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 他会负责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忽地,苏千澈感受到一道不善的目光,她顺着看过去,便见一个身穿紧身衣,相貌身材都极为出众的女子正看着她。

这个女人,应该是皇甫溟的心腹,她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为何会对她充满敌意?

苏千澈微微勾唇,这样无故的敌意,似乎曾经感受过,是谁呢?

雅云目光嫉恨地盯着她,这样一个要身材没身材,要样貌没样貌,甚至连内力都没有的女人,何德何能,竟让殿主为她如此大费周章?

两人的目光交汇不过片刻,很快一众人便上了路。

“峰邺城发生的事,你可知晓?”马车里,苏千澈懒洋洋地靠在软榻一侧,半眯着眼看着坐在另一侧的血衣男子。

皇甫溟一身暗红色织锦长袍,袍身用暗金丝线勾出精细的纹路,神秘而诱人,只一眼,便仿佛能勾走人所有心神。

他侧身对着她,鼻梁高挺,嘴唇微薄,侧脸弧线惑人至极,连长而微卷的睫毛,都带着勾人的弧度。

不知是不是错觉,苏千澈心底忽然生出一股难言的燥热。

听到她的话,男子转过头,看到她打量的目光,狭长微挑的狐狸眸中忽地闪过一道暗赤光芒。

“你是说,那些冒充魔魂殿行事的行为?”皇甫溟端着翡翠酒杯,轻晃了片刻,动作优雅地放在薄唇前。

他的手指白皙莹润,色泽通透,竟是比手中酒杯还要美上几分。

“看来你是知道了。”苏千澈半靠着马车车厢,手臂撑在车窗边缘,掌心托着下巴,透过掀起的车帘看向窗外。

微微吹拂而过的风吹散了一些燥意,苏千澈摸了摸额头,并未有任何异常。

“不是第一次了。”皇甫溟喝了一口酒,薄唇微微勾起,“在这之前,也有人冒充魔魂殿行事,只是,爷不屑理会罢了。”

“为何?”苏千澈有些疑惑,她微侧过眸,想要说什么,眸光却瞬间被男子薄唇吸引。

他的唇虽薄,看上去却较丰润,没有丝毫唇纹,上面留着浅浅酒渍,在飘洒而下的阳光下,闪动着润泽的光芒。

看上去,很美味的样子。

马车狭小的空间里,男子身上清甜的魅香被无限放大,一张一合的薄唇带着撩人的味道,引诱着苏千澈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一些跳梁小丑,还不配爷出手。”皇甫溟再次抿了一口酒,磁性动人的嗓音,说出的却是张狂无比的话。

“你不怕那些人败坏了魔魂殿的名声?”苏千澈眉头微皱,身体的异样来得太诡异,又来势汹汹,即便是她清心寡欲,依旧有些压制不住。

她微扬起头,闭着眼,极力控制着呼吸。

皇甫溟低嗤一声,“名声?魔魂殿的名声,不就是让他们闻风丧胆?”

男子低沉性感的声音仿佛带着丝丝电流,窜进苏千澈四肢百骸,让她身体一阵酥麻。

身侧全是他魅惑的体香,身体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苏千澈心跳变得无规律起来,连呼吸都无法控制,变得重了一些。

虽然只这一点点的异样,皇甫溟却敏锐地感觉到了。

“小东西?”他靠了过去,眸底是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担忧。

唯一一次见到她失控,是她全身是血倒在血泊中的场景,而现在,她似乎很难受,难道,她的身体又出现了异样?

苏千澈右腿曲起放在软榻上,手掌压着眉心,手指插进头发里,她闭着眼,面色平静,并未有痛苦之色。

“离我远一些。”她开口,声音带着淡淡嘶哑。

随着男子靠近,鼻尖诱人的香气更浓,苏千澈身体的躁动越发强烈,呼出的气息带着灼热的温度。皇甫溟听到她的声音,莫名觉得身体一紧,赤色眼眸仿佛被暗光尽数吞没。

“小东西,你这动作,不会真把自己当成男人了吧?”他试探着道,越发靠近了一些。

即便还隔着半尺距离,女子身上不正常的炽热却依旧透过空气,传到他身上,她极力控制的呼吸声,明明很痛苦,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的模样,都像是最烈性的毒药,刺激着男子敏感的神经。

“小东西……”皇甫溟微低下头,薄唇靠近女子白皙带着微粉的耳垂。

男子的气息洒在耳畔,酥酥麻麻,仿佛有几千只蚂蚁在身上乱爬,又痒又燥,想要好好发泄一番。这个男人,绝对是故意的。

“艹。”苏千澈缓缓吐出一个字,身体像是着火一样,说出的话,都像是喷出一团火,“我说,叫你离我远点。”

“你不舒服。”皇甫溟伸手,想要把她揽进怀里,胸口却再次被匕首抵住。

苏千澈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眸底亦是无丝毫情绪的极寒,“别拿你的脏手碰我。”

“小东西,爷昨夜才抱了你,你这就翻脸不认人了?”皇甫溟对胸口的匕首毫不在意,撩起女子一缕发丝放在指尖把玩,“你这种表现,应该是,中了药?不过,你是什么时候中的药,为何现在才发作?”

