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 美若天仙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苏千澈叫了掌柜送饭菜之后,便又回到楼上。

皇甫溟的房门已经关上,苏千澈对他俩的事并无兴趣,便径直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只是刚走过房门,耳畔便送来一道带着邪笑的声音:“小东西,进来。”

苏千澈把这句话当成耳旁风,脚步不停,直接回了屋。

之后,耳边没了声音。

膳食很快便送了来,苏千澈吃饱喝足伸了个懒腰,感觉又活过来了。

不多时,门外便有人走进来,香气扑鼻。

苏千澈眼皮懒懒掀了掀,眸底映出红衣女子的波涛汹涌。

雅云走到苏千澈面前,貌似关心地问:“苏妹妹,你的身体可好了?”

苏千澈调整了坐姿,让自己更舒服一些,才懒懒道:“多谢关心。”

对自己抱有敌意的人,苏千澈并不打算多理会。

雅云却没有感受到苏千澈不想多说的意思,径直在她身侧坐了下来。

“苏妹妹,既然我们都要伺候殿主,我们以后便好好相处,不必再针锋相对……”

苏千澈一动不动,看了雅云半晌,直到她变了脸色,才道:“你想说什么。”

雅云深藏心底的那点小心思仿佛被看穿,她却丝毫不窘迫,反而坦然道:“你应该也看到了,刚才那个女人,对我们的威胁很大,我们应该联合起来,共御外敌。”

苏千澈轻笑一声,“你能当上皇甫溟的得力手下,不会就是因为这一对胸吧?”

雅云面上青白一片:“我没有跟你说笑,那女人颇有手段,若是不早些防范,只怕殿主会被她迷惑。”

苏千澈懒懒勾唇,手指撑在脸颊,微侧着头看她:“你来这里的真正目的,直说便好,不必拐弯抹角。”

她可不会觉得,雅云会为了这种小事专程来找她。

雅云眸光闪了闪,她分明表现得如此真诚没有丝毫破绽,为何会被对方看出来?

不对,这个女人肯定是在试探她。

“你不怕殿主被别的女人抢走?”雅云道。

苏千澈手指点了点额角:“与我无关。”

“你不怕殿主扔下你不管?”

“我很希望。”

雅云沉默了片刻,难道这女人真如容紫菱所说,有喜欢的人,却又吊着殿主?

难道竟然有人不喜欢殿主?!

苏千澈懒懒扫她一眼:“若你只是要说这些……很可惜,我不感兴趣。若你说出真实目的,说不定我还愿意听一听。”

雅云咬了咬牙,“既然你不喜欢殿主,那你便离开他。”

“呵,你叫我离开我就离开,那我多没面子。”苏千澈眼睫动了动,手指指着眉心,“若你能告诉我,血契怎么解除,我便离开皇甫溟。”

看到女子眉心那一朵如火焰燃烧的印记,雅云心底嫉恨更深。

“血契如何解除,只有殿主知晓。”雅云道:“既然你不愿离开,那就与我赌一局。”

“哦?赌?”苏千澈挑了挑眉,似乎有了些兴趣,“你要赌什么?”

“今晚,殿主会去诸神竞技场,你与我下场比试一局,若我胜,你便永远离开殿主。”雅云道。

“那,若我胜?”苏千澈眼眸微眯。

雅云拨了拨发丝,“若你胜,我便任由你处置。”

苏千澈挥挥手,“我对女人不感兴趣。”

雅云暗恨,这个女人对她的嫌弃,要不要那么明显?

“那你想要什么?”

苏千澈轻呵一声,“若是你拿不出让我感兴趣的条件,比试之事,不必再谈。”

雅云眸光动了动,“你是不是想要找你那个侍卫?”

