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许唯一脸色通红埋在他怀里,对于他,她现在越来越不适应,每次总是这么坏。

他手掌摸着她心脏的地方,还低头靠近亲吻,她觉得有点难为情。

她伸手轻推开他,“唔,池煦……”

他抬起头来,双眸通红不已,双手紧紧搂住她腰间,“怎么?许唯一!”

“你不要亲那里。”她咬着下唇,声音都发抖。

池煦勾唇一笑,把她衣服解开,“这样确实不舒服,要把碍事的衣服解开。”

她怔了一下,摇摇头,“不是这样,脱了也不能亲。”

这样她会更加不好意思。

他看到她双颊绯红,吻着上去,声音喑哑,“你真可爱,我很喜欢你。”

也不知道说着说着就动情,对她真的无法压抑,心里只想爱意更加浓。

许唯一继续埋在他怀里,羞得不敢抬头看他,“你可以了吗?我想睡觉。”

“你觉得我有这么快结束?”他反问一句。

目测应该还没有,可是现在已经很晚,明天就起不来。

她咬着红唇,小声地问到,“你明天不是要去威尼斯人娱乐场?怎么还不休息!”

每次害羞的时候她就这样问到,才能让她没有这么害羞。

“宝贝,我想一直陪着你。”他手指越伸越近,把她的衣服全部解开,也把自己的也麻利解开。

她其实不需要他总是这么陪自己,因为她有点累,他也需要休息。

“你要好好工作,要不然没钱,我就不嫁你。”她双手勾住他腰间,接受他一切的热量。

“我的钱你觉得还不多吗?够我们过几辈子好日子。”他低哼了几声,“再者我们现在结婚了,你怎么也逃不出我手掌心。”

他真是越来越坏,不过她很喜欢他说的话。

许唯一眉头皱得越来越紧,抱住他也很用力,身体往后仰着,“池煦,明天还是去上班,要好好休息。”

他的女人是不想他好好陪她。

“你想我去上班,你准备做什么坏事?”他把她身体捞回来,让她眼睛看着自己。

她感觉有点难受就动来动去,声音有点含糊,“没有,只是想你不要耽误正经事。”

他嘴唇微勾,手指捏住她下巴,“现在我们这样才最正经不过的事情。”

原本他很矜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得这样,果然,男人还是信不过。

“这样才不正经,你每天就会欺负我。”她咬着下唇,抗议地说了一句。

“嗯。”他低沉了一句,“今天是你主动,我是被迫。”

这么一说,让她脸色更加红,心里也有小倔强,“一次就好,你还继续。”

池煦看着她嘟嘴的样子,喉结上下滑动,吻了上去,“我爱你,许唯一!”

所有情侣都喜欢彼此说情话,尤其是这种情况。

许唯一听着也自然开心,也顺着他意思。

一想到他做了这么多事都是也了自己,她心里就暖洋洋一片,怎么能够不喜欢他多一点,不爱他多一点。

他抱紧她身体,眉眼都是十分舒心,无论怎么宠,也是宠不腻,对她感情越来越深。

他又怎么会让别人伤害她,秦淮这人就是不识好歹,如果没了背后的人,死了一万都不知道!

随后不久,两人紧搂在一起,她声音哑得不能再大声说话,都是怪他。

“许唯一,以后别单独出去,答应我,好吗?”他在她耳边颇带着严厉问到。

她点点头,又咬了咬唇,“我知道……都带着保镖。”

其实她也不是这么弱小,但是和他正式在一起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弱小,需要他保护。

其实做一个被人保护的女人多好,可以好好享受自己男人的宠爱。

“可是你每次都不听话,我该怎么样才能让你长记性?”他咬了咬牙齿,字句从牙齿迸发出发,但是对她的宠爱不减。

“我每次都有带,只是保镖都被甩开,你应该提高他们的敏感力。”

“确实要提高敏感力,而且你也要提高。”他呼了几口热气,神情坏坏,“我发现我的许唯一也变得越来越敏感~身体!”

听着他调戏的话,她恨不得就想捂住他嘴巴,“不准你说这些话。”

“好,我不说。”他低沉爆发几声,“我爱你,永远不会离开你。”

这些话,她才是最喜欢听。

到结束的时候,那是后半夜,她最终在他身下沉睡过去。

池煦还是搂得她很久,心里是想着,怎么没有早点遇到她,如果早点遇到她,他就可以多和她在一起。

原来互相喜欢的人在一起,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他不介意,在她未成年之前遇到她,他还想陪她一起长大,这样也多乐趣。

很快就到了第二天,她感觉身体也没有这么累,是不是真的适应!

身体一动,就被男人搂得更紧。

“你松手,不能再要。”她惊讶看着他变化,还是有点害怕。

“不会要,你睡多一会,陪陪我。”他声音迷糊,脑袋都埋在她怀里。

他说不要就不要,她还是挺放心。

“不睡,我得起床。”她嘀咕了一声。

池煦抬头望着她,亲着她唇瓣,“起来有什么事做?”

她发现起来没有什么事做,一直都在当米虫。

她突然想起什么就勾住他脖子,“池煦,我想去你威尼斯人娱乐场上班,这样我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

他用指腹刮着她鼻子,“想你都不要想。”

他不会让她去上班,一点也不想她这么辛苦。

她扁扁嘴,轻推开他一下,“为什么?我想去威尼斯人娱乐场,你为什么不给我去。”

现在她好无聊,感觉就是米虫的生活。

“在家好好呆着,等我回来好不?”他紧紧把她抱住,生怕她会闹小脾气,这样又不理会自己。

许唯一哼了一声,“你不给我去,我在家很无聊,你总得找点事情让我做。”

他听到之后唇角勾起,“我们正不是做吗?一做就停不下来。”

她感觉有点不对劲,想了想,脸色又通红,“你这个坏人,你到底想什么?”

“想你给我生个孩子,这么你在家还是有事情做。”他灼热的呼吸都喷在她脖颈上。

她立刻低垂脑袋,把自己缩进被窝,“你又来,都答应我,不会碰我,现在你又想。”

池煦再次把她搂紧,“想不代表要做,让我亲你。”

什么都被他说完,自己还是不够他斗嘴。

“我暂时还不想生孩子。”她叹了一口气,双手勾住他脖子,可是最近都没有用过,还是担心。

“许唯一,顺其自然,好吗?”他抱着她温柔地说到。

她感觉他不是在顺其自然,而是在卖力,都没有做保护措施,怎么是顺其自然。

她也知道他喜欢孩子,现在还想和他二人世界两年。

“池煦,以后我们得做安全措施,不能像今天这样。”她不只一次跟他讨论这个问题,每次情况都危机,谁都控制不了。

他吻了吻她唇瓣,“你还是不愿意和我生孩子?”

“不是,我怎么不愿意,如果不愿意我现在也不会在你身边,我想和你两人静静相处一段时间,还不想这么快要小孩子。”再者感觉所有的事情都是未完待续。

“好,我不会勉强你,你什么时候说可以,都可以。”他把她压在身下,从床边摸出一个东西,“现在就开始。”

许唯一睁大眼睛,“你……你怎么说话不算话,你去上班,人家累了要休息。”

他低头咬着她,“再给我一次好吗?”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现在还能拒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