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要搞事情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苏煊铭抿唇不语,神色冷漠。

苏千澈右手撑在轮椅扶手上,低下头,近距离看着男子隐在面具下的脸:“璃王殿下,你受伤了?”

简璃神色不变,眸底映着少年近在咫尺的精美容颜,道:“阿澈何出此言?”

苏千澈手指轻抚下颚:“若是没有受伤,怎么会身体不适?”

“因为,天气冷,我穿得较为单薄。”简璃轻笑道。

苏千澈一噎,这才注意到,简璃只穿了一件薄外套,柔软的丝绸勾勒出男子流畅而完美的线条。

确实穿得挺单薄的,不过,以他的实力,这种初冬微凉的天气,应该对他没有影响才对?

所以,他说身体不适,不过是想找个借口使唤她罢了!

这人性格怎么还是如此恶劣,当初秋猎之时也是,身边有云烨不使唤,非要让她给他推轮椅。苏煊铭看到两人几乎贴在一起的脸颊,眸色微沉,伸出手,把苏千澈的脑袋推开,沉声道:“小澈,不得无礼。”

“我允许你无礼。”简璃说罢,直接拉住欲要离开的少年的手。

苏千澈低头,看着手背上白皙修长的手指。

简璃心里微惊,连忙收回手,搁在腿上。

他刚才的动作,完全是条件反射,会不会被阿澈察觉到什么?

苏煊铭薄唇紧抿,不由分说直接推着简璃往外走。

苏千澈脑海里闪过刚才简璃的举动,那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仿佛曾经做过无数次一样。

若是寻常人,或许没什么,可是放在简璃身上,这样的举动可就不寻常了。

越是实力强大的人,警惕心越强,越是会下意识控制自己的举动,即便他并未控制,也该抓她的手臂才对。

可是,他刚才拉的,是她的手。

说明他刚才的动作,已经属于一种习惯,拉她手的习惯。

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苏千澈双眸眯了眯,嘴角勾起一丝笑。

“跟上。”苏煊铭转头看她一眼,冷声道。

苏千澈撇了撇嘴没说话,快走几步跟上去,三人出了小花园,一路向书房走去。

璃王府里很幽静,一路走来也没有遇到什么丫环侍卫,连云烨都不知躲到了哪里。

来到书房外,房门紧闭着,简璃微微转头,对身后的苏煊铭道:“苏大少爷,本王与阿澈有些事要谈,可否先回避一下?”

虽是疑问的话,却是不容拒绝的语气。

简璃就是这样,表面看似温和,实则却是无比强势,一双漂亮至极的眸,透出的,是看破世间的冷漠。

苏千澈对苏煊铭摆了摆手,不在意地说道:“大哥,你先去歇会儿吧,璃王殿下不会把我怎样。”

呵,谁把谁怎样,还不一定呢。

苏煊铭冷眸看向苏千澈,冷冷道:“有事叫我。”

苏千澈嘴角一抽,下意识看了简璃一眼,却见他依旧浅浅笑着,嘴角的笑意完美却疏离,就像是镜中之花,如梦似幻。

“知道了。”苏千澈说罢,便推开房门,推着简璃走了进去。

苏煊铭微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书房里很大,两边都是书架,摆放着无数古籍,散发着淡淡的书香气。

书桌后,挂着两幅山水画,意境悠远,灵气尽显。

苏千澈还是第一次来到简璃的书房,从书房的布置,便能看出,他是一个心胸宽广,气度不凡之人。

只是他对待敌人的做法,却是阴狠毒辣,毫不留情,令人闻之生畏,究竟是什么样的经历,才造成了他表现出来如此大的反差?

