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美好如画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低哑带着磁性的嗓音在众女耳畔响起,所有女子都惊呆了。

他……他……他竟然在吻一名少年的手!

一瞬间,数名女子俏脸涨得通红,勉强算是认识少年的安初岚脸颊更是红得滴血。

这个妖孽般的男人,竟然在吻十公子的手!这……这也太震撼人心了!

可为什么……分明是两个男子做着如此亲密的举动,却丝毫不觉得刺眼。

或许是男子低垂着眸轻吻的表情太过诱人,仿佛有灿烂的阳光从男子唇下,少年手上照射进来,光芒耀眼无比。

不……这样是不对的……她怎么能觉得两个男子在一起的画面如此美好……

陈媛却是眼底露出厌恶,两个大男人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亲密,真是恶心。

苏千澈微眯着眼看着血衣男子,想要收回手,握着女子素手的力道却骤然加大,让她无法轻易挣脱。

“怎么,不愿?难道小东西怕了爷?”皇甫溟赤色双眸看进少年乌黑的眸子里,嘴角的笑邪恶而危险。

苏千澈嘴角轻勾,眸光扫过男子白皙精韧的胸膛,红唇轻启:“皇甫殿主身上的纹饰,很是别致,要不要在另一边,也纹上一个?”

“小东西留给爷的纪念,自然是别致。”皇甫溟眸底闪过一道赤红暗光,嘴角笑意却越发邪肆惑人:“只是,这样的纪念一朵就够,多了,便失了味道。”

“一朵怎够,当然越多越好。”苏千澈微眯起眼,正要再次把右手挣脱出来,皇甫溟却突然放开她的手,身体瞬间化为一道残影,极速向后退去。

一道强横无匹的无形气流从少年面前刮过,携带着强大威压,紧随皇甫溟而去。

血衣男子赤眸微眯,满头青丝被吹得在身后飘荡开来,仿佛海里飘散的水藻。

男子右臂往身前一挥,宽大袖袍在空气中荡出猎猎风声,无形气流很快被打散,没有伤到他分毫。

微凉的手指从一侧伸出,握住少年的手,简璃眼眸微垂,暗金色瞳眸如冬日里的阳光,无一丝暖意。

从怀中摸出一块雪白手帕,男子低下头,用手帕轻轻擦拭被血衣男子触碰过的地方,眸光专注,声音轻柔,“阿十,以后别碰脏东西。”

男子的动作异常温柔,似乎生怕重一点便会碰碎了她。

微风吹过,吹皱了一池春水,吹走了比赛场地上众人的神智。

一群女子盯着男子温柔至极的动作,感觉比见了鬼还恐怖。

璃王殿下如此温柔,是不是有人要遭殃了?

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璃王殿下握着十公子的动作,为何看上去如此和谐,那轻柔擦拭的动作,就像在呵护捧在掌心的珍宝,仿佛有无数粉红泡泡在两人之间升起,让无数人脸红心跳,血脉喷张。

哎呀呀,怎么那么有爱……几个少女捧着心口,激动得差点晕厥过去。

安初岚羞红着脸的同时,心里却有些小疑惑,十公子喜欢的究竟是血衣男子,还是璃王叔?

苏凝雪暗自咬牙,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勾引了那血衣男人也就罢了,竟然还勾引璃王殿下!

有苏千澈那个小傻子与她抢璃王殿下也就算了,现在还多了个男人!

苏千澈挑眉,脏东西?是指皇甫溟?简璃竟然如此形容他,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

男子的动作虽轻,可少年皮肤娇嫩,加之擦拭时间较久,少年白皙的手背已经有些微红。

苏千澈再次挑眉,她不过是被碰了一下而已,他有必要擦如此久?况且,现在碰她的人是他……

“多谢璃王殿下。”苏千澈抽回手,再这样让他擦下去,都要破皮了。

手中柔荑离去,掌心似乎还残留着少年指尖的温度,简璃轻笑,眼底却似有暗芒闪过。

皇甫溟赤色双眸眸底仿佛有血海升腾,十字耳钉在阳光下闪出耀眼光芒,胸前的血色罂粟更似开得繁盛。

血色衣袍如红云般飘荡,男子缓缓走过来,微微弯身,对简璃行了一礼。

“皇甫溟参见王爷。”

简璃微抬起头,看向血衣男子,嘴角带着浅浅笑意,“皇甫溟,京都不是魔魂殿,不是你可以随意撒野的地方。”

