化解了梦姨娘的攻势,梦姨娘自然不甘心,攻击带着与她形象不符的戾气,招招致命。

柳侍卫也不是吃素的,仅仅几招就把对方的武器打落,掉在了路边的草丛中。

青橘紧张兮兮地把苏千澈护在身后,把她当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娇柔小姐,一边专注地盯着两人的打斗。

……

大夫人坐在房间里,手上抱着一个小暖炉,背靠椅子,脑袋微微后仰,苏清怡站在她身后,为她轻柔地按着太阳穴。

这段时间诸事不顺,大夫人鬓角的头发都花白了,两个庶女受了天大的委屈,却还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梦姨娘丽姨娘和两个庶出小姐整日以泪洗面,呜咽哭泣,听得大夫人耳朵都疼了。

好在还有一个四小姐清清白白,名声没有丝毫受损,也正是因为如此,大夫人才没有彻底和苏千澈撕破脸。

可大夫人心里依旧没有丝毫放松,那个小贱人必然已经知道药是谁下的,只怕是正一步步计划着,要把怡儿也拖进地狱。

大夫人深深叹一口气,抬手揉了揉眉心。

现在还未成亲的皇子只剩下六皇子,而六皇子却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没什么用,怡儿已经没有选择,只能挑其他官员的公子。

想到这里,大夫人又想到赏梅宴上,苏清怡本来已经胜了,可以向皇后提一个条件,即便是成为太子侧妃也好,等太子继位,以怡儿的手段,后宫之主的位置也是可以争一争的。可是因为苏柳烟,白白浪费了大好的机会,现在想来,真是气煞她也。

“怡儿……”

急促的脚步声和焦急的喊声打断了她的话,一个丫环冲进屋,慌张地说道:“夫人,夫人,七……七……”

“什么事这么慌张?”大夫人眉毛一拧,她本就心情不好,最忌讳大吵大闹,如此冒冒失失的丫环,真是一点都不知礼数。

“夫人,七小姐来了!”丫环低吼了一声。

“你说谁?!”大夫人噌地站了起来,眼底一闪而过刻骨的恨意,以及深藏心底的一丝恐惧。

苏清怡也微微皱起黔眉,手指下意识摸了摸袖口。

不必丫环再说,外面已经传来了女子慵懒懒的声音:“大夫人,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随之,一身白衣的女子缓步迈进,女子五官精致无比,每一笔线条都恰到好处,像是精心勾勒而出的画。

她手执羽扇,轻抵着下巴,嘴角带着似有若无的笑,双眸慵懒半阖,眸底似有星光闪耀。

身后,梦姨娘被柳侍卫押着,一起带了进来。

大夫人在看到门口白衣女子的瞬间,便像是见了鬼一样,瞳孔猛地缩起来。

为了增加底气,她猛地一拍桌子,疾言厉色地说道:“你这个小贱人,竟然还敢来!”

苏千澈慢悠悠地往前走了几步,走到大夫人面前,轻声道:“大夫人,你可是名门贵妇,怎么能如此没教养?”

眼前的女子笑意盈盈,大夫人却下意识退后一步,踩到凳子差点摔倒,苏清怡连忙伸手扶住她。

仅仅一个照面,大夫人强装的气势便弱了下去,八个地煞门精英在她面前一一被取走性命的过程太过刺激,只要一看到苏千澈,她就想起那令人惊恐无比的画面。

苏清怡轻皱着眉,她没有看到现场直播,自然不知道苏千澈的厉害,“七妹妹,你怎能如此咄咄逼人?”

苏千澈挑了挑眉,这女人不会是傻的吧,现在竟然还假惺惺地叫她‘妹妹’?

大夫人把手放在苏清怡手背上,阻止了她再次说话,深吸一口气问:“你……你来干什么……”

“哦,苏丞相说,让我来给你们道歉。”苏千澈很随意地坐下了。

大夫人气得咬牙,她不需要道歉,她现在只想让这个女人离相府远一点!

“你们也坐啊,不必那么客气。”女子右手撑着头,用眼尾扫了扫两人,看似很关心地说道:“丽姨娘和三小姐六小姐呢,怎么没看到她们?”

闻言,大夫人脑袋一阵眩晕,这个女人真的太贱了,她哪里是来道歉,分明是故意来给她们伤口上撒盐!

不……不要急,不要急,等太子大婚的那一天,她就当面揭穿这个女人,让她身败名裂!

如此想着,大夫人深吸几口气,镇定下来,和苏千澈打起了太极。

“她们都挺好。”

苏千澈再次挑眉,大夫人可真沉稳。

“是吗,她们也到了成亲的年纪,有没有找到好人家。”

大夫人眼角嘴角直抽,在心里把眼前的女人骂了无数遍。

“无须你操心。”她几乎是从牙缝里说出来的。

苏千澈见好就收,若是刺激得太过,方忆颜和她拼个鱼死网破,那就是两败俱伤之局。

“对了,本宫此次前来,是为了告诉大夫人一个好消息。”苏千澈拿起羽扇在桌面点了点,轻声笑说道。

大夫人的心一下提了起来,苏千澈这么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这个消息,是关于你哥哥的。”看到大夫人眼底闪过的一抹焦急,苏千澈嘴角勾出一抹笑,“唔……我想了想,这么大的消息,还是让别人告诉你吧。”

苏千澈说过之后,便不再多留,站起身施施然走了出去。

柳侍卫松开丽姨娘,与青橘一起跟上。

大夫人双目无神地瘫坐在椅子里,像是全身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样。

她给小贱人下了药,小贱人就把两个庶女下了同样的药,还是当着她的面。上一次方亿山出手帮她,小贱人难道是要对方亿山出手?