苏千澈看她一眼。

雅云知道她有兴趣,便笑起来,“殿主把他关了起来,你想要自己找到他,绝对不可能。竞技场上,若是你胜,我便告诉你,他在何处。”

“你会背叛皇甫溟?”苏千澈显然不相信。

雅云眉头皱了皱,片刻才道,“我只是告诉你他的位置,能不能救他出来,要看你的本事。”

又过了片刻,她才低声道:“这样,应该不算背叛殿主?”

“既然如此……希望你不要违背承诺。”

交易达成,两人从房间走出来之时,正逢皇甫溟和容紫菱也出了房间。

看到衣着单薄的苏千澈,皇甫溟眸底霎时涌出暗色幽芒。

他几步走到苏千澈面前,手指挑起女子柔滑下颚,双眸深深看进她沉黑的星眸中:“小东西,你就这么舍不得爷,片刻也不想离开?”

苏千澈眼睫微掀,眸底映着男子祸乱苍生的容颜。

“皇甫殿主,太过自恋也是病,得治。”

说罢,便挥开他的手,径直向外走去。

皇甫溟看着她潇洒的背影,心里更不舒爽了。

“站住,你是爷的丫环,岂有丫环走在主人前面的道理。”

苏千澈顿住脚,又听到他的声音:“去把她的斗篷拿出来。”

随后,身侧微暗,皇甫溟走过来,站在她旁边:“小东西,你这样带着病随爷同行,爷会心疼的。”

两人离得极近,皇甫溟侧着头,呼吸吹在女子耳畔,微微发痒。

苏千澈退后一步,“我已经好了。”

况且,她也不是随他一同前往。

皇甫溟双眸微眯,她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呼吸也没有异样。

仅仅睡了一觉而已,虽只是一个小小的风寒,好得如此彻底,却也让人觉得奇怪。

容紫菱看一眼苏千澈,目光别有深意。

……

东刖强者不胜枚举,在这个以实力为尊的国度,能最直观体现实力的竞技场便成为最受江湖人士欢迎的场所。

邺城是一座极为繁华的城市,作为一等一的竞技场,诸神竞技场内,自然也是人满为患。

四人来到竞技场时,里面人声鼎沸,呼声震天。

苏千澈奇怪地看一眼与皇甫溟走在一起的容紫菱,碧落阁弟子和魔道大魔头这么光明正大地走在一起,真的没问题?

皇甫溟伸手揽住她的肩膀,轻声问:“小东西,吃醋了?”

苏千澈眉头微皱,抬手便要拍开他的手。

“小东西,别动,你不想让爷在大庭广众之下失了面子吧?”

苏千澈轻呵,你真当自己是聚光体啊,大家都在看比赛,谁会看……

苏千澈不说话了。

几乎是皇甫溟的话刚落下的瞬间,整个大厅便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门口四人身上。

场面落针可闻,仿佛刚才震天的欢呼声都是幻觉。

他们的目光就像探照灯一样,苏千澈仿佛感觉到被皇甫溟揽着的肩膀着了火一样灼热。

“皇甫,不想失了面子,就自己把手拿开。”苏千澈淡淡说道。

皇甫溟却不是听话的主,他甚至更靠近了她一些,血色薄唇几乎贴在女子白玉般的耳珠,“爷就不拿开,你能怎么样?”

“皇甫殿主,您来了。”两人对峙之时,负责接待的侍者走了过来,打破了二人间剑拔弩张的气氛。

只是,当侍者看到苏千澈不加修饰的脸庞时,明显愣住了。

“小东西,你果然,魅力无穷。”皇甫溟在苏千澈耳畔轻吹一口气,转头对懵了的侍者道:“带爷上去。”

魅力无穷?这个词,今日好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四人被侍者带走后,安静的气氛才恢复了一些。

“刚才那个男人,是魔魂殿殿主?”

“可不是,听说他可是嗜杀成性,还生吃人肉,取人心脏,凶残至极!”

“可是……他好帅啊……”这是一个江湖女子发出的感叹。

“再帅也是一个杀人恶魔!”

