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 造化弄人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阿澈,让他去,会不会坏事?”简泽轩皱眉问道。

刚才那个鲁莽大汉,明显长了一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样子。

苏千澈淡淡勾唇,“身为噬魂军中的精英,总会是有些手段的。”

否则,柳喻舟怎么会年纪轻轻就当上校尉?

“况且,秦修炎带走秦氏和柳管家,不过是为了让我和十六妥协,又不是为了杀人灭口,所以他肯定会留下线索。”

简泽轩点头,“秦修炎不会善罢甘休,小千,你有没有想过,若是十六愿意离开,你可会放手?”

秦家是南绥国大家,秦修炎又是这一辈最为杰出的秦家子弟,他为了十六不惜做出抢人的举动,想来十六在秦家也属于血脉极近的小辈。

若是让他回秦家,或许会有不一样的发展。

苏千澈懒懒地笑了笑,并未立即回答,两人步伐缓慢地向千府里走去。

千殇静静跟在苏千澈身后,微垂着眸,比苏千澈高半个头的身高和雌雄莫辨的美貌本该彰显强烈的存在感,可他的安静,却让他把所有的光芒都隐藏起来。

一路行来,遇到的丫鬟小厮都恭敬行礼,虽然苏千澈极少回府,他们却像是对她很熟悉一样,看到她时便迎上来,片刻也没有迟疑。

“小六,为什么十六会愿意回去?”苏千澈随手摘了一片树叶在手中把玩着,语气颇为慵懒地问。

简泽轩微怔,显然没有想到她会这么问。

这个问题,他从未想过。

“十六若是真愿意回去,我也没有留他的必要。”苏千澈接着道。

简泽轩沉吟片刻,“不管如何,你高兴就好。”

随后,他用眼角余光看了看千殇,“你若是不知道怎么处理,我可以带走他。”

换言之,就是可以帮忙监视千殇。

苏千澈想了想,淡淡道:“这样吧,我去怀王府住两天,正好可以看看青橘,还可以避开有心人的探查。”

现在她回京的消息还没有传开,隆林街都是她的人,他们也不会透露她的行踪。

听到她的话,简泽轩心里高兴无比,恨不得立马就与她一起回府。

可很快他便冷静下来,苏千澈现在的身份是太子妃,不宜在怀王府久留,再加上之前被人算计,本就已经对她颇为不利,若是相府再拿此事做文章,即便她清白,只怕也是有口难言。

简泽轩把自己的顾虑告诉了苏千澈,苏千澈略微思索,便想通了其中利害关系,于是便笑着说道:“那我该去东宫,和太子培养培养感情了。”

简泽轩薄唇紧抿,为错失了这次良机懊恼不已。

千殇自然不能带去东宫,于是便托付给简泽轩,苏千澈一个人去了东宫。

刚进入东宫,苏千澈便感觉到气氛与往日不太相同,寂静的空气里,逸散出几许凝重,连平日里较为活泼的丫环们此刻脸色都不太好看。

看到苏千澈前来,丫环们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虽然这个太子妃极少来东宫,可她与太子的感情却是极好,东宫的凝重气氛,都是因为太子脸上没有了明媚的笑颜,想来太子妃应该能让太子恢复一些。

苏千澈被人带到了太子居住的地方,正好碰到一身便衣的简沐欢从房间里走出来。

有内力傍身的人就是不一样,不必像她一样穿着毛绒绒的厚斗篷。

“小七?”简沐欢看到门口的苏千澈,明显愣了一下,似乎并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出现在东宫。

而他的表情,让苏千澈更愣,难道她的到来,竟然没有人告诉简沐欢?

“你来得正好,随本宫去看看煊铭。”简沐欢脚步只是稍顿了片刻,便越过苏千澈,率先往前走去。

苏千澈跟上,“大哥怎么了?”

简沐欢静默了片刻才道:“他受了伤。”

“大哥受伤了?”苏千澈大为震惊,苏煊铭的实力,她极为清楚,绝对属于最为厉害的那一批人。

竟然有人能让他受伤,难道是被偷袭了?

“是何人所为?”

“……晏景修。”顿了顿,简沐欢补充道,“与平时有些不一样的晏景修。”

从他口中听到这个名字,苏千澈恍惚了一下。

就在前不久,晏景修才救了小六,现在为何会让大哥受伤?

不一样的晏景修,又是什么意思?

曾经她怀疑过晏景修,可他每一次救人都不像是作假,要在他身上找到破绽,实在是太难了。

“前两日,璃王叔派人把晏景修送到了东宫,之后不久,便有一群黑衣人前来救人。”简沐欢的脚步有些急切,声音却是不急不缓,“东宫虽是本宫府邸,守卫却并不森严,虽然有璃王叔的侍卫在场,依然让他们得逞。”

“煊铭不知从何处得到本宫遭遇刺杀的消息,闻讯赶来,与晏景修和黑衣人交手,煊铭不敌受了伤,晏景修也身受重伤。”

从简沐欢压得有些低的声音中,苏千澈感受到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以前苏煊铭应该极少受伤,这一次伤得应该不轻,简沐欢才会如此担忧。

两人说话间,便来到了苏煊铭养伤的小院,与简沐欢的寝房仅一墙之隔,想来是简沐欢为了方便特意安排的。

苏煊铭脸色有些白,五官深邃,因为闭着眼,少了几许凌厉,可即便是受伤,他身上锋锐气势却是丝毫不减。

许是听到声音,苏煊铭倏然睁开眼,幽蓝色冷光在幽深的黑眸中闪耀,刹那间房间里像是有凛冽寒风刮过,过了片刻,冷风才缓缓散去,房间里温度再次恢复了正常。

“煊铭……咳,苏大少爷,身体可好些了?”简沐欢眼底闪过一抹喜悦,却很快隐去,矜持地站在床尾,极力表现得很平静。

苏煊铭深邃得过分的眸看了脸色并不比他好看的简沐欢一眼,浅色薄唇微微抿起。

简沐欢的心忽然就提了起来。

苏煊铭受伤之后,便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他本以为苏煊铭还会再昏睡一段时间,没想到他竟醒得这么早,而且正好是他前来探望的时候。

发生那件事后,他该如何面对煊铭?

苏千澈只是扫了一眼简沐欢的脸,便知他心中所想。

心中叹一口气。

分明早已决定要放弃,却始终做不到彻底放手。

------题外话------

电脑突然坏了,不习惯手机码字的葡萄龟速敲了2000,我有罪,呜呜(┯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