不可能,她的哥哥是地煞门门主,地煞门可是数一数二的江湖势力,那个小贱人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对方亿山如何。

然而,这样的想法丝毫没有安慰到大夫人,她一直提心吊胆,命人留意方亿山的动静,更是让人去通知他要小心。

几日后,终于有消息传了出来,而这个消息,同样也震惊了整个江湖。

地煞门的人竟在一夜之间,被人杀了大半,剩下的全部投靠了灭掉地煞门的势力!

更为奇怪的是,地煞门会有这样的惨状,完全是因为地煞门门主亲自打开了山门,把对方请了进去!

战斗之后,方亿山不知所踪,也不知是死是活,只知地煞门一夕之间,便换了主人,而这个主人是谁,竟是一点消息也没有传出,究竟是谁灭了地煞门,江湖中人竟然毫不知情!

一时间,江湖上人心惶惶,前不久离云宫虞樊城分部才被杀了个干净,现在竟然连地煞门都在神不知鬼不觉之间换了主人,即便是再迟钝的人,都察觉到了血腥气,只怕,江湖要掀起一番腥风血雨了。

大夫人本来就一直处于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终于承受不住,昏厥过去。

消息传回来之时,苏千澈依旧在院里懒洋洋地晒太阳,她所住的主院是整个府里采光最好的地方,只要冬日有太阳,她都会让青橘等人搬着躺椅和小桌到院子里,一边晒太阳一边睡觉。

千府的人都在忙碌,为她准备嫁衣嫁妆,忙得脚不沾地,唯一清闲的,怕是只有苏千澈了。

而这样的清闲,也在地煞门被灭的消息传回来之后,被打破了。

弑神卫该回京了,她也该去找简璃帮忙了。

前几日她已经差人打听过,因为太子即将大婚,简璃已经从别院回了璃王府,苏千澈整了整衣服,再次叫上柳侍卫,乘马车向璃王府而去。

出了府,马车行到大街上,她便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京都的江湖中人似乎多了一些。

或许是因为年关将近吧,苏千澈并未放在心上。

过几日弑神卫回到京都,把千府的人转移,她就可以彻底摆脱皇室,在江湖上逍遥自在。

或许是因为守卫带她回来时,她的态度挺好,所以皇上并未限制她的自由,除了明令禁止她再出城,她到处串门都是可以的,所以她很轻松地来到了璃王府。

苏千澈已经算得上是璃王府的常客,门口的守卫看到她便马上行礼,虽然她已经无法做璃王府的女主人,可也是唯一一个可以自由进出璃王府的女子,守卫自然不敢怠慢。

留一个守卫看门,另一个守卫领着苏千澈和柳侍卫来到书房。

书房里,简璃正在批阅公文,云烨站在桌边为他磨墨。

白衣男子带着银质面具,面具上的暗红色花纹繁复而诡异,他浅金色的眸专注地看着桌面上的公文,即便门外传来敲门声,也没有抬起头来。

“主子,苏小姐来了。”

简璃和云烨的动作同时一顿,简璃把公文放在一边,嘴角挂起一抹轻笑:“进来。”

苏千澈进了屋,守卫很识趣地关上房门离开了。

“真是稀客。”简璃嘴角带着轻柔的笑,抬眸看着已经走到书桌前的女子。

苏千澈微眯起眸,手掌撑在桌面上,倾身,看着男子暗金色瞳孔:“璃王殿下,好久不见。”随后她又抬起头,笑看着云烨:“云侍卫,多日不见,你好像变了些。”

云烨磨墨的动作再次顿了一下,正要开口,便听到简璃的声音:“去准备一壶茶,本……我与阿澈有事要谈。”

------题外话------

推荐友文《御灵之神妃医绝天下》,作者:言墨潇箫

玄幻爽文,1v1,双强,双洁,女师男徒

前世,她是人人闻之色变的毒医至尊,却终是逃不过一场背叛,身死,魂灭。

一朝回归,她却成了摄政王府未婚先孕的痴傻大小姐,成为世人嘲讽的存在!

但,那又如何?!

一手炼药,一手制毒,修炼天赋吊炸天!

手撕白莲,脚踩渣渣,且看谁敢多说一句!

只是,随着傲娇小萌宝一天天的长大,墨卿染越发的百思不得其解了。

为毛这小子长得越来越像她当初的小徒弟了?

这是一个撩与被撩,攻与反攻的故事,且看腹黑邪魅受如何翻身强力大总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