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不再离开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外面的声音太过熟悉,苏千澈有些迷蒙的眼瞬间清明,快速站起身,几步走到门口打开房门。

男子身材颀长,着一袭深紫长袍,外罩深黑色斗篷,默然站立在门外,无意识散发着成熟稳重的气息。

一双眸平静无澜,却在看到女子的刹那,绽放出绚烂光华。

“你怎么来了?”苏千澈把简泽轩拉进屋,随后关上房门,直接解开男子的斗篷,右手向男子腰间探去,“伤可好了?”

焦急的语气中,似带着一丝责怪。

简泽轩看到苏千澈的那一刻,眼底便闪过一抹惊艳。

女子一身白衣,身姿窈窕,眉如远黛,星眸半阖,似有浅浅荧光从眸底溢出,耀眼夺目。

肌肤白皙胜雪,清雅如兰,眉间的火红印记,却为她增添了一抹艳色。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如此让人移不开眼。

在他怔愣的片刻,苏千澈的手已经放在男子劲瘦的腰身。

感觉到腰间异常,简泽轩连忙握住女子想要解开腰带的手,声音有些低沉地说道:“我来……”

苏千澈收回手,抬眸,奇怪地看着他微红的俊脸,“你在害羞?”

见男子面色更红,绷着脸不说话,苏千澈找了位置坐下,右手慵懒撑头,颇有些兴味地说道:“我看你果体的次数可不少了,现在来害羞,是不是有些迟了?”

简泽轩默然,解腰带的动作微顿,他微垂着眸,压下眸底黯然。

小千还把他当成那个陪伴她的男孩,而不是把他当成已经成年的男人。

简泽轩默默走到女子身边坐下,沉吟了片刻才道:“男孩的身体,怎能与男人一样……”

“不一样?确实有些不一样,以前你瘦得只剩下排骨,现在嘛……”苏千澈扫瞄着男子的身体,半阖的星眸中带着些促狭,“应该有肌肉了。”

简泽轩面色更红,也不知是因为窘迫还是害羞。

苏千澈眸中一丝亮光,这样的小六,好像比以前更好玩了?!

“别墨迹了,把衣服解开让我看看。”苏千澈右臂撑在桌上,微侧着头,懒懒说道。

简泽轩手指紧了紧,片刻道:“小千,我的伤已经好了。”

说罢,他很认真地看着她,眸中写着几个字:看我真诚的眼神。

苏千澈淡淡睨他一眼,直接站起身把他的上衣扒开。

一片蜜色胸膛展现在苏千澈面前,胸口处,还有五道暗红色手指印记,虽已经不再流血,却触目惊心。

苏千澈心里猛地抽痛了一下,这么重的伤,该有多痛?

当时场面惊险无比,若是小六没有为她挡下一击,她现在,是否还能活下来?

看到她眼底黯淡,如耀眼的星辰骤然失了神采,简泽轩心里慌乱,顾不上整理衣服,站起身小心地把她拥入怀里,“小千,我已经好了,真的,一点都不痛。”

苏千澈垂着眸,长长的眼睫轻颤着。

男子胸口的跳动沉稳有力,肩膀宽厚,给人无尽的安全感。

他的怀抱很温暖,不是那个冰凉没有一丝温度的躯体。

“小六……”她闭上眼,缓缓开口,“以后,不要做这种傻事了。”

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人若是再次没了心跳,她会做出什么事来。

简泽轩抿了抿唇,守护她,是他存在的意义,怎么会是傻事?

“小千……”简泽轩没有说话,只轻轻唤了她的名字。

能再次拥抱她,他已经很满足。

昏黄的烛火下,两人相拥而立,长长的剪影投在雪白色的墙壁上,温馨而美好。

“晏大夫炼制的药,你已经服用了?”苏千澈从他怀中退出来,坐回椅子上。

“嗯,前几日已经服用,效果很好。”简泽轩微红着脸把衣服整理好,也老老实实地坐下,“小千,你这段时间,过得可好?”

苏千澈轻笑一声,自己倒了一杯茶,缓缓抿了一口。

“我很好,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否则怎么会伤还没好,就急匆匆赶来?

简泽轩见她一脸平静,心里担忧消减了大半。

小千不像是有事的样子,看来她是没有中药了。

“柳侍卫去了丞相府,没有看到你,只看到青橘,她……不太好。”简泽轩的话有些保留,生怕会刺激到苏千澈。

“她也中药了。”苏千澈神色微冷。

虽然早已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可听到简泽轩说出来,苏千澈心里还是多了些怒气。

不可能有人替青橘转移药效,只有以身为解药,青橘才十三岁,还只是一个孩子。

“也?”难道小千也中了药?

简泽轩眸底骤然闪过锐利光芒,面上阴云密布,“小千,是谁做的?”