“王爷哪里话,本座不过是来寻一个小东西罢了。”皇甫溟眼角微挑,眸底似有一池血海荡漾。

听言,简璃嘴角笑意更浓,暗金色眸底映照着漫天的金芒,“本王的人,你还是不要碰的好。”

“王爷此话欠妥,小东西属于谁,还未可知。”血衣男子双眸微眯,发丝在风中轻轻晃动。

苏千澈手指轻抚下颚,饶有兴致地看着两个同样风华绝代的男子。

皇甫溟竟然在简璃面前自称本座,看来他是丝毫不惧皇权,而且那二皇子,似乎对他还颇为敬畏,在皇甫溟面前丝毫没有身为皇子该有的威严。

魔魂殿,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皇甫溟,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至于他们所说的话……少年嘴角轻勾了勾,缓缓开口:“你们是在讨论我?”

两人同时转头看向她,似是在问:怎么,你有意见?

苏千澈摊手,“你们在决定我的归属权之前,难道不该先问问我?”

“哦?小东西觉得,你属于谁?”皇甫溟嘴角勾起玩味的笑,仿佛在看自己精心挑选的玩具如何决定自己的前路。

简璃看着她,没有说话。

苏千澈微侧着头,两指撑在脸颊,眉眼微微弯起:“皇甫殿主,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皇甫溟微眯起眼,赤色眸底映着少年慵懒的模样,忽然上前一步,对少年左侧的女子道:“美丽的小姐,可否把你的位置让出来?”

血衣男子笑意魅惑勾人,女子眼底满是男子勾魂摄魄的笑,她怔愣地站起身走到一旁,“哦……哦……好……”

皇甫溟侧身坐下,右臂搭在少年身后的椅背上,左手执起少年一缕发丝,放在鼻端轻嗅了嗅,才道:“小东西,你想怎么赌?”

苏千澈并未理会他的举动,浅浅笑道:“男子骑射比赛,若是我胜,皇甫殿主便不可再纠缠与我,最好不要在我身边方圆十丈处出现。”

“若是爷胜,小东西就任由爷处置?”皇甫溟道,声音低哑带着淡淡磁性,听得众女浑身一阵酥麻。

“不,若是皇甫殿主胜,我便离皇甫殿主十丈开外,绝不近身半步。”少年笑意盈盈地说道。

咔。

仿佛有石化的声音响起,少年嘴角笑意更深。

简璃微垂着眼睫看着二人,神色莫名。

“小东西,你糊弄爷?”血衣男子双眸危险地眯起,殷红薄唇紧贴在少年耳畔,缓缓道。

“皇甫殿主,难道你听不出来,本公子很不喜欢你么?”苏千澈猛然转头,伸手,两指瞬间捏住男子下颚,眯起眼看着男子赤瞳,微阖的眸底邪气凛然:“不要随意招惹本公子,本公子耐心有限。”

血衣男子愕然片刻,随后眸底很快便被赤红暗芒覆盖,嘴角笑意越发邪肆惑人。

此时的皇甫溟危险至极,少年却似毫无察觉,纤指放开男子光洁下颚,缓缓滑到男子胸口,指尖停在胸前血色妖娆的罂粟花上,狠狠地戳了戳,红唇半勾,眸底染上笑,“或者,皇甫殿主是想,在心口再开出一朵罂粟。”

“小东西,你真是让爷越来越喜欢了。”皇甫溟低哑的嗓音响在耳畔,血色薄唇缓缓开合:“爷和你赌。”

苏千澈愣了愣,又听他接着道:“若是平局,小东西便不得离开爷身边一丈开外。”

平局?骑射比赛,怎么控制平局?

可若他没有把握,又怎会答应和她赌?

正在少年疑惑之时,一直未说话的简璃开了口:“不要和他赌。”

东刖重信,两人设置的赌局一旦成立,即便是皇上,也插不得手。

苏千澈转头看向他,为何他要插手?莫非,这里面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规则?

