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一言难尽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眼底阴霾不过片刻便散去,淡褐色瞳眸恢复明光,简沐欢朗声道:“她和皇甫溟的比赛,你不看?”

玄衣男子果然顿住脚,等了片刻转过身,目光沉凝如刚结冰的湖面。

璃王和怀王便已是极为难缠,怎么又多了一个同样难缠的皇甫溟?

简沐欢走到苏煊铭身侧,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少年,道:“本宫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个妹妹竟有如此吸引力,要不是本宫……”眸光暗了暗,他又笑道,“……说不定也被她迷上了。”

苏煊铭沉默,这个‘妹妹’连内里都换了,太子以前怎么发现?

什么吸引力,吸引麻烦的能力还差不多。

有太子和苏大少爷珠玉在前,接下来的比赛并无出众之处,便显得索然无味,一些人甚至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谈论着刚才两人神乎其技的箭术,比赛场上的公子们似乎都被人遗忘了。

“下一组,皇甫溟对十公子!”

话音落下,便有数道疑惑而惊讶的声音传出。

“皇甫溟?!”

“是那个皇甫溟?!”

“除了那个皇甫溟,还有哪个皇甫溟?”

传言,魔魂殿殿主皇甫溟杀人不眨眼,且杀人手段残忍,喜食人肉,是一个真正的大魔头。

这样的大魔头,怎么会出现在秋日宴上?

看到那一袭血衣随着话音翩然而至,妖冶如忘川彼岸粲然盛放的曼珠沙华,众人才恍然醒悟,原来他就是皇甫溟……

一瞬间,离血衣男子稍近的,刹那间便飞奔出数米远,远远看着传说中吃人的大魔头,不敢靠近半分。

看到众人飞速逃跑的动作,皇甫溟眸带笑意,邪佞薄唇微勾,绽放妖娆肆意的弧度。

苏千澈缓缓走上前,睨他一眼,问:“皇甫殿主,魔道之人也重诺?”

“小东西,你若不信,为何又要与爷比?”皇甫溟笑问。

苏千澈眼睫颤了颤,这个世界与她曾经的世界不同,没有热兵器,可人类自身的实力却是强悍无比,皇甫溟随意一招便能造成小型炸弹的效果,若是他认真起来,破坏力会有多强?

若有朝一日会成为不死不休的敌人,早一些了解他的实力,以后也少一些麻烦。

“本公子自然是相信皇甫殿主。”苏千澈轻笑一声,便翻身上了马。

少年刚要纵马而去,便听身旁同样上了马背的皇甫溟道:“小东西,咱们不比速度,比一些精彩的如何?”

“哦?皇甫殿主想要如何比?”苏千澈勒住缰绳,看向血衣妖娆的男子。

“就比……”皇甫溟微眯起眼,缓缓开口。

远处,简璃坐在轮椅上,双眸看向马背上纤瘦的白衣少年,少年脸庞白皙红润,睫毛纤长而浓密,像是一把小小的刷子,侧脸轮廓精致如画,阳光投射在她身上,更添了些懒洋洋的味道。

她静静听着血衣男子的话,不知道血衣男子说了什么,少年丰润的红唇轻轻勾起,弧度虽小,却比身后的阳光还明丽。

两人骑在马背上,其乐融融交谈的画面,让白衣男子双眸眯了眯,暗金色双瞳里闪过微暗的光。

“他们在说什么?”一位公子问道。

“不知道,那个十公子究竟是谁,那可是大魔头,十公子似乎和他相谈甚欢。”

“十公子不是璃王殿下的侍卫吗,怎么又和大魔头搅在一起?”

“谁知道,璃王殿下的事,可不是咱们能议论的。”

“也是……哎,快看,他们怎么骑得那么慢,是不想比试吗?”

