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阴谋阳谋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简沐欢别有意味地看了一眼满桌子的菜,“母后哪里话,母后为了小七,特意命人精心准备了这么大一桌菜,如此的盛情,怎么会为难小七?”

他转头看向苏千澈,眼底是一片璀璨的笑,“小七是儿臣的太子妃,儿臣自然要护着。母后,小七前段时间受了惊吓,儿臣要带她压压惊,就不叨扰母后了。”

苏千澈微垂着眸,看着那只抓着她手臂的手。

他的手微微有些用力,手指却不如表面上那么温暖,些许微凉的感觉,苏千澈甚至能感受到他心底隐藏的颤抖。

不待皇后说话,简沐欢便拉着苏千澈转头离开。

走到凉亭边缘,他顿住脚,微转过头,眸光斜看向身后:“小七身体不好,不宜吃生冷食物,既然小七已经是太子妃,母后以后还是注意着些,下次招待小七时,让厨子准备些热菜。若母后的厨子做不好热菜,儿臣那里有不少厨子,都是由儿臣精心寻觅,比之御厨也不差,母后若是需要,儿臣改日便送几个过来。”

他水润的唇一开一合,阳光照在他明朗的脸上,他脸上的笑,似比暖阳更为明媚几分。

说罢,简沐欢再次拉着她毫不犹豫地离开。

二人并肩在小路上走着,两边是清脆的绿植,微暖的光照在二人身上,颇有几分和谐。

凉亭里,皇后看着二人‘打闹’着离开的身影,暗地里咬着牙,一挥手,把桌上的菜扫到地上,地面上一片狼藉。

周围的丫环太监战战兢兢地跪了一地。

皇后看着二人离开,目光深藏着阴戾。

她的这个儿子,虽然性格她不喜,却是极为听话,从来没有违背过她的事,更别说当着下人的面让她难堪,那个到处勾搭人的狐狸精,一定要让她好看!

似乎是感受到背后的目光,苏千澈转过头,看了看皇后的脸色,又转回头,看着简沐欢。

简沐欢脸上依旧是明媚的笑意,感受到苏千澈的目光,他转过头,笑道:“怎么,被本宫霸气的举动惊呆了,想以身相许?”

苏千澈静静看他。

简沐欢脸上的笑有些绷不住了,他连忙松开她的手,笑着问:“小七,怎么了?”

苏千澈掸了掸被拉皱的衣袖,转头看向前面的鹅卵石小路,淡淡道:“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因为本宫感觉到你有危险,所以就来拯救你了。”简沐欢朗声笑道。

苏千澈睨他一眼,缓缓开口:“你以为你是召唤兽?”

“召唤兽?是什么?”简沐欢有些懵,浅棕色眸子里带着一丝茫然。

苏千澈懒懒勾唇,眸底闪过一丝笑意。

这货还是有点可爱的嘛。

“这点小事,我自己能够解决,你现在来横插一脚,有没有想过,以后我和你母后的婆媳关系会更僵化?”苏千澈半真半假地说道。

简沐欢眼底茫然瞬间消失,换成了震惊以及某些看不清的情绪。

他顿住脚,双手握着女子纤细的双肩,眸光看进她慵懒的眸子里,“小七,你认真的?”

见她没有说话,简沐欢眼底的明光消散了些许:“小七,不管你是不是认真的,在皇宫里,本宫会尽一切力量,护你周全。”

苏千澈神色慵懒依旧,抬手用手指拨开他的手,继续往前走:“既然我当了太子妃,某些特权应该是有的吧?”

简沐欢跟上她:“小七,你想要什么特权?”

“比如,派个把人去查一些事情。”苏千澈道。

“查什么?”

苏千澈微扬起头,看着蔚蓝天空上漂浮的云絮,半晌,她菱唇轻启,缓缓道:“我要查,晏景修。”

“晏景修,晏大夫?”简沐欢低声重复道,“为何要查他,是怕晏大夫害五弟?”

