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 下不去手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许是从未被如此豪放地对待,天璇看着面前少年装扮的女子,一时竟有些愣了。

随后,他又笑了:“你没有内力,敢离我这么近,真是勇气可嘉。”

随着他的话,一股无形的气劲从他身上迸发,苏千澈仿佛感到一阵刺骨寒风刮过,刺入骨髓的寒意。

只是,这种感觉很快消失,快得仿佛只是她的错觉。

皇甫溟站在她身侧,拉着她的手,温暖的气流从他手中传到她的身体,把所有的不适都抵挡在外。

“在本座面前,你还如此嚣张,真是勇气可嘉。”皇甫溟居高临下地看着天璇,狭长的狐狸眸中带着些嘲意。

天璇呵笑,“皇甫殿主,中毒之后不要使用内力,否则毒素运行会加快,这么基本的常识,你不会不知……唔……”

他的脸色突然一变,低下头,不敢置信地看着小腹处被插着的匕首。

苏千澈在他惊愕的目光中,把匕首直接拔出来,又捅进去,男人的小腹处流出的血已经浸透衣衫,少年的面色依旧如平静的湖面,没有丝毫波澜。

“你是不是搞错了,现在,你落到我们的手里,没有任何讲条件的资格,把解药拿出来。”

蝮蛇见状欲要动手,却被天璇阻止。

“拿解药出来可以,不过,皇甫殿主,你能否告知在下,你是如何赶过来的?”

七星楼杀手在出手之前都经过严密部署,谁负责出手对付目标人物,谁把目标人物身边的人引走,并且保证他们不能在短时间内赶到。

就像外面的苏煊铭和木展,便被人缠住,现在还腾不出手来。

接到任务之时,天璇都不得不承认,这位看似普通的十公子,却是最为难缠的一次任务对象。不说她本身实力,就说她身边的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说不定任务没有完成,还会把自己搭进去。

皇甫溟还未说话,苏千澈便道:“你在拖延时间,等着皇甫毒发,我现在能力不能使用,面对你们,还不是任由你们宰割。”

天璇讶异:“你看出来了?”

苏千澈:这承认得也太快了……

“看出来也没用,皇甫殿主已经毒发了。”天璇笑着道。

苏千澈倏然转头,皇甫溟却对她道:“不要听他胡说,这点毒我还能压制。”

之后,不等天璇再说,皇甫溟便点了天璇的穴道,他动弹不得,蝮蛇深知不是皇甫溟的对手,竟直接在原地一跃而起,从屋顶的大洞飞了出去。

被丢下的天璇倒是没有任何惊讶怨恨之色,依旧笑意浅浅。

蝮蛇走后,皇甫溟便闷哼一声,左手撑在天璇所坐的椅子扶手上,张嘴喷出一口血,全数喷在天璇身上。

天璇:……

“皇甫殿主,你这是报复我没有给你解药?”

苏千澈看着皇甫溟,眼底略带担忧。

皇甫溟站起身,从怀里摸出一个玉瓶,倒出一颗小药丸服下,又慢条斯理地把玉瓶放回去。

他的动作矜贵优雅,若不是嘴角一抹鲜红血迹,丝毫看不出来他身体有任何不适。

苏千澈倒了一杯水递给他。

皇甫溟接过茶杯,眸中闪过几不可查的笑意。

“现在,可以把解药交出来了?”苏千澈站在天璇身前,双手抱胸,神色慵懒。

天璇笑道:“解药不在我身上。”

苏千澈一言不发,开始在天璇身上上下摸索。

天璇即便是被点了穴,依旧身体僵直:“我说真的……解药真的不在身上……”

苏千澈看着他略显扭曲的脸,并没有住手,而是道:“在哪里?”