马背上,两人的速度虽然并不慢,可有之前大多都是风驰电掣的速度相比,两人的速度简直可以算是龟速。

皇甫溟在前,少年稍微靠后,骑到第一个箭靶前,皇甫溟反手取出身后绿色尾羽的箭枝,拉弓上箭,箭枝离弦之前,男子转头看向少年,嘴角一抹邪肆的笑:“小东西,这可是你的选择。”

语落,箭枝便携着万钧之力,带着呼啸的风声,急速向箭靶激射而去!

不过一念之间,斜地里便有一红色尾羽的箭枝穿透空间,撕裂空气,风声凛冽,箭头猛然撞在羽箭箭身上,发出清脆的鸣击声,两者相接之处,甚至带起了一串串细小的火花。

绿色羽箭被撞得脱离目标,红色羽箭却依然势头不减,向第二个箭靶急速射去。

“皇甫殿主,胜负未分,不要高兴得太早。”苏千澈轻笑着收回手,懒懒掀了掀羽睫。

呲。

箭枝撞击箭靶而传出细微低沉的声音,第二个箭靶上,一只箭稳稳钉在靶中红心上,箭尾后的红色尾羽还在轻轻晃动。

远处的一群人本来还在嗤笑两人不紧不慢的速度,根本无法体现骑射的精髓,此刻却看到两人……不,是那位看似纤瘦的十公子,竟有如此臂力和准确度,顿时有些惊了。

半途截下箭枝,还能命中箭靶,这是怎么做到的?

皇甫溟目光落在红色羽箭上,又看一眼中途掉落的绿色羽箭,嘴角笑意更深:“小东西,爷发现你越来越有趣了。”

“本公子倒是觉得,皇甫殿主越来越无趣。”苏千澈骑着马,慢悠悠向前行去。

皇甫溟打马跟上,磁性微哑的嗓音吐在少年耳畔:“嗯?小东西觉得,爷要如何才有趣?”

苏千澈睨他一眼:“拿出你的真本事来。”

“小东西想看爷的真本事?”血衣男子身体向少年一侧微倾,缓缓出口的声音带着难言的沙哑,莫名撩人。

微微上挑的狐狸眼里赤色一片,眸光流转间,勾魂摄魄。

男子暗示的意味太过明显,苏千澈嘴角勾了勾,扫一眼男子某处,声音里带着邪气:“皇甫殿主,你有病,本公子知道,就不要拿出来炫耀了。”

“爷有没有病,小东西一试便知。”皇甫溟笑得魅惑,似欲海里引人沉沦的妖。

少年扫一眼男子雪白胸口处妖艳的血色罂粟,缓缓道:“皇甫殿主,胸口可以纹花,某处若是出了事,可就没有机会……”

话还没说完,少年突闻面前男子喘在耳边的呼吸似沉重了些,抬眸,才见男子眸中赤红暗光更甚,眸光紧锁她的模样,仿佛要把她整个拆吃入腹。

苏千澈顿时黑了脸,她怎么忘了,这个男人完全是个变态,绝对不能与他讨论任何关于那方面的事情,即便是威胁都不行!

两人聊得起劲,围观的人却是一脸懵逼,说好的比赛呢,咱们都在等着你们继续刚才的精彩呢,怎么就不比了,怎么还聊上了?

皇甫溟轻喘一口气,平复呼吸之后,才开口,声音暗哑无比,“小东西,你只能是爷的。”

苏千澈不理会他,骑马走过男子身边。

不过片刻,男子便追上来,表情恢复正常,笑容却依旧邪肆而危险:“小东西,爷的真本事,你怕是接不住。”

“呵。”苏千澈轻呵一声,没有接话。

皇甫溟看她一眼,抬手从箭囊里取出两只箭,弯弓,持平,两只箭同时搭在弦上。

“小东西,两只箭,你要如何拦?”

男子手指松开,两只箭一左一右,同时向二号和三号箭靶射去!

苏千澈微眯起眼,手指翻飞,快得只剩下残影,两只红色羽箭便一前一后,分别拦截两只绿色羽箭。

似是已经知道结果,皇甫溟并没有惊讶,反而再次伸手,从身后取出三支箭,看着少年道:“小东西,爷的三支箭,你可能拦下?”