进入书房里,苏千澈便放开轮椅,走到书架前浏览着上面的书籍。

简璃看着她左翻翻右翻翻,像是一个好奇的小孩遇到了心爱的玩具一样,嘴角的弧度柔了许多,并未出声打扰她,自己推着轮椅来到书桌后。

书桌上摆着一些文书,里面的内容大多是大臣们希望他出马把‘太子妃’寻回来。

简璃微微一笑,眸底水光浅浅。

皇上想通过大臣给他施压,让他放弃阿澈。

简璃抬起头,看着站在书架前纤细的身影。

她正拿着一本书在翻看,低垂着眸,极为认真的模样。

光线照在她精致如画的侧脸上,仿佛给画上镀上一层柔和的浅金色光芒。

不管是她倾国倾城的真容,还是她清逸俊秀的假面,他都想要永远珍藏。

“阿澈,帮我把天启正史拿过来,就在你面前的书架第二排。”简璃开口,轻浅的声音如流水,轻易在书房里晕染开来,整个空间都仿佛被温柔包裹。

苏千澈下意识摸了摸耳朵,总觉得听多了简璃的话,心跳便不受控制,想要搞事情。

她把手中的书放回书架,找到简璃所需的书,放在简璃面前。

“天启正史,是记载前朝事迹的?”苏千澈坐在书桌前,身体慵懒地塞进椅子里,右手撑头,眸光停留在面前男子如花般优美的手指上。

男子手指修长,晶莹如玉,动作缓慢地翻开书,虽是再平常不过的动作,却莫名带着几分撩人的意味。

空气中氤氲着淡淡幽香,不知是书香,还是男子身上的味道。

听到她的话,简璃摇了摇头,“不是,天启,是东刖现在的国号,天启正史,记载的是皇上继位以来发生的大事。”

“这么先进?”苏千澈不由微微睁大了眼,当今皇上的事迹,竟然都已经做成书册了?

许是被她的表情取悦,简璃笑了笑,“这些都是由史官记载,装订成册,仅在皇室中有几本而已,并未普及。”

“哦。”苏千澈道,原来只有几本,若是像以前的历史书一样,那可就逆天了。

“现今皇上继位之后的事,你应该都很清楚才对,为何还要看?”苏千澈有些无聊地在桌上轻点着手指。

简璃被她的话逗笑了,眼睫微微弯起,极为温暖的弧度,双眸也因为微微眯起,半遮了眸底无机质的冷光,显得不再那么冰冷无情。

“你真当我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他道,声音里带着浅浅的笑意,那么近,仿佛在她耳边呢喃一般。

苏千澈掏了掏耳朵,懒懒道:“众人不是把你当成神一般么,不过才几年来发生的事,难道你都不知道?”

“阿澈,我是人,不是神。”

少年挺秀的鼻梁在眼前晃动,简璃眸光暗了暗,抬手,手指曲起,下意识想要触碰一下她秀致的琼鼻。

却在碰到她鼻尖的前一刻,简璃手指顿住,很快又收回去,虚握起拳放在唇前,清了清嗓子道:“六年前与战戎一战,疑点颇多,我找找看是不是有遗漏的细节。”

他微垂着眼睫,避开少年看似慵懒却似能看透一切的目光,耳朵似乎有些热。

他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手?

因为他低垂着眸,以致错过了少年眼底一闪而逝戏谑的笑。

苏千澈半趴在书桌上,透明的指甲轻敲在桌面,发出清脆而悠扬的声响。

“你是不是听到了一些传言?”她问。

简璃抬眸看她一眼:“你指的是,什么传言?”

“嗯……前几日,我去了峰邺城。”苏千澈懒懒道。

简璃轻笑,“我想查的,也是关于峰邺城之事。”

“峰邺城发生的几起案件,城主已经八百里加急告知了我。还有一个消息,也在峰邺城众官员之间传开了。”

“峰邺城没有强大的军队驻扎,众官员人心惶惶,生恐当年的一幕重演。”

苏千澈手托腮,微侧着脑袋看他:“你想查什么?”