苏千澈感受到周遭突然阴冷的温度,眸底划过一抹暖意。

她何其幸运,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有小六陪在她身边。

他没有问她是如何解了药性,是因为怕她会窘迫吧。

苏千澈抬手拍了拍简泽轩的肩膀,唇角带着如三月春风般的笑意,“我没事,皇甫溟用了秘法,把药效转移到了他身上。”

女子眸光闪耀,如揉进了细碎的钻石,简泽轩心里狠狠松了一口气。

她没事,她什么事都没有。

不对,以皇甫溟的性格,不可能做出这种对他没有任何好处,反而可能会送命的事。

柳侍卫只是做解药,便已经去了大半条命,皇甫溟要把药性全部驱除,只怕是凶多吉少。

“小千,你可是与皇甫溟做了什么交易?”简泽轩恢复了镇定,冷静地说道,“能让皇甫溟用命冒险的,肯定不是小事,若是你做不到,一定要告诉我。”

苏千澈眼睫颤了颤,连小六都觉得,皇甫溟不可能做出这种赔本的买卖,所以,皇甫溟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

端着茶杯的手晃了晃,烛光映照下,那手指白皙莹透,仿佛由上等的玉石雕制而成。

“他并没有要求我做什么。”苏千澈微仰着头,半阖的眸慵懒地盯着茶水,茶水缓缓晃动,在杯中漾出一圈圈细小的涟漪。

就像平静的心湖,被投下一粒细小的石子,即便很快再次平静,却依然留下了痕迹。

简泽轩眉头微皱,皇甫溟竟然什么都没有要求小千,只是让她欠他一个人情?

这样的人情……

以小千的性格,应该不会因此被束缚。

简泽轩甚至有些庆幸,苏千澈冷情的性格,否则,以后只怕是会和皇甫溟纠缠不清。

苏千澈不想再在皇甫溟的问题上多说,便问道:“青橘怎么样?”

“她状态不太好。”简泽轩顿了顿,又道:“是柳侍卫。”

苏千澈抿一口茶,手指按了按眉角。

青橘还那么小,就经历这种事情,能好才怪了。

还在,只是一个男人,总比几个好。

场面有些寂静,简泽轩不知道女子在想什么,便又道:“我让柳侍卫领了一百军棍,他活了下来。”

苏千澈嘴角抽了抽,柳侍卫一人当了解药,完事之后应该会很累,却又被简泽轩赏了一百军棍,若是柳侍卫就这么撒手人寰,青橘该怎么办?

“你没有考虑过,若是一个不小心把柳侍卫打死,青橘该何去何从?”苏千澈有些无奈地问道。

简泽轩神色微僵,他眸光闪了闪。

他当时并未想这么多,只觉得柳侍卫竟然连那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必须要惩罚一番。

“他没死。”简泽轩眸光有些飘,并未落在女子脸庞上。

苏千澈轻笑一声,这样的小六,还真是罕见。

其实柳侍卫遭受的,完全是无妄之灾,不是他,也会是别人。

简泽轩却依旧惩罚了他。

男人不问女人意愿,便要了她的身子,虽然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简泽轩却还是觉得是柳侍卫的错。

会这样想问题的,只怕也只有拥有现代思想的简泽轩了。

“柳侍卫可有家室?”苏千澈问。

“没有。”简泽轩摇摇头,“我让柳侍卫带着青橘离开王府……”

男子的话头顿了下来,苏千澈抬眸看他。

女子眸如点漆,眸底似有星河流淌,简泽轩眸光再次晃了晃,片刻才道:“青橘不愿。”

苏千澈抓了抓头发。

在古代,名节最为重要,青橘只是一个小丫头,又没了清白,以后想要嫁个好人家,简直难上加难。

“为何?”她问。

简泽轩再次摇头,“不清楚。”

“罢了,回去再说吧。”苏千澈懒洋洋的,眼睫懒懒地动了动。

“是不是困了?”简泽轩轻声问,“困了便去床上睡吧。”

向来沉稳的眸底,是难言的温暖。

苏千澈趴在桌上,一个细胞都不想动。

简泽轩靠她近了一些,浅棕褐色眸底映着女子微懒的神情。

“小六,你变了。”苏千澈声音软软,带着些谴责。

简泽轩怔了怔。

“以前你都是抱着我睡的。”苏千澈撇撇嘴嘟囔着。

简泽轩心里一震。

小千这是,想让他抱着她睡?

胸口剧烈震动如擂鼓,心脏像是要跳出来,简泽轩眸中暗光浓郁,极力控制着呼吸,才让呼吸恢复正常。

可是,小千曾经说过,那是因为她还小。

他压抑着心底情潮看向苏千澈,却见女子眸底一片澄澈,没有半点旖旎之色。

简泽轩瞬间明了。

她还是一直把他当成那个男孩,而在他面前,她也把自己当成那个还未长大的女孩。

心底所有的异样情绪一瞬间消失无踪。

不知为何,简泽轩心里发堵。

她为何会如此眷念小时候的温暖?