“我倒是觉得,他身边那位女子更引人注目,天啊,美得让人不敢直视。”

“世间竟有如此貌美的女子。”

“以前怎地从未见过?”

“可惜,入了皇甫魔头的魔掌,只怕是难以逃脱了,那么美丽的女子,可惜了。”

“大魔头身后的那两位也不差,可惜竟然与大魔头一起。”

各种议论声虽小,却很轻易便传入了苏千澈等人的耳朵。

容紫菱面纱下的脸有些难看,平时出行,她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可每次有苏千澈这个女人时,众人的目光便会被吸引走,真是一个无时无刻不在招蜂引蝶的女人。

侍者有些尴尬,他隐晦地看了一眼皇甫溟等人,却见他们面上并无一丝异色,不由在心里感叹,果真不愧是魔道最大的首领,即便面对上万人的议论,也是面不改色。

那么这位,美得让人找不到词形容的女子,面上也是平静无波,她又是什么来头?

客人的隐私,侍者自然不会探听,他毕恭毕敬地把四人请到二楼雅间,上了酒和茶,便对皇甫溟道:“今日安排了两场高级竞技场的对决,现在还未开始,既然皇甫殿主来了,竞技很快便会开始。”

苏千澈面上带着些许疑惑。

魔道和正道不是势不两立么,为何皇甫溟和他们的相处,看上去却并不像传言的一样。

似是看出了她的疑惑,侍者笑着解释道:“我们诸神竞技并不属于任何一方,是一个中立组织,也不参与江湖和朝廷争斗,对正道和魔道,也并无任何偏见。”

苏千澈点点头,在封闭的古代,这么开明的人不多,真想见识一下诸神竞技场背后的主人究竟是谁。

“对了,今日地煞门门主也来了,他说,想见皇甫殿主一面。”侍者道。

苏千澈左臂撑在桌上,眸光慵懒地看向侍者。

仅仅一个侍者,面对皇甫溟时,便可以坐到不卑不亢,不知道其他侍者是不是也是如此。

“地煞门?”皇甫溟右臂撑着桌面,与苏千澈一样的姿势,四目相对,皇甫溟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小东西,爷记得,你似乎与地煞门有过节?”

苏千澈眨了眨眼,地煞门,好熟悉的名字。

看着她略带迷蒙的眸,皇甫溟极自然地伸手,刮了刮女子挺翘的鼻尖。

“海口城,地煞门一个副门主找你麻烦,你不会忘记了吧。”

苏千澈想了想,有些印象,只是,那几个找麻烦的,都被简泽轩杀了。

她很清楚,小六心地善良,几乎连小动物都不会伤害,可是为了她,他却连疯狗都敢咬。

听说,小六今生也是一个乖孩子,连生气都极少,却一怒之下,把那几个人全杀了。

那一次,会不会是他第一次杀人?

头皮有些痛,苏千澈从往事中回过神,便见皇甫溟英俊的脸近在咫尺。

他抓着她额角的一缕发丝,眸中似有血雾弥漫:“在想什么?”

她又在想谁,满眼的柔情?

“皇甫溟,你这么喜欢抓女人的头发?”苏千澈抬眸看他一眼。

本是极为普通的一句话,皇甫溟却瞬间怔住,他看一眼自己的手,和手中乌黑青丝,突然像是触电一样,快速松开,手迅速缩了回去。

他低垂着眸看着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握成拳,眼底一抹痛楚一闪而逝。

那些女人用嘴让他舒爽的时候,他总是抓她们的头发。

他为何喜欢抓她的头发?

她嫌他脏……

苏千澈见他一瞬间失落的表情,有些莫名。

皇甫溟,来大姨夫了?

不过片刻,那种让人压抑的感觉便消失,皇甫溟再次抬起头来,继续问:“刚才在想谁?”