苏千澈脸上笑意不减,三支箭,就凭她自身本事,虽然有难度,却也不是做不到。

可下一刻,少年慵懒的目光却瞬间愕然,连射箭阻拦都已经忘记。

刺啦。

似有什么东西撕裂的声音,皇甫溟手中箭枝离弦,看到眼前的一幕,苏千澈只想说一句:卧槽。有内力了不起么,这分明是作弊。

三支箭飞速向前,却在飞到半途时,三支箭分别从尾羽处齐齐破开,分裂成整整六支箭,两两飞向箭靶。

即便苏千澈能拦下其中三支,依然有另外三个半支箭射向目的地。

因为没有外界阻拦,六枝箭齐齐射中三个箭靶,竟还全中红心。

这样神乎其技的表演,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小东西,是不是很佩服爷?”皇甫溟微侧着头看向少年。

少年默默扫他一眼,道:“本公子输了。”

从马背上跳下,苏千澈把弓箭和箭囊扔给一旁候着的侍卫,慢悠悠地向女子席走去。

而此时的比赛场上,早已是鸦雀无声。

在皇甫溟射出的箭分裂开来之时,众人便已经目瞪口呆。

这得要多大的臂力,多精准的计算,才能把一支完整的箭分裂成几乎一致的两半?又要有多高超的技术,才能让分裂成两半的箭都正中红心?

震惊的同时,不少人反应过来,魔道与正道和朝廷势不两立,皇甫溟应该是他们的对手啊!对手如此厉害,他们为何会在高兴?

皇甫溟再次追上来,倾身在少年耳畔低声道:“小东西,别忘了你答应爷的事。”

苏千澈挑眉,半阖的眸底映出男子妖般惑人的容颜,“看心情。”

说罢,少年继续往前走,这一次男子没有再追上来,而是站在原地,看着少年纤瘦的背影,嘴角缓缓勾出摄人的妖冶。

小东西,爷说过,你逃不掉。

懒洋洋地坐在椅子里,苏千澈闭着眸,脑海里不时闪过刚才皇甫溟射箭时的情景,以及前世一些难以忘怀的片段。

刚才的情况,若她不使用能力,根本无法获胜。果然,这个世界的人不容小觑,她与他们还差得很远。

她不知道她的能力是如何得来,甚至直到身死,她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更不知道组织是因何找上她。

为了控制能力,让这逆天的能力用起来得心应手,九岁时,她被关在一个小岛上,进行了无数残酷无比的地狱式训练,也杀了无数人和兽。

六年后,她十五岁,组织派人来接她之时,她正坐在一片血海中,慢条斯理地吃着狼肉,身上脸上全是血,她的动作却是优雅无比。

在那之后,她便成为组织的秘密武器,不管多棘手的事,只要她出手,必然手到擒来。

而拥有这样的能力,代价却让她无法忍受……

苏千澈揉了揉额头,上一次是两个月前,不知来到这具身体,会不会有变化。

“十公子……”耳边传来女子试探性的声音,苏千澈转头,便见安初岚正看着他,眼底似带着关切。

“怎么了,小美人儿?”少年眸子转了转,轻笑道。

“没什么……我看你脸色好像不太好。”安初岚微红着脸,却还是歪头看着少年,问:“你没事吧?”

“自然没事。”苏千澈摊了摊手:“可能是被皇甫殿主神乎其技的箭技吓着了。”

“真的吗?我也是哎。”安初岚听到少年的回答,立马高兴起来,“我现在才知道,皇甫殿主竟然这么厉害!竟然能硬生生把箭分成两半,真是太厉害了!不过你也很厉害,你竟然能拦住皇甫殿主的箭,若是我,想都不敢想!”

苏千澈嘴角微抽,为何这个岚郡主如此自来熟,你身为郡主的高傲矜持呢?