“腰带里有缓解的药物……别摸了……”

听到他的话,苏千澈想也不想地往他的腰上摸索过去。

一只手伸过来,抓住她的手腕,皇甫溟笑意盈盈地看她:“小东西,男人的腰,不要乱摸,你若是想摸,爷可以让你随便摸。”

他的笑容魅惑而撩人,声音刻意压得很低,眸中汹涌的暗光似要把人吞没。

苏千澈眸光闪了闪,站直身退到桌边坐下。

外面的苏煊铭和木展一直没动静,苏千澈又不放心把中毒的皇甫溟一个人扔在这里,便无所事事地踢了地上昏迷不醒的青豹一脚。

青豹依旧昏迷着,也不知皇甫溟用了何种手段,这么久了他都没醒。

“小东西,那个丑八怪如何处置?”皇甫溟走到苏千澈身边坐下,自己倒了一杯茶。

天璇:丑八怪!

苏千澈虽然不赞同皇甫溟的称谓,却也没有反驳,懒洋洋说道:“既是敌人,自然是杀了。”

她说得很轻松,仿佛在说今日天气如何一样。

天璇却毫不怀疑她说的是真话,若是他没有价值,只怕下一刻就是她的刀下亡魂。

“皇甫殿主身上的毒还没解,你就要杀了我?”天璇努力说着自己的利用价值,希望能从她平淡得过分的语气中捡回一条命。

“你不告诉我解药在何处,留你何用?”苏千澈神色慵懒。

天璇噎了一下:“若是我告诉了你,现在只怕已经死了。”

“你不告诉我,留着也无用。”

天璇:……

她好像说得也有道理?

感情他说或者不说,都没有活路?

“告诉我,是谁雇佣的你们,我便放你一条生路。”

天璇挣扎了一下:“我可以不说吗?”

“可以。”苏千澈点头,又补充道:“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天璇:不带这么玩弄感情的。

两人正说话间,房门被人猛地推开,木展冲进来,急切地说道:“小姐快走,有很多人追上来了!”

能让木展失了分寸的,必然不是普通的事,苏千澈眼眸微凝,与他一起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问:“我大哥呢?”

“对方黑衣人有数十个,墨玦阁下和萧侍卫在与他们周旋,我们现在先行离开,他们随后就到。”木展快速道。

苏千澈眉头紧皱。

“小姐,墨玦阁下和萧侍卫即便打不过他们,要逃跑却是很容易的,若是你不放心,属下便去接应他们,你与……”木展顿了一下才接着道:“你与皇甫殿主先行离开,他们的目标是你,若是你出了事,属下无法向尊主交代。”

苏千澈略一思索,便点头应了。以苏煊铭和萧潜的能力,对方想要抓住他们确实有些困难,而现在的她若是贸然前去,只会拖累他们。

“你去接应他们,我们在清风镇会和。”说完苏千澈便觉得不妥,对方对他们的行踪了如指掌,必然也会在清风镇设了陷阱等着他们。

似是看出了她的迟疑,皇甫溟道:“就在清风镇,爷会让人把路扫清。”

木展有些犹豫道:“小姐,我留下来……”

“不必,有皇甫在,无须担心我,你去找大哥和萧潜,小心些,别受伤。”苏千澈不容拒绝地说道。

木展沉默了片刻,才抱拳对苏千澈道:“是,小姐,小姐保重。”

说罢便飞身离开。

皇甫溟提着天璇,与苏千澈一起出了客栈,三人上了马车,皇甫溟坐在前面,驾着车直接离去。

安静的车厢里,天璇忽然叹了一口气。

“接你的任务,真是让七星楼入不敷出。”天璇幽幽道。

苏千澈淡淡扫他一眼,“这么说来,我被你们追杀,还要怪我咯?”随后她又道:“这次的任务,与晏景修有多少关系?”

天璇想了想道:“除了他提供了让你能力失常的药。”

苏千澈下意识握了握拳。

曾经就有人利用这一点对她和司影进行围攻,好在司影准备得当,他们才平安脱险,而这一次,她再次中招,对方对她的算计,简直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他们算准了她会救下齐府小少爷,也料到她会询问他们的目的,更甚者猜到她会对两人中的一人催眠,天璇假装中招,故意惹怒她,让她接触到他脖子上涂了药的皮肤,导致原本就沉积在她体内的毒素再次激活,让她失去了摧毁一切的能力。

若之前她认为晏景修是误打误撞让她失去了能力,可这一次之后,她却明确地知道,晏景修对她能力的了解,比她自身更为深刻。

相对于晏景修对她的算计,她更在意他为何会知道如何压制她的能力,是否他对她为何会有这种能力也很清楚?