“这是本座与小东西的事,璃王殿下,你出口阻止,怕是有违道义。”皇甫溟双眸眯起。

“呵,皇甫殿主利用阿十不懂规则,才是胜之不武。”简璃道,不管皇甫溟神色如何,转头看向少年,“骑射比赛过程中,可以以身体力量阻挠对方,只要皇甫溟有办法不让你出手,结果便只能是平局。”

“哦……”苏千澈点头,“原来如此。皇甫殿主好算计。”

“小东西,没有赌约,没有阻挠,你敢不敢与爷比上一比?”打算被拆穿,皇甫溟丝毫不恼,反而笑着问。

“皇甫殿主,激将法对本公子不管用。”苏千澈又恢复了慵懒的模样,仿佛刚才的邪气凛然完全是错觉,“若是你能做到不管胜负,都离本公子十丈开外,本公子可以和你赌。”

简璃双瞳里闪过一道暗光。

他已经说得这么清楚,为何她还要赌?

皇甫溟似是没有想到她会答应,片刻才答道:“本座向来守信。”

“阿十,不准上场。”简璃轻声道。

苏千澈看一眼白衣男子:“璃王殿下,我不是你的侍卫。”顿了片刻,她又道:“或者,璃王殿下想与我赌一场?”

看着少年微阖的眸子如平静的湖面,波澜不惊,简璃眸光微暗。

她做事,一向如此随心所欲,丝毫不顾忌后果?

“呵,小东西,爷还是低估你了。”皇甫溟嘴角笑意邪肆,赤色双眸里毫不掩饰的兴味。

敢如此当面搏简璃面子的,整个东刖,怕是找不出几个。

苏千澈斜睨他一眼,径直往场中走去。

血衣男子看着少年纤细的身影,转头,看向简璃,轻道:“司尊主,你给本座带来的小东西,本座很喜欢,为了交易维持下去,司尊主最好不要与本座抢。”

“你在威胁本王?”简璃抬手,手指轻轻摩挲着面具上的泪状纹饰,嘴角一抹笑,如风吹杨柳地轻柔,“皇甫溟,你别忘了,你也有把柄在本王手里。”

“啧,璃王殿下,一个女人而已,不要那么当真。”皇甫溟笑意盈盈地说道,“本座现在与小东西交流感情,便不陪王爷了。”

说罢,便飘飘然行去,血色长袍在风中漾出妖冶的弧度。

暗金色瞳孔里映出血衣男子如妖般惑人的身影缓缓走向少年,简璃如玉手指缓缓握起,瞳眸里闪过浓郁暗光。

直到简璃也离开,身后,把这一切尽收眼底的众千金才低低议论起来。

“那个血衣男子是谁,如此出色,以前怎么从未见过?”

“我知道,刚才他是与二皇子一起来的,应该是二皇子府上的贵客。”

“我也看到了,他就是与二皇子一起的!天啊,他到底是谁,竟然敢对璃王殿下如此不敬……”

“那个……你们不好奇那个少年是谁吗?”

“怎么可能不好奇!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快说快说!”

“我自然不知道,可是岚郡主不是知道吗?”

此话一出,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安初岚。

安初岚正看向场上少年,感受到众人如狼似虎的目光,顿时转过头,问:“怎么了?”

“岚郡主,您是不是认识刚才那位少年?”问话的小姐平日里便与安初岚关系较好,此刻也是毫无顾忌。

那位少年能引起两位如此出众的男子注意,必然有什么过人之处。

若是一位女子吸引了两位人中之龙的目光,千金们肯定恨不得把她大卸八块,可对方是一位少年,那感觉就很奇妙了。

两个男子同时心仪一个少年?怎么可能!肯定是因为少年有出众之处,让两人刮目相看,所以她们并不认为,少年的存在会对她们产生威胁。

见到众千金渴望的目光,安初岚也不隐瞒,清了清嗓子道:“诛神竞技场知道吧?”

众千金面面相觑,她们都是养在深闺的小姐,怎么会知道关于竞技场的事?

片刻有一人试探性地说道:“就是那个集齐了咱们东刖绝大部分精英的全国性竞技场?”

“那是。”安初岚一脸骄傲,仿佛诛神是她开的一般,“特别是墨玦阁下,酷帅无比,本郡主对他一见钟情……”

见安初岚一脸娇羞的小女子模样,众千金再次面面相觑。

“打住打住,先说那个少年……”

安初岚又陶醉了一阵,才开口道:“诛神竞技场,集齐了无数实力强悍的江湖人士和民间的隐世高手,特别是高级竞技场,里面的选手每一个都是以一敌百的好手,而刚才那位少年,十公子,年仅十四,便已经进入了高级竞技场!”

“哇……”一阵轻呼声,虽然许多千金都不知道实力强悍的真正定义,可是以一敌百却是非常理解,那个看上去如此纤瘦的少年,竟然能打得过一百个人?