苏千澈耸了耸肩,“你不是提醒我,地煞门的那几个人么,他们已经被杀了。”

“对啊,被杀了,到现在还未找到凶手。”皇甫溟嗤笑一声,手指缓缓松开,“真是废物。”

与以往有些不同的语气,让苏千澈不由多看了他一眼。

皇甫溟后面的话,为何总觉得,不像是在说地煞门的人是废物?

“地煞门门主,你不想见一见?”皇甫溟又恢复了邪气凛然的模样,仿佛刚才的不安失落都是错觉。

“为何要见他?”苏千澈趴在桌上,懒洋洋的,无关的人或事,她一点也不想分出精力来应付。

皇甫溟脑袋凑过来,似蛊惑般低声道:“你难道不知道,地煞门门主,还有另一重身份。”

苏千澈双手撑颊,问:“什么身份?”

皇甫溟指尖点了点脸颊,“亲一下,爷就告诉你。”

苏千澈沉默了一会儿,看一眼雅云:“能不能让人代劳?”

被突然点名的雅云:……

皇甫溟额角直跳,嘴角笑意却更加邪肆:“你觉得呢,小、东、西。”

“我觉得可以。”苏千澈很认真的点点头。

皇甫溟轻呵一声:“小东西,你胆子很大。”

苏千澈摊摊手,“既然不行,那就算了。”

侍者暗地里抹了一把汗,拜托,这里还有外人,你们就这样打情骂俏真的好吗?

还有皇甫殿主,您能不能先把问题回答了,究竟要不要见地煞门门主啊?

“既然你不愿,那爷自己来取。”皇甫溟说着,便伸手,扣住苏千澈后脑勺,脑袋直接凑了过去。

一只手挡住了他的脸。

皇甫溟嘴角带着一丝坏笑,伸出舌尖,在女子掌心极为缓慢地舔了一圈。

丝丝电流从掌心传到大脑皮层,苏千澈头皮一阵发麻。

卧槽,这个变态!

苏千澈心底暗骂,面上却是平静一片,她缓缓收回手,然后,猛地向男子俊美的脸庞扇过去。

“这可是你自己送上来的。”皇甫溟轻易抓住她的手,放到唇前,在掌心处刚被舔过的地方印下一吻。

一瞬间,三道各异的目光集中在苏千澈身上。

雅云暗自咬牙,殿主从来不会主动亲吻别人,除非,他打算要杀掉的女人!

苏千澈缓缓把手收回去,既然已经被占过便宜,自然不能浪费。

“现在,可以告诉我,地煞门门主的另一重身份了?”

皇甫溟的心情似乎颇好,他任由苏千澈收回手,眼底闪过一丝诡异的笑。

“地煞门门主方亿山,有一个妹妹,名为方忆颜。方忆颜,你可能不知晓,不过,丞相夫人,你应该知道。”

苏千澈看傻子一样看他。

丞相夫人她会不知道?

“你是说,这个地煞门门主,是大夫人的哥哥?”

皇甫溟勾唇,嘴角的弧度怎么看怎么危险:“销魂杀只有极少数人有,方忆颜一个后院中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有那种药。”

侍者像吃了一头大象一样,惊得变了形。

他听到了什么?

销魂杀?!

若是中了销魂杀,就算对方是头公猪,那也是会扑上去的啊!而且,销魂杀用在男人身上,一个不小心,便会那啥而亡。

那么恐怖的药,竟然有人不怕死,敢用在皇甫殿主身上?!

皇甫殿主竟然还撑下来了,真是,匪夷所思!

苏千澈若有所思地看一眼皇甫溟,他血色薄唇勾出的弧度危险至极,眸底似有血海翻滚,血海深处,无边枯骨似隐似现。

男子全身都被黑暗邪恶气息吞没。

就像是,第一次见到他时,他的模样。

已经许久没有见过他这样的表情。

那一晚,皇甫溟经历的,应该比她能想象的,更为凶险。

脑海里,又浮现出额角那一滴液体的微凉。

胸口有些闷。

苏千澈摇摇头,把不该有的思绪抛开,手指撑头,淡淡地笑:“既然是这样,这位门主,自然是要见一见的。”

皇甫溟接着她的话,对侍卫道:“两场竞技结束之后,再叫他过来。”

苏千澈疑惑看他。

“能进入高级竞技场的,都是各大势力争抢的对象,方亿山是想与爷商议,给他留个好苗子。”皇甫溟眼眸微眯,“你觉得,爷会给他机会?”

