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回到京都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映月山庄里,一如既往地热闹,一路走来,看到她的人都热情地打招呼:“老大!”

热情的招呼声汇成了一片声音的海洋,在映月山庄响起,苏千澈额头黑线,有种黑帮老大巡视自己地盘的既视感。

“嘿,老大,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被劫走了吗?”陈默带着几个小弟迎上来,一脸猥琐的笑。

传言老大被司尊主劫走,司尊主很霸气地宣布了主权,为什么现在会让老大回来了呢?

苏千澈冷冷睨了他一眼,这些家伙以前不是叫她主子的,怎么现在也跟袁宝他们一样乱叫了?

“十一在哪里?”苏千澈一边问,一边向十一所住的小院走去。

“啊,那个……”陈默摸了摸脑袋,有些迟疑地说道:“风云大会之后,十一统领就一直没有回来,只有副庄主带着人回来了。”

“没回来,怎么回事?”苏千澈顿住脚,转头看着陈默,半眯起眼疑惑地问道。

陈默眼神闪烁了一下,他们并没有想过苏千澈会这么快回来,十一统领也没有交代要不要隐瞒他的事,他要不要告诉老大呢?

“嘿嘿,老大,我没有去海口城,对那几天的事情也不了解,你去问问凌副庄主,他肯定知道。”陈默嘿嘿笑着,“那个老大,我去训练了啊,有需要再叫我!”

说罢他便带着身后几个小弟一溜烟跑了。

苏千澈眼睫微挑,陈默在躲什么,难道他们有什么事隐瞒着她?

“老大,要去找副庄主吗?”领着苏千澈上来的守卫小心翼翼地问。

“嗯。”

两人来到凌玥的住处,房门敞开着,一身白衣优雅的男子坐在靠窗的位置,正在翻看着一本薄薄的账本。

他的神态极为专注,一双狭长魅惑的桃花眼微微垂着,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在他白皙的脸颊上跳跃,长长的眼睫在眼角投下隐隐,让本就不俗的五官显得更为精致。

房间里的布置很雅致,可以看出凌玥是一个懂得享受生活的人。

守卫抬手敲了敲门:“副庄主,老大来了。”

凌玥抬起头来,看到门口的少年时,眼底的笑意深了一分,似乎连阳光都显得越发明媚。

苏千澈摆了摆手,示意他下去,自己走进了屋。

走到凌玥面前坐下,苏千澈单刀直入:“十一为何没有回山庄?”

凌玥把账本放回桌上左上角,与另外几本账册放在一起。

他没有回答苏千澈的问题,反而问道:“你为何会回来?”

似乎是怕她误会,他又加了一句:“以现在的局势,司尊主应该不会让你现在回来才对。”

苏千澈左手撑头,把凌玥刚才看的账本拿下来,放在眼前随意翻看。

“你现在是副庄主,身份变了。”苏千澈懒懒地勾了勾唇,“所以,连我的问题都不用回答了?”

“十公子哪里话,我对山庄内的事物并不热衷,会当副庄主,不过是为了弥补当年的一些过错而已。”凌玥眼睫微弯,笑得真诚。

苏千澈淡淡看他一眼,没说话。

她知道十一有些不堪承受的过往,只是他并没有说,她也不会逼迫他。

很快便有丫环端了茶上来,给二人分别斟了一杯,又静静地退出去。

“十一现在在哪里,在干什么?”苏千澈手指弹了弹杯身,看着杯中微漾的茶水,懒懒问道。

凌玥吹了吹茶杯上的缭缭热气,缓缓抿一口,才放下茶杯问:“十公子,你现在,是站在什么样的立场,来对三弟表示关心?”

“若是朋友,你不必担心,他现在很好。若是主仆,那就更不必,一个侍卫而已,哪里需要这样的关心。”

苏千澈把身体靠进椅子里,懒懒抬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凌玥半趴在桌上,身体微微前倾,水波潋滟的桃花眸里闪过一抹凉薄冷意:“还是说,十公子只是因为需要三弟时,三弟不在,单纯地质问?”