若真是如此,那少年如此俊秀,实力又强,一些在家里不受宠的小姐便打起了小算盘。

她们配不上璃王殿下,但是配那位身为璃王侍卫的小公子,却是绰绰有余的。

安初岚虽然顽皮,却也是人精一个,见几个眼睛放光的女子便知她们心中所想,便道:“本郡主劝你们还是别想了,那十公子可不是什么善茬,听说她进入高级竞技场之前,可是连续杀了整整九个人。”

她的话说得很低沉,众人仿佛看到那少年与人浴血厮杀,浑身鲜血淋漓,嘴角带着邪气而嗜血的笑容的模样。

不少人都抖了抖,天,虽然各府后院争斗厉害,可真正杀人这种事情,还是连杀九人,却让养在深闺的她们无法接受。

安初岚很满意地看着她们害怕的模样,知道迷途知返就好。

“岚郡主,你还知道更多的吗?”一个小小而颤抖的声音响起,安初岚看过去,却见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少女。

少女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如浸在水里的黑珍珠,袖珍却略带挺翘的琼鼻,一张有些苍白的樱桃小嘴,若非脸色有些发黄,倒也是小家碧玉。

见众人都看向她,少女的脸瞬间涨得通红,刚要开口说话,却又似怕什么一般,立马闭了嘴。

安初岚看向少女前面的女子,刚才正是她狠狠地瞪了少女一眼,才吓得她住了嘴。

那女子是户部侍郎三房的女儿,俞家四小姐,看来那位少女是户部侍郎家的小姐了。

“你还想问什么?”安初岚又转头看向少女。

“没……没什么……”少女连连摇头,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

“那样嗜杀的人,竟然也有人喜欢,莫不是傻的吧?”有千金立马道。

俞四小姐又狠狠地瞪了少女一眼,才道:“不必理会她,没见过世面的小……没见过世面的人而已。”

如此胆小又从未见过的少女,在府里必然不受宠,其他千金心知肚明,对俞四小姐的话也是极为赞同。

“唉,我们府上也是,那位妹妹又胆小,脑袋也有些不灵光,我爹娘都不敢让她出来,就怕不小心冲撞了贵人。”

陈媛不屑地看一眼少女,扬声道:“这样的人放出来干什么,丢人现眼。”

“陈二小姐说得对。”俞四小姐连连道,随后又瞪了少女一眼,沉声道:“没听到陈二小姐的话吗,还不快站远点,别碍了陈二小姐的脸。”

少女脑袋埋下去,几乎贴在了胸口,她声音小小又慌乱地连声道:“对……对不起……”然后扭头,直接跑了出去。

俞四小姐眉头微皱,似乎少女的做法让她极为不满意,“不用管她,小妾生出来的孩子,就是这么娇气。”

这个小插曲很快过去,安初岚似乎有事,也临时离开,比赛已经正式开始,众千金的目光都被比赛场上的男子吸引了过去。

每一组比赛两人,两人分别背着装着十只箭枝的箭囊,箭枝分红色尾羽与蓝色尾羽,比赛结束,射中箭靶环数更多者获胜。

此刻,马背上已经有二人跃跃欲试,只待太子一声令下,便会开始刺激的骑射比赛。

与女子们的比试不同,男子们若是在骑射场上表现突出,极有可能被皇上看上,若是表现出色,即便成为御前侍卫也不是不可能,所以男子们对于比赛激情更甚,他们急切地想要在众人面前证明自己一番。

随着简沐欢一声‘开始’的声音落下,两匹骏马便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箭靶离出发地有一段距离,参赛者适应了马儿的速度之后,便会准备拉弓射箭。

因为在高速运动中,想要射中箭靶极为不易,参赛的两位公子虽已竭尽全力,成绩却也不尽理想,甚至还有几次脱靶,比赛很快结束,两人都无奈地摇了摇头。

比赛一轮一轮地继续,前面几轮都没有表现出色的人,连站在远处观看的侍卫都不由一阵唏嘘。

这些公子哥虽然不少在府里培养过,却没有经过实战,很难掌握到射箭的精髓,一上了马背,更是拿捏不准力道和准确度,最后只能以惨败告终。

再下一场,便是安国公府的小公子安初年和礼部侍郎三少爷唐嘉,安初年上场,便有几位小姐眼睛一亮。

安初年也是个风流人物,面容俊秀,唇红齿白,又被安国公和家里的老太君捧在手心里宠着,自然而然便吸引了一些千金的目光,不过想到安小公子喜欢的是礼部尚书陈府上的陈二小姐,还对她痴心不悔,她们的目光又暗了下去。