苏千澈沉默了片刻,道:“你不觉得,让他满怀希望地来与你商议,最后却什么都得不到,比直接知道结果更好?”

侍者再次抹了一把汗,这个女子,看上去如此无害,心思却是一点也不无害,真是人不可貌相。

皇甫溟伸手,似是想要撩一缕发丝把玩,却又很快想起什么,手指顿在半空,顺势摸了摸鼻尖,道:“爷虽然觉得那样更好,但是,爷不想让人来打扰我们二人独处的时光。”

独处?!

被当成空气的容紫菱和雅云和侍者:……

侍者默默抹一把泪,对守在外面的侍卫说了皇甫溟的要求,便默默地把自己塞进暗影里,减低自己的存在感。

坐在另一侧容紫菱和雅云脸色很难看,从进入竞技场开始,那两人就彻底无视了她们,现在还直接当她们不存在?

二人对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小东西,今日让你开开眼界,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竞技。”皇甫溟指着场中的竞技场,对苏千澈说道。

苏千澈转头,便见场中两个金刚石打造的擂台,其中右侧擂台外围,被一层透明薄膜罩住,想来应该是设置的保护措施。

一胖一瘦两个人同时上了右侧的擂台,两人都是气势如虹,实力不容小觑。

两人上台之后,场上便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声音。

苏千澈微眯起眸,那个壮汉,似乎还是,熟人?

或许是知道他们并不认识,侍者尽职尽责地当起了演说:“那个浑身肌肉的,被称为大力王,之前在京都竞技场,听说被十公子打败之后,便来到了邺城。”

果真是他啊。

此时,大力王正向下方的人展示浑身的肌肉力量,与在京都之时,如出一辙。

皇甫溟笑一声,转眸看向身侧女子:“被十公子打败了啊。”

提到十公子,侍者不知为何眼睛亮了起来:“对啊,就是十公子,这个大力王可邪门了,刀枪不入,又力大无穷,在中级场和高级场中都无一败绩。可听说,十公子却是一招就把他解决了,还是用的大力王最引以为傲的力量,直接把他打上了天!”

侍者双眸亮晶晶,仿佛亲眼看到了当时的场景。

皇甫溟看着苏千澈,促狭地笑。

容紫菱水眸亦看向苏千澈,眸底似有暗芒闪过。

唯有不知情的雅云一脸莫名。

苏千澈倒是波澜不惊,她手指轻抚下颚,懒懒问:“竞技场里能人辈出,十公子不过是在中级竞技场小有名气,你为何会如此推崇她?”

“你别小看十公子,她虽然只是在中级竞技场比试过,却不代表她没有纵横高级竞技场的实力!她仅有的几次出场,表现却一次比一次惊艳。最重要的是!”侍者双眼放光,“她杀了好几个竞技场的毒瘤,那几个人在竞技场上杀人,手段极为残忍,被十公子一口气解决,许多参赛者都因此松了一口气,心底对十公子都极为感激。”

苏千澈摸了摸鼻尖,原来如此啊……

若是告诉这个单纯的侍者,她当时杀那几个人只是为了泄愤,他会怎么想?