“咳,我是男子,你是女子,这如何比……”苏千澈眨了眨眼道。

“嗯……我在府上让哥哥教我,他也不教,说我太笨了学不会,他才是呢,瞎了眼,竟然看上陈媛那只花孔雀!”安初岚说着说着,便嘟起嘴,一脸郁闷的样子。

苏千澈挑眉,安国公府的小公子,她也有所耳闻,看起来虽然有些纨绔,倒不像是个傻子,怎么会喜欢陈媛……

不过,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她也不予置评。

“十公子,你与我哥哥同是男子,你知不知道,他为何会喜欢陈媛那样的?”安初岚眼睛闪亮亮地盯着少年

看着女子闪亮亮的眼珠子,苏千澈沉默了片刻,道:“不知。”

女子果然叹了一口气,又坐了回去,低声喃喃:“哎,我哥哥那个蠢货,我都把女人送到他床上了,他竟然碰也不碰,哎……”

苏千澈嘴角再抽抽,这真的是亲妹妹吗?

时间在众千金狂热的目光和安初岚不时低声喃喃中逝去,很快便到了黄昏时分,骑射比赛也落下帷幕。

所有参赛者中,最耀眼的莫过于皇甫溟,只是皇甫溟身为魔道头领,却是没有哪位千金敢表现出什么想法,即便是爱慕,也只敢把心思偷偷压在心底,不敢说出半分。

其次便是苏府大少爷苏煊铭,太子虽然同样出色,可太子地位高贵,却不是寻常小姐可以攀上,所以比赛之后,苏煊铭成了京都最为炙手可热的公子,无数小姐目光娇羞地看向他,甚至有一些胆大的,频频看着苏煊铭,只希望他能回以眼神。

至于两次阻拦了皇甫溟的十苏千澈,自然也得到了不少人的的关注以及炙热的目光,十公子的名声,也在众千金口中宣扬开去。

至于他身为璃王侍卫的事,让一些千金更是露出了会心的笑意。

晚上,热闹了一天的皇家围猎场也安静下来,半钩上弦月格外明亮,银辉铺在地面和森林中的树木上,仿佛笼罩一层轻纱。

今夜的森林安静异常,没有听到丝毫兽吼鸟鸣,森林外围,一颗一人环抱枝繁叶茂的大树下,一个浅绿色衣服的少女双手抱膝,蹲坐在树下,少女脑袋埋在膝盖中,双肩不时抽动一下,有极细小的啜泣声传出,在安静的黑夜中显得格外凄凉。

月光从郁郁葱葱的树叶中投下浅浅的微光,婆娑的树影中,少女小小的身影显得极为单薄。

忽然,身后似乎有轻微的声音传来,少女停止了抽泣,抬起头来,有些茫然地转头,微倾着身体向后看去。

一双冰蓝色眼眸,泛着幽幽冷光,在黑夜中,与少女四目相对。

少女瞳孔猛缩,心脏一瞬间停止跳动,眼泪刹那便涌出眼眶,下意识想要尖叫,却在下一刻捂住了嘴,连滚带爬地向外逃去。

“你……”

听到声音,少女吓得跑得更快,小脸上满是慌乱。

可越急越出错,少女突然被绊倒,倒在地上,刚要爬起来,却又摔了一跤,再次倒在地上。

少女趴在地上,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掉落下来,捂着嘴低声哭泣:“呜,不要吃我,我不好吃,不要吃我……”

半晌,没有感觉到疼痛,少女转过头,朦胧的泪光中,一个小小的男孩站在她脚边,一头红发在半月清冷的光辉中耀眼异常,头顶一小戳红色头发立起,顶端微微弯曲,在夜风中轻轻荡漾。

男孩一双浅紫色眼眸漂亮至极,映着月辉的冷光,小小的鼻梁细致挺翘,唇瓣偏粉,有些软软的。虽然男孩看上去有些呆呆愣愣,却让少女瞬间便失去了言语。

好精致的男孩!