“哎,那不是安小公子吗?”俞四小姐看到安初年上场,连忙笑着对陈媛道,“安小公子长得俊俏,身世也好,喜欢他的千金小姐不知多少,可他却对陈二小姐痴心不悔,陈二小姐真是魅力无穷。”

身为女子,这样的夸赞谁不喜欢?被无数人喜欢着的人喜欢,更是一种荣耀。

陈媛不屑地看了安初年一眼,嗤笑道:“那样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本小姐怎么可能看得上?”

“那是当然,陈二小姐天生丽质,京都能配上陈二小姐的公子可没有几个。”俞四小姐恭维道。

安初岚不在,她们说话也没有了顾忌。

“以后别在本小姐面前提他。”虽这般说着,陈媛却丝毫没有责怪俞四小姐的意思,显然对这样的恭维极为受用。

苏凝雪紧咬着牙,若是在以前,这些人恭维的都是四姐姐,因为她们三姐妹关系好,连带着她也能受到不少赞赏,可是四姐姐和三姐姐出事,她们就完全无视了她,仿佛她不存在一般。等四姐姐当了太子妃,她一定要让她们好看!

说话间,安初年与唐嘉已经骑着骏马跑到了第一个箭靶面前,俊秀的小公子双腿紧紧夹着马腹,反手从箭囊里取出一支箭,弯弓,射箭,动作一气呵成,长箭穿透空气,急速向箭靶射去。

安初年没有看射中了几环,骏马继续往前奔去,很快他便再次取箭,射箭,十支箭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已经完全射出,每一支都稳稳地插在箭靶上,没有一支脱靶。

检查箭靶的人快速上前查看,又把每一个箭靶上的箭都取下来,再回到场中,高声宣布道:“安国公府的小公子安初年,共七十七环!”

“哦哦~”侍卫们发出一阵欢呼声,骑射能射出七十环,便已经是极好的成绩,对于这些养尊处优的公子哥,更是难如登天,安初年能射出七十七环,在一群公子少爷里绝对属于佼佼者。

而在远处观看的大臣们也都纷纷向安国公道夸赞安初年,什么英雄出少年,什么人中龙凤将来必然大有作为,安国公虽知道他们没有几个真心,却也极为高兴,不断摸着胡须,一张脸上满是笑意。

而女子席上,不少女子纷纷道:“那安小公子可真厉害,此次秋猎之后,他的名声必然会更加显赫。”

“再显赫又如何,陈二小姐还不是看不上他。”俞四小姐轻笑道。

“那是,安小公子哪里配得上陈二小姐?”几个小姐附和道。

陈媛轻哼一声,满脸高傲之色。

“快看,安小公子在看陈二小姐!”

众千金随之看过去,却见安初年正一脸兴奋地朝这边挥手,似是想要告诉陈媛他成绩出色的好消息。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陈媛高昂着头,像是一只高傲的天鹅。

虽然她不喜欢安初年,可别人艳羡的目光,却对她极为受用。

“蠢货。”不知何时回来的安初岚双手叉腰,怒瞪着远处傻子一样的安初年。

安初年似接收到了妹妹充满怨念的目光,连忙转过身去,和唐嘉勾肩搭背地离开赛场。

“哼,真是个傻子。”安初岚骂骂咧咧地坐下,极为不满。

“岚郡主,刚才安小公子比赛得了七十七环呢,好厉害!”一个女子星星眼,一脸娇羞。

安初岚立马变了脸,一脸神秘兮兮的笑:“怎么样,本郡主的哥哥很帅吧?秋日宴结束,本郡主便把你介绍给他认识,你一定要吸引住他的目光,别让他被高傲的孔雀勾走了。”

“你说什么?”陈媛皱起眉。

高傲的孔雀,是指她?

“额……”刚才说话的女子一脸懵,完全没想到不过是汇报了一下成绩,便被生生扯入了漩涡之中。

“哎,本郡主的哥哥虽然眼瞎了点,但其他地方还是好的,所以你不用担心以后的幸福。”安初岚无视陈媛,继续忽悠。

反正不能让她那个瞎了眼的哥哥继续喜欢陈媛那只骄傲的花孔雀。

“额……”女子继续懵。

好在这时,又有高呼声传出,解救了女子,女子擦了一把汗,连忙往场地上看去,这一看,顿时眼睛都瞪圆了。

此次下场的,竟然是太子殿下和苏府大少爷!