男子眸中闪过赤红色光芒,他的声音刻意压低,带着浓浓的性感和蛊惑,身上的香气似乎也变得越发浓烈起来。

苏千澈看着眼前微微开阖的薄唇,猛地闭上眼,随后睁开,揪住男子衣领,直接把人扑倒在软榻上。

匕首掉落在一旁,发出清脆的声响。

“怎么了殿主?”马车停下来,外面传来焦急的询问声。

皇甫溟身材颀长,软榻上伸展不开,他微曲起腿,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黑眸,微勾起唇,声音邪肆地开口:“无事,继续。”

外面的人应了,马车又行驶起来。

苏千澈眸底深处燃烧着两团火苗,身体异常的温度仿佛要把她燃烧殆尽。

她灼热的呼吸喷洒在男子脸颊,车内的温度在升高,连皇甫溟的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

明明中药的是她,为何他却觉得,他也像是中了药一样?

前所未有的感觉,想要一个人,想要狠狠地占有她。

“小东西,这可是你自己送上来的。”皇甫溟声音暗哑,伸手搂住女子纤腰,让她的身体更贴近了一分。

“是你下的药。”苏千澈撑起身体,她还保留着理智,身体却酥痒难耐。

特别是身下躯体的轮廓,带着男人特有的硬朗和力量,更是让她的理智处于崩溃边缘。

“小东西,我若要下药,会等到现在?”皇甫溟大掌放在苏千澈脑后,把她的头压低,在女子耳边蛊惑道:“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不如你便从了爷,回到魔魂殿,爷为你举办一场前所未有的盛世大婚。”

苏千澈轻喘着气,半迷糊的脑袋思索着这两日发生的事。

皇甫溟说不是他,应该就不是,以他的骄傲,不屑撒谎,况且,就如他所说,他若要下药,不会等到现在。

那么,到底是谁给她下了药,又是什么时候下的,目的是什么?

从昨夜到现在,她没有接触任何外人,睡觉之时也不会有人在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动手。

况且,魔魂殿的人应该也不会给她下药,毕竟他们的殿主是什么人,他们清楚至极,若是她与皇甫溟呆在一起,下药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危害,反而还会给他们增加未知的变数,他们不会那么傻。

如此说来,就不是魔魂殿的人动的手,只能是昨夜之前。

难道是迷药的效果?

本以为只是单纯的迷药,看来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

大夫人把她迷昏,是想要带到哪里去?

迷药对身体并无损伤,接下来的药效,才是她想看到的吧?

“小东西,到现在,你还在想什么?”皇甫溟身体动了动,如铁般炙热的身躯灼烧着苏千澈同样灼热的身体。

苏千澈仅存不多的理智在听到男子性感的声音时,再次摇摇欲坠。

她全身的防备都松懈下来,才感觉到身体发软,滚烫的男人躯体,和身下坚硬如铁的硬度,撩拨着她脆弱的神经,她低下头,脑袋埋进男子修长脖颈。

“嘶……小东西,你可真热情。”皇甫溟身体紧绷,从脖子上传来的触感,又痒又麻,让他很想把在他身上作怪的女人压在身下,狠狠蹂躏。

好舒服,好香,还想要,想要更多。

苏千澈胡乱地吻着男子白皙脖颈,在上面种下一个个草莓,又来到男子形状漂亮的锁骨。

“小东西,别撩拨爷……”皇甫溟声音低哑地开口,他紧紧揽着女子纤腰,似要推拒,却又想把她嵌入骨血里。

“唔……”男子身体忽然微微拱起,俊美的脸庞染上桃花般粉嫩的色泽。

“呵。”苏千澈抬起头,眸光迷离地看一眼自己的杰作。

白皙的锁骨上,留下了一排齿印,圆圆的,很可爱。

女子懵懂痴迷的模样,与平时大相径庭,皇甫溟低哑地嘶吼一声,身体一动,两人便换了一个方位。

“小东西,爷会对你负责。”男子眼底被红光充斥,炽热紧绷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住,狠狠地向女子红唇吻上去。

一只纤细的手指点着他的胸膛,女子微歪着脑袋,有些奇怪地问道:“咦,司影,你的胸口怎么开了一朵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