“自然是查,当年为何会算漏了一人。”简璃翻了一页书,缓缓说道:“现在不能离开京都,只能暂时借用手边的资料查。”

“哦,那你慢慢查。”苏千澈说着,便直接趴在桌上,开始睡觉。

简璃轻笑着看她一眼,放轻了呼吸。

天色渐暗,久未等到苏千澈出来的苏煊铭再次走进院子。

书房的房门紧闭,微弱的烛光摇曳,在窗户上投下一道修长的身影。

苏煊铭走到书房外,轻叩房门。

“璃王殿下,天色已晚,我们该告辞了。”

“进来吧。”

苏煊铭推开房门走进去,却见苏千澈趴在书桌前睡得正香,橘黄色的暖光在她脸上跳跃,少年的睡颜恬静而美好。

“她睡着了。”简璃目光柔和。

苏煊铭眸光再次放在少年白皙的脸颊。

许是烛火太过温暖,映照在玄衣男子幽深的眸底,竟让那一双幽冷的黑眸柔了一分。

抿了抿唇,苏煊铭最终还是没有叫醒她。

“打扰殿下了,我们告退。”苏煊铭把盖在少年身上的浅杏色披风放在椅背上,弯腰小心翼翼地把人抱起来。

虽是浅眠,苏千澈却没有醒过来,反而安心地窝在苏煊铭怀里,任由他抱着出了房间。

简璃看着二人的背影,放松挺直的脊背,靠在椅背上,左手捏着轮椅扶手,暗金色眸底闪过微冷的光。

两人走后,侍卫云烨走进房间。

“主子,您真的不告诉苏小姐你的另一个身份?”云烨有些担忧地说道。

简璃眸光落在桌面的文书上,如玉指尖轻抚银制面具,“现在还不是时候。”

也或许,阿澈已经察觉到了一些,之前与她那般亲密过,现在要装作生疏,还真有些困难。

云烨翻了个白眼:主子,并不是困难,而是您老人家不习惯吧。毕竟,天天尝到肉香的人,哪里还能再吃素?

为了苏小姐,主子不顾身体,特意从峰邺城赶回来,现在还要装作与苏小姐没有任何关系,主子真可怜。

……

出了璃王府,一阵冷风吹过,苏千澈不情不愿地醒了过来。

“天黑了?”苏千澈掩嘴懒懒打了个哈欠。

感觉到手臂边硌人的肌肉,苏千澈从男子怀中跳了下来。

“回府。”苏煊铭一如既往地冷。

苏千澈转头看一眼身后的璃王府,用手指点了点额角。

“我来璃王府,好像是要感谢璃王的?”结果什么都还没说,直接一觉睡到了晚上。

算了,下次再说了。

苏煊铭冷冷看她一眼。

苏千澈右拳敲在左手手心,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哦,对了,现在是晚上,我还要去看怀王殿下。”

“天太黑,不能去。”苏煊铭冷声反对。

苏千澈摆了摆手:“就是要趁天黑去,我现在可不想与小……容妃起冲突。”

说罢,她便慢慢悠悠地转过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大哥你先回去吧,我看了怀王就回千府。”

苏煊铭眉峰微蹙,眼看着少年便要消失在黑夜中,便转头吩咐了车夫先回去,自己追了上去。

即便是在晚上,怀王府也是守备森严,光是门口的守卫,便有十几个,个个都佩带着武器,目光炯炯,看上去不像是普通侍卫。

苏千澈用目光丈量了一下怀王府围墙的高度,默默咽一口血。

月光下,两个人影在白色的围墙下,显得很渺小。

这么高的墙,是为了防贼么?

“大哥……”她转头看向身侧挺拔的男子,眨巴了一下眼,小小声说道。

苏煊铭不语,抓起她的手臂,直接纵身一跃,无声上了墙头。

苏千澈默默腹诽,有轻功,真是了不起啊,像她这样的,就只能爬个小矮墙了。

站在高墙上,院子里的一切便一目了然,几队守卫在院子里穿梭,确保着府里养伤之人的安全,而暗处,还深藏着一些看不见的身影,只有似有若无的气息传出,连绵而悠长。

若非苏千澈本身感官敏锐,她都发现不了那些隐藏的气息。

看来简泽轩与司影说的一样,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她的小六,不会再如前世一般……

看着下面戒备森严的守卫,苏千澈摸了摸下颚,沉吟道:“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进去……”

她的话音还未落,便见身边的苏煊铭直接纵身跳了下去。

苏千澈:?

大哥这是要搞事情?

苏煊铭的动作极轻,几乎在刚跳下去的瞬间便已经消失了踪影,可一直隐在暗处凝神守卫的人还是发现了他,数道凌厉的目光如同X射线向苏千澈的方向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