苏府大少爷苏煊铭,武力高强,内功深厚,江湖上少有敌手。年仅二十二,却在十年之前因杀了一位杀人如麻的魔道高手,便名震江湖。为人冷酷无情,只对练武兴趣十足,绝对的武痴一个。

可是这样武痴的苏大少爷,却是长得俊美无铸,轮廓深邃如斧刻刀凿,双眸幽深如极夜,不时闪过摄人的深蓝色幽芒,显得极为神秘又迷人。

太子殿下简沐欢,更是不用说,阳光明媚,如初升朝阳般的温暖人心,两人同样俊美高贵,却是一热一冷,仿佛烈火寒冰,两人一出现,变形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

场外,苏千澈双手环胸,眸光凝视着场中身姿挺拔的苏大少爷。

传说中冰冷无情,对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都不管不问的苏大少爷,为何会对原主有如此深厚的感情?

不远处传出各种少女的低呼声,便能看出来这位苏大少爷在众千金中有多受欢迎。

简沐欢依旧笑意盈盈,仿佛他自身便是一个巨大的发光体,脸上的笑容比之天空的太阳还要耀眼几分。

在他身侧,苏煊铭依旧一脸冰冷,薄唇微抿,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骏马在他们身边打着响鼻,两人同时上了马,又在一声令下之后同时飞奔出去。

“煊铭,对本宫,你不必手下留情。”马背上,简沐欢转头看向与他并驾齐驱的玄衣男子。

苏煊铭薄唇微抿,冷声道:“殿下多虑了。”

说罢,男子一夹马腹,骏马化作一道闪电疾驰而去,苏煊铭一脸冷色,取箭动作快得只剩下残影,众人甚至没有看清他是如何动作,只见到男子手中弯弓拉满,只听‘唰’‘唰’‘唰’连续数道破空声,男子再次停下之时,便已是终点。

简沐欢见他认真起来,便会心一笑,煊铭是如此出色,他又怎么能落后?

同样如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充满力量与美感,简沐欢在阳光下弯弓射箭的动作,竟似比天上的秋阳还要耀眼几分。

十支箭不过片刻便已全数射出,简沐欢带着灿若昭阳的笑,来到苏煊铭身边。

两人速度极快,众人甚至还未反应过来,两人的比赛便已完成。

过了片刻,数环之人才反应过来,顿时跑到箭靶前查看。

跑到第一个箭靶前,看到上面两只箭头几乎贴在一起,全都正中红心,那人顿时激动起来,高声道:“都是十环!”

随后他又跑到第二个箭靶前,顿时更加激动:“两个十环!”

场地上只剩下数环之人激动高昂的声音:“十环!”“十环!”

最后,十个箭靶全部数完,两人竟都是满环,整整一百环,无一失手!

听到宣布成绩,场上有片刻静默,随后便是如潮般汹涌的欢呼声,无数公子少爷以及被允许观看的侍卫跑到箭靶前,去观看这一奇迹。

两人比赛过程中速度飞快,快到甚至连箭靶都看不清,在这样风驰电掣的速度下,他们是如何做到十箭全中的?

往年太子虽然主持秋日宴,却从未下过场,更不用说几乎从未在秋日宴上露面的相府大少爷,此刻两人一出手便说如此震撼人心的一幕。

简沐欢转头,看向造成了轰动却依旧一脸沉冷地从马背上跳下的苏煊铭,笑道:“煊铭,本宫现在可有资格与你并肩了?”

苏煊铭眸光闪了闪,似是回忆起什么,片刻,冷凌的薄唇抿了抿,道:“殿下,臣当时年幼无知,说出的话殿下不必介怀。”

“这么说,煊铭是同意了?”简沐欢的语气极为欢快,他笑得明朗,一双眼睛更是像揉入了六月里最灿烂的阳光。

苏煊铭垂下眸,道:“殿下,比赛已经结束,臣先行告退。”

看着他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简沐欢明媚的眸底一片黯然。

他总是这般,一直向前,留给自己的,永远是一道不可触摸的背影。

即便身为太子,有着所有人艳羡的地位又如何,他想要的,不过只是那人身边的一个位置而已。

------题外话------

感谢淡漠芽芽呀宝宝送的5颗钻钻~感谢可爱丶小仙女的钻钻和月票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