晏大夫在京都几年时间,以高超的医术和平易近人的态度,得到许多人的爱戴,几乎每一个被他治疗的人,都怀着感恩戴德的态度。晏景修也治疗过怀王,若是想要害他,不会等到现在。

苏千澈摇摇头,没说话。

简沐欢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笨蛋,你想要查谁,告诉本宫一声就好,两天之内,本宫会把晏大夫所有的资料交给你。”

苏千澈嗯一声,目光有一丝空洞。

晏景修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看到的第四个人,他如玉般温润,翩翩有礼,让人如沐春风。

况且,司影的伤是他治好的,她不希望他是想象中的那个人。

“嗯?怎么了?”简沐欢察觉到她的异样,再次用力揉了揉她的脑袋。

苏千澈转头,意有所指地看一眼在她脑袋上作怪的手。

简沐欢笑着最后揉了一下,才收回手。

嗯,软软的,毛茸茸的,感觉很舒服,不知道那人摸起来是什么感觉?

“小七,去东宫坐坐?”简沐欢看着她,眼底隐藏着期待。

苏千澈看一眼他的手,懒懒道:“本来是要去坐坐的,可是,刚才你的行为,把我的兴趣摸走了。”

简沐欢看她不似开玩笑,连忙举起手:“别啊小七,我保证以后绝对不摸你脑袋了,去坐坐吧,去吧去吧。”

苏千澈不耐烦地掏耳朵。

“小七,不,太子妃,我们现在可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都到了宫里,不去东宫坐坐,别人会怎么想?会不会觉得你这个太子妃不受宠?”

“我很受宠?”苏千澈挑眉。

“那是当然,有本宫在,谁敢欺负你?”

苏千澈:……

最后,苏千澈还是妥协去了东宫。

而她进入东宫的消息,不到一个时辰,便传遍了整个皇宫,传到各大官员耳中,随后又火速蔓延,仅仅半日,相府七小姐被皇上钦点为太子妃,太子妃与太子伉俪情深的消息,便沸腾了大半个京都。

相府的门槛差点被人踩破,无数人上门攀交情,甚至一些与苏丞相有过节的官员此刻都放下了成见,提着礼物上门拜访。

丞相府门口客人络绎不绝,连在秋日宴上因为名声受损而无人问津的苏家三位小姐,此刻都有不少媒婆前来,兴奋地说着哪个世家公子想要提亲。

大夫人人前稳重端庄,在那些人走后,却把所有的茶具都摔在了地上。

那些媒婆,明面上说着三位小姐多好多好,介绍的却全是些家世样貌都上不得台面的人,还明里暗里讽刺苏清怡等人名声已经毁了,有人上门提亲,做个正妻就不错了。更是暗讽她们就算是丞相府小姐又如何,自身名声都毁了,还想嫁有权势有地位的良人,真以为所有人都是苏七小姐?

“他们这是欺我苏家无人!”大夫人再次狠狠摔了最后一个茶杯,想到那些媒婆的嘴脸,她就觉得气急攻心。

“那个小贱人,到底是怎么勾搭上太子的?!”

她已经计划了数次,必然能让那小贱人迟不了兜着走,却没想到,一次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小贱人要么躲在璃王府不出,要么一消失,所有人都找不到,她还怎么出手?

现在才知道,那小贱人竟然就是可恨的十公子,难怪她会突然消失,分明就是换了一个身份,还把她们全部蒙在鼓里!

“颜姐姐,您别着急,皇上定然是被那小贱人迷惑,所以才会下旨封她为太子妃,可她区区一介庶民,哪里有资格当太子妃?”梦姨娘在大夫人耳边轻声道:“况且,她整日混迹在男人堆里,太子怎么看得上她?”