她为何会变得什么都不在意?

她为何会离开以前的世界?

“小千……”简泽轩倾下身,弯腰把女子抱起来,动作轻柔,如灌注了两世的温柔。

苏千澈抬手,如以往许多次一样,拉着男子胸前衣襟。

“小六……”苏千澈把脑袋整个埋进男子胸口,低声道:“你终于回来了。”

简泽轩下意识把女子圈紧了一些,虽温香软玉在怀,却无半分别样心思。

“我不会再离开。”简泽轩低下头,下巴轻轻蹭了蹭女子的脑袋,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到床上,自己在床边坐下。

苏千澈微侧着头,神情慵懒地看他,“这可是你说的,身为王爷,不能食言。”

简泽轩眼底带着浅浅的,温暖的笑,“我说的。”

苏千澈眼前,又出现那个少年,少年手中拿着脏馒头,在一片冰天雪地中,眉眼弯弯,笑得很暖,暖了整个寒冬。

若是可以重来,她一定不会亲手葬送掉那一份温暖。

“想起了小时候?”简泽轩看着女子微显空洞的眸,刮了刮她的鼻尖,轻声道。

苏千澈眨了眨眼,“说说你在这里的小时候,是怎么过的?”

会不会也有一个小女孩,让他无微不至的照顾着?

苏千澈心里忽然有些不爽,看着他的表情,也有些凶。

简泽轩见她突然像是炸毛的小兽一样,凶狠地瞪着他,有些不明所以。

“小千,怎么了?”

“没怎么,你说你的。”苏千澈腮帮子有些鼓,眼睛亮晶晶的,不知闪的是什么光。

简泽轩有些无奈。

不过,能看到她如小时候一样生动的表情,他的心里便像是吃了蜜一样甜。

“小时候的事情,我记得不多,不过,听别人说,我就像是苦行僧一样,无欲无求……”

苏千澈翻个白眼,还无欲无求呢,她可是记得,他们初次见面时,他便揽着苏柳烟的腰。

“小时候,外公和娘都说我成熟懂事,完全不用他们操心,懂事得不像是一个小孩,倒像是大人。”

男子轻声说着,浅浅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中缓缓流淌。

“记忆中,我没有玩伴,几乎都是一个人。他们在玩的时候,我在学习。这辈子的童年,很无趣的。”

苏千澈微歪着头,似是在思索。

“没有玩伴?安初岚郡主不算?”

他们二人的关系,似乎不错。

“父皇没有女儿,把岚儿当女儿一样看待,我与她,不过是普通朋友。”简泽轩道,看向她的眸光微深,“小千,你呢?”

他想知道她的一切。

苏千澈垂下眸,浓密的眼睫盖住眼底阴影。

她做的那些事,若是告诉他,他应该,会嫌弃她吧。

“小千,若是不想说,就不要说了。”简泽轩倾身,揉了揉苏千澈的脑袋,“赶了几日路,你应该累了,睡吧。”

苏千澈想说,她其实不累,不过,简泽轩的话,她并没有反驳。

“对了,你什么时候来的邺城,可有休息的地方?”苏千澈问道。

“有,就在隔壁。”简泽轩道。

知道苏千澈住这里之后,他便出高价让隔壁房间的客人离开了。

“哦。”苏千澈眼睫动了动,“在我睡着之前,你不能离开。”

“好。”简泽轩眼角微弯,成熟稳重的脸上出现柔和的表情,让他看上去格外有魅力。

苏千澈唇角轻勾,闭上眼,很快便睡了。

简泽轩静静看着女子恬静的睡颜,直到她的呼吸变浅,还是不愿移开目光。

若是能一直这样下去……

不,比现在亲密一点,更亲密一点……

窗外忽然传来细微的声响,简泽轩收回目光,为苏千澈掖了掖被角,悄无声息地走了出去。

房间外,一个黑影恭敬站立。

“主上,地煞门方亿山派了人与丞相府大夫人会面,他们很谨慎,属下派去的人,并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

简泽轩双手负在身后,沉声道:“把与此事有牵扯的人,全部查出来,一个不准漏。”

顿了顿,他又道:“丞相府的人,暂时不要动,只需看着他们便好。”

“是。”

简泽轩抬起头,望向被黑云遮挡的圆月,“想办法,把地煞门在魔魂殿的暗桩告诉皇甫溟。”

就当是他帮助小千的谢礼。

黑影应了,转瞬便离开。

简泽轩转头看了看隔壁漆黑一片的房间,转头,又走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