“你……你在这里干什么,快跑,有狼,有狼来了……”少女突然想到什么,连忙跳起来,抓着男孩的手便往前跑,“快,快去找人……”

少女用尽全身力气向前跑,身后的男孩却纹丝不动。

见男孩呆呆傻傻,像是什么都不懂,少女更急了,干脆两只手一起,握着男孩的手便把他往前拖:“快走啊!一会儿狼追来……来……”

忽然少女看到男孩身后缓缓走过来的银狼,顿时吓得话都说不清了,黑珍珠般的双眼完全被惊恐占据,抓着男孩的手更加用力,声音也更加着急,“快……快跑……”

见男孩被吓得一动不动,少女狠狠一咬唇,放开男孩的手,吓得打颤的双腿艰难地迈出去,小小的身体坚定地站在男孩身后,即便已经泪流满面,少女还是断断续续,声音哽咽地说道:“你……你来吃我……我好吃……他还是孩子,不要吃他……”

银狼迈着高贵优雅的步伐,缓缓靠近少女,冰蓝兽瞳盯着她,见她身体狠狠地抖了抖,银狼不屑地龇了龇牙,尖利雪白的牙齿在月光下闪烁着寒光。

少女吓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却依旧张开双手,把男孩护在身后,她双眼紧闭,声音带着凄凉却又似解脱:“娘,哥哥,晚儿不能再陪你们了,娘,下辈子,晚儿还做您的女儿……”

说罢,少女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直接跑到银狼身前,弯腰抱住银狼健硕的前腿,凄厉又痛苦地喊道:“快跑啊!”

红发男孩似是才反应过来,身体动了动,少女痛苦的脸上带着一丝欣慰,只要她抓住银狼,就能拖住它一会儿,男孩说不定就能逃出去。

可是,男孩只是动了动,却没有逃跑,竟然转过身来,淡紫色双眼里似带着浅浅荧光。

少女顿时绝望无比,他为什么不跑,为什么不跑?

“你快跑啊……快跑……”少女低声哭泣道。

在少女绝望的哭泣中,男孩开了口,“小狼。”

银狼王不屑地睨一眼腿上瘦得只剩骨头的少女,刚要抬腿把少女扔出去,便又听到男孩的声音,“小狼。”

“吼~”

银狼王低吼一声,抬脚,如以往一般优雅地走到男孩面前,仿佛腿上的挂件不存在。

男孩看着挂在银狼王腿上的少女,漂亮的眼底带着一丝疑惑。

少女哭了许久,也没有等到银狼吃她,不由擦了擦眼睛,怔愣地转头四处看,却不期然地又撞进男孩漂亮的紫色眼瞳里。

“你……你……”

“它是。”男孩头上的呆毛动了动,片刻道:“公子的。”

“啊?”少女更愣,半晌回不过神来。

男孩却不说话,又恢复了呆呆愣愣的模样。

“它……它是……你家公子的?”少女双眼无神,无意识重复道。

“嗯。”男孩答道。

“它……它不吃人?”

“……嗯。”

“那……我们没有危险?”

“……”

虽然没有得到回答,少女还是像得到保证一样,刚才的勇气消失,全身的力气都仿佛被抽空,少女软软瘫倒在地,趴在地上低声抽泣:“呜呜……娘,晚儿不会死,晚儿一定会好好伺候娘……”

银狼王嫌弃地走到一边,抖了抖腿上的毛,似是在责怪少女弄脏了它的毛发。

红发男孩看着少女哭得伤心的模样,再次疑惑起来。

月光下,漂亮精致的男孩站在少女身后,一头短短的柔软红发在夜风中轻轻晃动,男孩身侧,站着一头全身皮毛银色发亮,无一丝杂色的银狼,银狼不时看一眼哭泣的少女,冰蓝色兽瞳写满人性化的嫌弃。

夜风静静吹过,带走了少女轻微的抽泣声。

过了一会儿,少女哭累了,站起身来,因为双腿发软,差点倒了下去,她连忙站好,走到男孩面前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他,因为哭过,双眸有些红红的,却又格外地亮,“没事就好,你快回去吧,你家公子应该着急了。”

“嗯。”男孩答道,却没有离开,依旧呆愣愣,紫色大眼里有一丝凝重,似在思考什么极为严肃的问题。

少女见他如此模样,顿时担心起来,男孩还是个孩子,又有些呆,现在在森林里出现,是不是和他家公子走散了?