“而且,那么帅气的十公子,竟然是女子!男子装扮的十公子那么俊俏,若是恢复真容,必然会是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子。”

“咳……”苏千澈轻咳一声,面色难得有些囧。

被不知情的人当着面这般毫不保留地夸奖,似乎,感觉有些怪异。

“美若天仙。”皇甫溟在唇边咀嚼着这几个字,随后上下打量了苏千澈一番,“爷倒是觉得,不过如此。”

苏千澈不理会他。

侍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或许对你们来说,十公子并无特殊之处,可对我们这些普通人来说,对她却是极为崇敬的。”

“确实,高贵如爷,他们只配仰望,而十公子如此‘亲民’,自然值得崇敬。”皇甫溟道。

苏千澈用眼白看着他。

三人闲聊的时间,擂台上的大力王和对手已经开始打起来。

大力王果真大力,一拳打在擂台上,坚硬的金刚石擂台竟然都晃了晃,溅射出来的碎石子砸在透明保护罩上,又噼里啪啦落到地上。

短短几个月过去,大力王的力量似乎更强了些。

苏千澈不由把他和弑神卫中的大傻子比较起来。

单凭力量的话,大壮比之他差了不少。

至于其他,苏千澈对大壮也不了解……

大力王每一拳下去,必然会引起地面震动,对手连连躲避,偶尔瞅准机会打上一击,却对他造不成任何影响。

很快,擂台上到处都是被大力王打出来的坑坑洼洼,碎石到处都是,苏千澈真心觉得,大力王的称号应该改成破坏王。

那一拳头挥出去,似乎都能听到破空声,如携着千钧之力,若是打在身上,只怕是凶多吉少。

当时她与大力王对决时,大力王的实力怕是没有发挥出十之一二。

此时场上众人也是激情澎湃,热情高涨,这样暴力的场面,是他们最想看到,也是最为喜欢的。

“这个大力王,年仅十八,是一个难得的人才。”侍者讲解道。

纳尼,十八?!

苏千澈微微瞪眼,看着场上肌肉男满脸的络腮胡子。

这个……像是十八的样子么?说三十八,她比较信……

皇甫溟看着表情一言难尽的苏千澈,问:“小东西,你觉得那一堆肉如何?”

苏千澈默默收回目光。

一堆肉……

“四肢发达的人,多半头脑简单,那一堆肉,却有些小聪明,若是小东西想要,爷可以让给你。”皇甫溟很好说话的样子。

苏千澈掀眉,“你这么肯定,大力会去魔魂殿?”

按正常逻辑,一般人选择都会倾向于正道,魔魂殿属于魔道,想要收拢人才,必然更为困难。

映月山庄经过一番洗牌,实力大减,若是能在诛神找到几个好苗子也极好。

“爷亲自出马,他会拒绝?”皇甫溟一脸笃定。

苏千澈转头看向侍者,“这些人你们可知道身份背景,若是有奸细混进来,被招到别的宗派,那该如何?”

侍者笑着解释道:“那么多人参赛,怎么可能每一个都去了解清楚?若是要人,自然是各宗派自己去调查他们的身份,诸神竞技不过是一个展示实力的平台而已。”

说白了,诸神竞技场只负责展示物品,要买要卖都随意,出了问题一概不负责。

“这个大力,我要了。”苏千澈点点头道。

说话间,大力王假装力竭欺骗了对手,在对手贸然攻击之后,一拳把对手砸到保护罩上,那人吐血不止,生死不知。

侍者看一眼皇甫溟,似在征求他的意见,直到皇甫溟点了头,他才道:“我这便把他带过来。”

侍者走了出去,坐在一旁一直未吭声的雅云开口道:“殿主,看到他们打得这么畅快,妾身也有些手痒了呢。”

皇甫溟挥挥手,不甚在意地说道:“去吧。”

“听说苏妹妹实力不差,不知可否与我比试一场?”雅云问道。

不待苏千澈开口,皇甫溟便道:“雅云,你太过放肆了。”

雅云握了握拳,站起身,看着苏千澈道:“妾身仰慕殿主,想来苏妹妹亦如此,还请殿主给妾身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苏千澈挑眉,雅云为了让皇甫溟同意她上场,就这般胡言乱语?

皇甫溟眸中漾起几不可查的笑意,低头问苏千澈:“小东西,你真是如此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