让人人羡慕疯狂想要拥有的能力,对她来说却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这让她看起来,像个怪物。

“不是晏景修,那就是别人咯。这么说来,我还真是招人嫉妒,这么多想要杀我的人。”苏千澈懒懒说道。

天璇很是赞同地点头:“一般的任务,七星楼都不会接,而你的任务难度,属于七星楼里最高的一种,这确实是值得骄傲的事。”

苏千澈淡淡笑了笑,在杀手眼里,评判一个人的价值,是佣金,佣金越高,对方的价值便越大。

“除了七星楼杀手要追杀我,还有谁?”苏千澈问。

天璇很不负期望地说道:“不知道。”

苏千澈也只是随口问问,若是能轻易在七星楼杀手嘴里探听到有用的东西,这么多年下来,七星楼早就暴露,不可能还那么神秘。

“解药在哪里?”

天璇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腹部,“十公子,能不能帮我包扎一下?这样下去,我会流血而亡。”

苏千澈看了一眼他依旧在流血的小腹,又看看他略显苍白的脸,“把解药交出来,我就给你包扎一下。”

天璇有些无奈:“为了保命,我是不会放解药在身上的,不过,我可以现配。”

苏千澈不说话了。

“你别不信,我说的都是真的,若是我随身带着解药,解药被你们搜走,我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天璇很诚恳地说道。

苏千澈就是知道他所说的是事实,所以才会沉默,毕竟现在他们正在逃命,没有时间让他配制解药。

马车在道路上疾驰,皇甫溟一直没有出声,苏千澈不由问了一句:“皇甫,你体内的毒要不要紧?”

许是马车疾驰间声音过大,皇甫溟没有听到,苏千澈又问了一次,他才答道:“小东西,你在担心爷?”

听到他轻松的语气,苏千澈便不再担心,还能调侃她,想来并没有多严重。

“十公子,你倒是帮我包扎一下啊,若是我死了,皇甫殿主也会毒发身亡,你就算不在乎我的性命,难道连皇甫殿主的命也不在乎?”天璇有气无力地说道。

苏千澈看他一眼,淡淡道:“长得太丑,下不去手。”

天璇:……!

长成这样是他的错吗?!

最后,苏千澈还是大发慈悲给他包扎了一下,天璇松了一口气,然后很满足地昏死过去。

马车里再次恢复了安静。

苏千澈从怀中摸出一块小小的玉珏放在手心,大拇指轻轻摩挲着。

看来,他们的敌人已经知道司影有事脱不开身,所以才找了这个机会下手,或许其他一些地方的离云宫弟子也遭遇了不测。

而想要取她性命的人,却太多了,不仅是晏景修,还有秦修炎,方亿山等人,甚至宫里也有不少人想让她永远回不去。

苏千澈三指撑在脸侧轻点眉角,她还什么都没做,就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若是这一次不闹个翻天覆地,那些人或许真以为她好欺负。

想到此处,苏千澈勾了勾唇角。

忽地,她觉得有些异样。

除了车轮轧过马路的咯吱声,没有任何声响,空气异常安静,安静得让人觉得有些不正常。

若是平时的话,皇甫溟应该是会与她说话的,不管是正经的,不正经的,不应该像现在这么安静。

“皇甫?”苏千澈试探性地问道。

隔着车帘,她只能看到皇甫溟模糊的背影。

“嗯?”这一次皇甫溟回答得很快,却也只是答了一个字,没有多余的话。

苏千澈柳眉微蹙,心里怪异的感觉挥之不去。

她看一眼坐在车里背靠在软榻上的天璇,站起身走到车门边,掀开车帘,问皇甫溟道:“你真的没事?”

皇甫溟转头看她,他的嘴角仍旧挂着邪气的笑,除了脸色略显苍白,并无其他异样。

“小东西,你这么担心爷,要不,就在外面陪着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