思索片刻,少女咬了咬牙,像是下定了极大的决心道:“我带你去找你家公子吧。”

男孩沉默了片刻,道:“哦。”

……

夜空沉寂,帐篷群在夜色中映出迷蒙的轮廓,几盏灯笼挂在外面,浅浅的橘黄色微光显得朦胧柔和。

一道白色身影隐在帐篷映照出的黑暗中,夜风吹过,发丝飘荡,男子暗金色眼眸在背光下显得有些黯淡。

帐篷里,苏千澈正躺在软榻上歇息,忽听帐篷外传来几不可闻的脚步声,以及轮椅滚动的声音。

片刻,便听到男子清越如薄冰撞击的声音:“阿十,本王来看看你。”

少年懒懒地拉了拉丝被,慵懒的鼻音里里带着些许朦胧,“王爷,我已经睡下了。”

“苏……十公子……”云烨刚开了个头,声音却又很快消了下去,想来是被简璃阻止了。

苏千澈缓缓睁开双眸,帐篷里有些暗,外面更亮一些,一长一短两个影子映在帐篷上,能看到男子翩跹飞舞的衣角和发丝,甚至还有那隐藏在面具之下,纤长的睫羽。

过了片刻,外面传来男子略低的声音:“阿十,离他远一些。”

听到他的话,少年忽然轻轻笑了,慵懒的话里也带着笑意:“璃王殿下,你是在担心我?”

男子的双眸似轻垂了一下,双睫在帐篷上轻颤,又过了片刻,男子似笑了一下,道:“至少在你答应本王的这半个月里,安分一些。”顿了顿,男子又道:“皇甫溟做事不择手段,若是出了事,本王也救不了你。”

“那是真是多谢璃王殿下关心了。”苏千澈轻呵一声,“我累了,就不陪王爷聊天了。”

看到女子再次睡下,简璃双眸更暗,眸底阴冷无丝毫感情。

“主子,你……”云烨极为无奈,主子分明是想关心苏小姐,却说出这样的话来,若是换做别的女子,或许会觉得主子是在关心她,可苏小姐不是常人,主子这样说,明显是把苏小姐往外推啊!

“嗯?”简璃抬眸看向云烨。

云烨顿时不说话了,主子只有在苏小姐面前才会变得不正常,平时还是如此春风和沐,嗯……温柔如春……

简璃转头,再次往里看了一眼,才让云烨推着他离去。

两人刚离去不久,便又有三道影子从远处悄悄地走了过来。

“你确定是这里?”浅绿色衣服的少女看着不远处的帐篷,低声问道。

红发男孩不说话。

男孩果然不知道他家公子在哪里,还是银狼带着他们来到此处,男孩家公子的帐篷就在不远处,马上就要到地方了,刚才还鼓起勇气的少女看到不远处的灯火却打起了退堂鼓。

“那……你去找你家公子,我……”少女随意指了个帐篷,低声道:“我要回去了。”

“哦。”红发男孩愣愣答道。

看他这副呆愣的模样,即便是已经快要送到门外,少女还是忍不住担心。

“还是你先去找你家公子,我……我等会儿再回去。”一阵夜风吹过,带起丝丝凉意,少女忍不住搓了搓胳膊。

“哦。”男孩说完,便与银狼王一起,往那一座帐篷走去。

直到看到男孩走进帐篷里,帐篷再次关上,少女才松了口气,一放松下来,顿时觉得全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空,脚一崴,差一点便跌倒在地。

“哟,出来一趟,连路都不会走了?”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少女猛地吓了一跳,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四……四姐姐……”少女抬起头,便看到几步开外的女子,顿时又低下头,战战兢兢地喊道。

“俞恋晚,你大半夜在外面鬼混,是想把爹爹的脸都丢尽吗?”俞四小姐沉声道。

“我……我没有……”少女头垂得更低,手足无措。

“那你在干什么?本小姐刚才可是看到一个男孩子的身影,俞恋晚,你竟然连小孩子都不放过,啧啧,真是和你娘那个狐狸精一个德性。”俞四小姐走过来,在少女耳边低声道。

“不……我没有……”少女连连摇头,双眼里闪出了泪花。

“行了,还不回去,你是想让别人觉得四姐姐虐待你?”