苏千澈微微勾唇,手臂放在椅子扶手上,指尖在扶手上轻点,“把你的话说清楚。”

凌玥半水润的眸底映着少年慵懒的容颜,以及她看似星河璀璨,却淡漠无情的双眸,不禁在心里叹一口气。

三弟喜欢上这样的人,注定不会有好的结局。

更何况,还有那么多强敌环伺。

“三弟去了魔魂殿。”他道。

“魔魂殿?”苏千澈眉头微皱,“是他自己去的还是皇甫溟逼他的?他去魔魂殿干什么?”

凌玥看她一眼,三弟的心思那么明显,眼前的女子真的不知道?

“具体做什么,我并不知道,风云大会之后,他便随着去了。”凌玥道,停顿了片刻又强调道:“是他自愿去的。”

苏千澈揉了揉额角,十一曾经还让她远离皇甫溟,为何现在自己却去找他?

“十公子,若是你对三弟并无特别的情感,希望你做得更为明显一些。”否则,那个一根筋的傻子,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的付出,不会有任何结果。

苏千澈曲指敲了敲扶手,有些不耐:“有什么话你就直说。”

最讨厌这种拐弯抹角,脑子有九曲十八弯的人。

“我知道,这事与你其实并无多大关系,你很特别,特别到让人不由自主便被你吸引。”

苏千澈:“所以?”

以前怎么没有人说过?

“所以,你若是无心,还是保持距离好一些。”凌玥轻笑道。

苏千澈手臂撑在扶手上,懒懒支着头:“你的意思是,你被我吸引了?”

凌玥嘴角抽了抽:我不是这个意思……

可怜的三弟,这个女人这么迟钝,他若是不说开的话,她怕是永远不知道他的心思。

苏千澈上上下下打量了面前的男子一番,点了点头:“长相不错,身材似乎也还可以,当个候选人,还是可以的。”

凌玥额角直跳,她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十一是自己去的魔魂殿,说明他暂时不会有危险。”苏千澈懒洋洋地靠在椅子里,双眸慵懒半阖。

十一并不是冲动的人,想来也是有自己的考量。

“怀王的身体,现在如何了?”

简泽轩受伤之事,并没有刻意隐瞒,凌玥身为映月山庄高层,又有其他高贵的身份,必然是知晓的。

凌玥再次叹了一口气,三弟就在她身后默默付出,她怎么可能会看得到他?

“怀王已经醒来,被接回了怀王府。受伤的身体并未恢复,众多御医也束手无策,只能拿药养着。”

“他受了那么重的伤,根本不适合移动。”

凌玥惑人的桃花眸微挑,“海口城可是鱼龙混杂的地方,那么多江湖人士,若是有谁对怀王不利,他们如何招架得过来,自然是回王府安全些。”

苏千澈一想,确实是这个道理。

会天峰距离京都较近,若是萧潜或其他人拿到了红景天,也可以早日送到晏景修手上。

“对了,那日是谁拿到了风云令?”

“魔魂殿。”

苏千澈坐起身,喝了一口茶。

果真是皇甫溟么。

这些天,皇甫溟意外地安静,似乎已经忘了他们有过约定这件事。

可这种安静,却让苏千澈隐隐地感到不安,莫非,他在策划什么大阴谋?

那些在峰邺城袭击她和司影的人,会是皇甫溟的手下么?

不对,不应该,以皇甫溟的性格,若真想要杀他们,应该会大摇大摆,生恐对方不知道是自己下的手才对,这样藏头露尾,不像他的作风。

又喝了一口茶,苏千澈放下茶杯,懒懒站起身,对凌玥摆了摆手道:“走了,不必送。”

“你回来干什么?”凌玥看着少年纤细的背影问道。

“当然是当太子妃咯。”苏千澈懒洋洋说了一句,便走出了房间。

凌玥端着茶杯的手指微顿,她说的,是真的?

