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摸也摸了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马车里很宽,布置相当奢华,里面放置着一张软塌,铺着高贵雪白的绒毛毯,苏千澈自动自发地躺了上去,双手枕在脑后,双腿交叠搭在软榻旁。

简璃神色如常,云烨却是满目震惊,能在主子面前表现得如此放松,她该不会真傻吧?

“王爷,你是如何认出我来的?”苏千澈翻了个身,右手支头,斜躺在软榻上,慵懒的眸子看向面前不远处的简璃。

简璃目光闪了闪,女子纤长的身体在软榻上舒展开来,身体曲线展露无疑。

见他不答,苏千澈眯了眯眼,“昨日王爷侍卫的‘指点之恩’,没齿难忘。”

既然他昨晚就已经认出她来,她也不跟他打哑迷了。

简璃也勾起唇角看她,轻柔的声音里却似有一股莫名的凉意,“苏小姐对侍卫真好。”

“自然,本小姐的人,还轮不到外人来管教。”

“外人?”简璃轻笑,如满树梨花朵朵绽放,“苏小姐进了璃王府,还把本王当外人?”

“不过是换个睡觉的地方罢了。”苏千澈掀了掀眼睫,“昨天王爷故意说出的许诺,是想让我用在今日之事上?”

简璃暗金色的眸看着她。

他当时确实是这般想的,若云焕胜,他便可以好好惩罚十一,若十一侥幸得胜,他也不担心,毕竟,她的婚约还没有解除,她必然不会想与他一起进璃王府。

却没想到,她似乎并不介意?

“本王的话,说到做到。”简璃道,“三日之内,把你的请求说出来。”

“不用三日。”苏千澈勾唇,眯着眼看他,“现在就说……”慵懒的目光似带着一丝笑意,“把司影,司公子……绑到我面前来。”

简璃暗金色双眸没有丝毫波动,薄唇勾了勾,“原来,苏小姐心仪司影。”

“心仪倒算不上,不过有些兴趣。”苏千澈挑眉,“你认识他?”

“略知一二。”简璃眸光动了动,轻道,“不过,他行踪诡秘,要绑他有些困难。”说着,男子摇动轮椅来到软塌前,微俯下身,看着软榻上慵懒的女子,“可否换做本王?”

“你?”苏千澈缓缓坐起身,抬手,“先验货,若是姿色过关,也不是不可。”

清透的眸子映着女子缓缓伸向他的白皙手指,简璃眸底闪过一丝暗金光芒,他缓缓启唇,“苏小姐可做好看本王真容的准备了?”

“嗯?”女子刚要碰到面具的手指顿了顿,手底下,银制的面具似散发着丝丝寒气,透过空气传到她的指尖,“难道看了王爷,就要负责?”

“当……”

一阵突然的抖动打断了简璃的话,马车颠簸了一下,两人的身体都晃了晃,女子还未来得及收回去的手,直接按在了男子左侧脸颊上。

空气静默,只能听到马车车轮压过青石路时发出的轱辘声。

指尖上是金属的冰冷质感,掌心却是凝脂般温热柔韧的触感,眼前是璃王陡然炽烈的眼神,寸寸金芒仿若化成实质,似能把人灼烧殆尽。

不就是摸个脸么,至于这么激动?苏千澈眨了眨眼,愣了一瞬才慢条斯理地把手拿开。

“算了,还是不看了,等我哪日想负责了再看。”女子懒懒躺了回去,手指无意识地握了握。

真是奇了怪了,怎么手上仿佛有电流一般,酥酥麻麻的?

眸光很快恢复平静,简璃张了张嘴,无声地吐出两个字:“晚了。”

摸也摸了,亲也亲了,现在想跑?

抬手,如玉晶莹的指尖抚过刚才被女子碰过的地方,简璃的嘴角勾出一朵春日里最柔和的笑。

感觉,似乎还不错。

马车很快便到了璃王府,一路所见,让苏千澈不得不感叹,简璃可真是奢侈。

满目奢华的汉白玉建筑,亭台楼阁,无一处不精致,小桥流水,无一处不高雅,连铺在路面的鹅卵石,都是完全相同大小,浅浅的白,没有一丝杂色。

偌大的王府,却极少看到丫环小厮,一个黑衣侍卫带她去了临时下榻的独栋阁楼,便垂眸走了,一句话也没有多说。

苏千澈看了看房间,一双从来微阖的双眸,顿时瞪大了。

降香黄檀做床,雪白的蚕丝纱帐,散发着丝丝暖意的玉枕,雕花镂空金丝檀木衣柜,黄花梨木圆桌和配套的凳子,一整套羊脂白玉茶杯,色泽温润,做工精致,窗台前一株不知名的花,不知品种,盛装用的花瓶却是前世最为名贵的青花。

墙上挂着一副简璃亲自题笔的水墨画,看手法,便知是大师所做。

满屋子都散发着高雅却又低调奢华的气息。

苏千澈默默咽了一口血,果真是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力。

坐在价值几白两银子的凳子上,用同样价值几百两银子的茶具,缓缓倒了一杯茶,苏千澈放在唇边抿了一口。

似乎,用天价茶杯喝茶,也并无什么特别的味道。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传来侍卫的声音,“苏小姐,主子请您过去一趟。”

“嗯。”苏千澈答道,又喝了一口茶,才放下茶杯走出去。

等离开璃王府的时候,便把这些东西全部打包带走,肯定够她逍遥一辈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