少女听到这话,身体抖得更厉害,仿佛风中飘零的落叶。

“没有……我回去……我回去……”说罢,少女颤抖着往前跑去。

……

第二日,天还不见亮之时,侍卫们便从外围包抄进了森林,把猎物赶至外围,以方便皇上等人打猎。

天气依旧晴朗,森林外空气异常清新,不时能听到兽类的咆哮和鸟类的鸣叫声。

用过饭后,简麟天便兴致高昂地率领众人大臣进入了森林,秋猎第一天几乎都是皇上等人去打猎,等到皇上兴致过去,秋猎第二天时,才会是王公贵族和公子少爷们发挥的时候。

秋猎时一样有设置比赛,谁猎到的野兽最多,谁便获胜,获胜者会得到皇上亲自嘉奖,甚至还有可能加官进爵,所以每一次的秋猎,都是朝廷各派明面上争夺最激烈的时候。

打猎采取计分制,小型兽类如兔子狐狸得一分,中型兽类,如梅花鹿等计两分,若是猎到狮子老虎,那就是四分,虽然围猎场的森林里极少有虎狮一类出现,可偶尔也会遇到,若是不小心碰到,自然是不会放过。

因为这一日没有她的活动,苏千澈便在帐篷里躺了一天,名曰养精蓄锐,为接下来的秋猎做准备。

简璃似是知道少年不想见到他,便也没有来打扰,平平静静过了一整个白天。

晚上,十六和银狼王又在外面溜达没有回来,一个身影鬼鬼祟祟地摸进帐篷,在床上的少年身边轻声喊道:“十公子……”

床上的少年身体似动了动,半晌却没有出声。

“十公子,快醒醒。”女子的声音再次低喊道。

“嗯?”少年轻嗯一声,似是刚睡醒,睡眼朦胧地看向来人。

“十公子,你醒了?”女子高兴地说道,不过片刻她又捂着嘴,轻声道:“十公子,你不要误会,我……我不是来找你的……不对,我就是来找你……”

少年似睡得有些迷糊,双眸还有些不清醒,她抬手往后拔了拔头发,声音沙哑地问:“找本公子什么事?”

“那个……我就是想问一下……你……”女子微低下头,脸色微微有些发红,“你知不知道,璃王殿下他……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我……我是帮别人问一下,我没有别的想法……”女子一边说着一边连连摆手。

少年看着眼前的女子片刻,忽地笑了,在暗夜的微光里,笑容邪恶,“璃王殿下,他么……喜欢主动的女子,越主动越好。”

“真……真的吗?”女子似有些不敢相信。

“自然是真的,而且,因为璃王殿下身有残疾,那方面嘛,有些……一言难尽。”少年轻轻一笑,“你懂的。”

女子:我懂什么,我不懂啊!

“所以啊,用药啊,主动送上床什么的,还是不要想了,虽然璃王殿下极为喜欢……”嗯……“可若是事情败露,那就不好收拾了。”

女子怔住了,这……这十公子的意思是,让她给璃王殿下用药?还……还……天啊,这么害羞的事情,怎么做得出来?

“本公子只知道这些,你还是赶紧回去吧,身为女孩子,随意进男人的帐篷,不太妥当。”少年关切地说道。

“嗯……好,我知道了……多谢十公子关心。”女子说罢,便又偷偷地离开了。

身后,少年看了女子身影片刻,便闭上眼,嘴角的笑意邪气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