丽姨娘也附和道:“对啊颜姐姐,璃王殿下可是对那小贱人有几分兴趣,当时小贱人还是怀王的未婚妻时,他便公然抢人,现在,肯定也不会让太子轻易娶了她,我们只要……”

大夫人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呼吸之后,顺手便要去端茶杯,却见桌上一个茶杯也没有。

有眼力见的丫环连忙跑出去准备茶具,大夫人再次深吸一口气,缓缓道:“那小贱人狡猾至极,只怕是相府都不会回了。”

“颜姐姐,家里还有两个人,可是极为关心那小贱人的,只要我们拿捏住她们,还怕那小贱人不听话?”梦姨娘低声道。

“你是说……”大夫人接过丫环刚端上来的茶水,揭开杯盖,在杯沿处轻吹一口气。

丽姨娘有些担忧地说道:“她可是老夫人,老爷向来听老夫人的话,我们可不能乱来。”

梦姨娘冷笑一声,嘴角带着些阴险的笑意:“以那小贱人的身份,必然有很多人反对,即便是皇上下的旨,只要大臣们强力弹劾,皇上也不会不顾众臣的意见,迫于压力,皇上定然会另择人选,而最好的办法,自然是选择四小姐替代小贱人成为太子妃。”

“我们只要告诉老夫人其中的利害关系,太子妃的位置事关重大,若是小贱人因为没有资格被人挤了下来,对相府来说,是多么大的损失?为了相府,大夫人必然会同意小贱人让位,让四小姐当上太子妃。”

大夫人思索了片刻,点点头道:“你们派人去东宫接人,就说,老夫人想孙女了。孩子在外面野久了,还是要回家的。”

梦姨娘和丽姨娘连声应了。

大夫人动作优雅地抿了一口茶,姿态恢复了高雅:“此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若是她不听话,便把她送到璃王府,想来,璃王对她,应该还是有些兴趣。”

两位姨娘对视一眼,依旧谦声应了。

想到这些天来苏清怡等三位小姐受到的冷眼,大夫人心里暗恨,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个小贱人搞的鬼!她当时怎么没有直接杀了她?!

大夫人眼底闪过冷光,握着茶杯的手指握紧,清脆的声音响起,茶杯应声而裂。

这一次,绝对不会让那小贱人逃脱!

还在东宫中享受着美食的苏千澈完全不知道一场针对她的阴谋在悄悄展开,或许,即便知道,她也不会在意,毕竟,她的生活一直都没有平静过。

回到东宫里的简沐欢挑了一处风景尚好的凉亭,布了十数个菜,全是热气腾腾,香气缭绕的美味佳肴。

简沐欢坐在苏千澈身边,低了一双玉箸给她:“快吃吧,午膳时间已过,你肯定饿了。”

“嗯。”苏千澈毫不客气地接过玉箸,挑了卖相最好的一道菜开始吃起来。

直到吃了个半饱,苏千澈才看一眼没动筷子的简沐欢,问:“你不吃?”

“本宫已经吃过了。”简沐欢笑意盈盈地说道。

苏千澈转头,不再理他。

简沐欢挥手让伺候的人全部退下,侍卫守在数米开外,不准任何人靠近。

他撑着头,颇有些苦恼地问道:“小七,你说你大哥,究竟在想什么?”

苏千澈睨他一眼,神色淡淡:“太子殿下,你还有几月就要登基,不想想东刖的黎民百姓,整日脑子里装的什么?”

“本宫脑子里装的什么,你不是很清楚。”简沐欢回看她一眼,理直气壮地说道。

苏千澈默默吃饭,不说话。

“要不,本宫对他霸王硬上弓?”简沐欢低声说着劲爆的话。

苏千澈再次睨他一眼,那眼神里的意思很明显,你不是很矜持么,连自己的心意都不敢告诉他,现在还想霸王硬上弓?

而且,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究竟是谁上谁?”苏千澈轻呵一声,懒懒道。

简沐欢明朗的脸上瞬间如霞光蒸腾,他下意识握了握手指,轻咳一声,很是郑重地说道:“自然是本宫上……”

话说到一般,简沐欢便卡了壳,眼神怪异地盯着苏千澈。

这么露骨的话,身为男人的他都说不出口,苏小七却是一脸淡然,她还是不是女人?

苏千澈轻叹一口气拍了拍简沐欢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你还是先把人搞定,再来说大话吧。”

不知是触动了什么机关,简沐欢的表情瞬间垮了下来:“煊铭太难搞了,我各种方法都用尽了,他却依旧岿然不动。”

“不,你还有一种方法没用。”

“什么方法?”简沐欢满怀期待地看她。

苏千澈淡淡看他一眼,道:“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