回到马车上,苏千澈对那瘦高侍卫道:“走了。”

侍卫嘴角抽了抽,若不是他亲手把人绑出来的,他还真会觉得,眼前的少年是来度假的。

“十公子,属下叫蓝风。”侍卫上了马车,甩开鞭子开始驾车。

苏千澈懒懒应一声,告诉她名字有何用,他觉得司影会轻易放过他么?

虽然她的声音很敷衍,蓝风却显得很高兴,或许是因为旅途太过无聊,也或许知道自己没有几日可活,他一边驾车,一边侃侃而谈。

“十公子,属下从小便进了离云宫,无数次听说尊主的光荣事迹,此次却还是第一次真正见到尊主呢。”

“尊主果然如他们说的一样,比之天上的神仙还要俊美,那种无可匹敌的气势,只是看一眼,便觉得不敢再直视,却又忍不住想要再多看几眼,再多看几眼。”

苏千澈:呵呵,司影中了毒,都那么脆弱了,还无可匹敌呢。

不过,这个小迷弟说的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司影中了毒,竟然还能强撑那么久,还能在十二个绝顶高手的围攻下立于不败之地,真不是一般的强大。

“离云宫里很多都是孤儿,听说本部许多人都是从离云宫刚成立时便跟着尊主,尊主对手下人也极好,大家都像是兄弟姐妹一样,离云宫里的氛围也很好,就像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

苏千澈躺在软榻上,双手枕在脑袋下,看着马车车顶。

一个如此大的势力,竟然会给人这样温馨的感觉,真是让人觉得……奇怪。

映月山庄那样的明争暗斗,才是各大势力的常态。

“离云宫是我唯一的家,也是很多孤儿的家,我不想看到离云宫因为其他外界因素导致分崩离析,所以才会出此下策。”蓝风顿了顿,眼底有些哀伤:“我知道尊主对你很好,也知道我罪不可恕,把你安全送回京都之后,我便以死谢罪。”

苏千澈轻笑一声,这还真是个实诚的孩子。

“你以为,没有司影的默许,你真的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我带出来?”

不说其他人,就木展一个,严明等人也无法招架,而木展的心,是绝对向着司影的。

她也是想通这一点,才会顺水推舟。

太子妃身份的事,必须要彻底解决,她才可能与司影光明正大地在一起。

而且简泽轩还在京都,她正好可以去探望一番。

“啊?!”实诚孩子蓝风拉着马绳的手抖了抖,难道,他做的事,尊主真的知道?可尊主不是因为中了毒,在休息吗?

“别太小看你的尊主了,若是这种事情他都不知道,只怕是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苏千澈淡淡说道。

“你想想,你若是有害我之心,只怕那天晚上我已不在人世。你觉得,司影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么?”

若真是如此的话,司影这尊主,还真是白当了。

蓝风一想,可不是么,尊主那么在意这位,怎么可能会不派人保护她?

难怪他觉得那一晚得手特别顺利,只怕是他把人带出来之后,身后便一直都有人跟着。

“啊哈哈,原来尊主早就知道了。”蓝风尴尬地笑了笑,“那尊主为何不阻止?”

苏千澈看了一会儿车顶,便觉有些累了,马车一晃一晃,很适合睡觉。

“或许他觉得,等我当上太子妃再来抢,会倍儿有面子。”她张了张嘴,懒懒说道。

蓝风啊一声,“真的吗?”

尊主真是这样想的?不会吧……强抢太子妃这种事情,有一次就好了,难道还要来第二次?

半晌没有听到回答,蓝风下意识摸了摸额角。

不管怎么说,这位十公子,对尊主,倒是格外的信任呢。

两日过后,晌午时分,马车来到京都。

京都繁华依旧,大街上人潮涌动,热闹非凡。

蓝风还是第一次来到如此繁华的城市,一双眼左看右看,既想好好见识一番京都的繁华景象,又要小心防备着暗地里有人窥伺的目光。

京都的主街道极为宽敞,可容纳四辆车并排前行,蓝风顺着苏千澈的引导,打算把她先送回千府。

与苏千澈在旅途中不时的聊天中,让蓝风意识到一个极为揪心的问题。

他好像,不想让未来的尊主夫人当太子妃了怎么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