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 划痕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结实的脊背刹那间被钦慕不算很长的指甲陷入,那完美的背部线条里,多了点划痕。

钦慕被迫仰起头,下巴被捏碎之前,还得承受着他凶猛的亲吻攻击。

欢爱后,钦慕趴在床上费力的喘息着,口干舌燥。

穆熠宸穿了睡衣下楼去倒了杯水上来,将她从床上捞了起来在自己的怀里,得意洋洋的望着她。

“穆太太要喝水?”

“不然还能喝什么?”

钦慕沙哑的嗓子发出来的声音,询问他。

穆熠宸笑的更得意了,如果不是她太难受,他真想在逗逗她,而现在,他只能喂她先把水喝了。

钦慕喝完水之后,整个人像是在沙漠里干死了好几天,终于活过来。

穆熠宸放开她,转过头去放杯子,钦慕就坐在一旁懒懒的望着他。

穆熠宸一回头,正好跟她四目相视,钦慕冲着他笑了笑,然后又靠了过去在他的肩膀上。

“老实说,我有点吃醋呢!欢欢那丫头跟我一块在巴黎长大,可是现在她竟然给你亲,却不给我亲!”

钦慕抵着他的肩膀,吐槽。

“你不是有我亲吗?”

穆熠宸低声问她,抬手轻轻地将她的肩膀拥住。

“唉!看来,儿子女儿我是靠不住了,只能靠你了!”

钦慕沉声叹了一声,抬眼看向穆熠宸。

“这主意不错!”

穆熠宸也轻笑了下,他最喜欢的,就是他老婆依靠他。

最讨厌的就是她太自立,以前无论遇到什么事总也不跟他说一声,他还是更爱现在,靠着他,会妥协的钦慕。

两个人真的睡下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不过或者是心情太好,钦慕醒的很早,早到可以陪着爷爷去练太极,享受美妙的早晨。

虽然冷了点,不过这点冷,好像……

她以为她可以承受,结果就是,享受完美妙的早晨后,中午在工作室里就开始不停地打喷嚏。

她一边擦着鼻涕一边给赫连好回信息。

大慕慕:“我们没有吵架!”

好大夫:“不用哄我开心了,昨天上午你们俩走的时候还冷着脸,我本来就很愧疚,你这样说我更愧疚了!”

钦慕这才突然想起来昨天的事情,无奈的轻笑。

大慕慕:“可是昨天下午穆总来接我下班,晚上表现也很好,昨天上午的事情我已经忘记了。”

好大夫:“……”

大慕慕:“笑脸,笑脸,笑脸!”

好大夫:“那中午,约个饭?”

大慕慕:“你带午饭过来跟我吃吧,小美不在,我都出不了门了。”

所以中午赫连好真的买好了午饭去她的工作室,深冬里,湖面那层薄冰结的越来越往里,赫连好的车子停在停车场后还往湖面上看了眼,然后拎着食盒进了工作室。

这时候大家都出去吃饭了,只有钦慕在会客区的沙发里坐着,一边跟客户通电话,抬眼看着赫连好,指了指沙发让她先坐下。

赫连好轻轻放下食盒,脱下大衣后把大衣轻轻地放在沙发上搭着,然后坐在沙发里,把食盒里的食物一样样的摆放出来。

钦慕挂了电话后就忍不住感叹了一声:“哇!好丰盛啊!”

“还都是你爱吃的呢!弥补昨天我跟景峰犯的错误!”

赫连好低着头一边分碗筷一边对钦慕说。

“你还真当回事啊!我跟穆熠宸早就不在为了这些小事吵架了,倒是你跟景峰,其实昨晚我看你们那样子,以为你们和好了呢。”

钦慕敏锐的眼眸看了眼赫连好,有些担忧。

“哼哼!那说明我的演技很不错啊!改天我不当大夫了,你介绍我进娱乐圈,说不定我也能买个影后当当。”

赫连好貌似开玩笑的口气,但是她的心情明显并不怎么好,都写在脸上,无法隐藏住。

“嗯!倒是好主意,说不定还会有一二三四个帅的一塌糊涂的男演员为你倾倒,天天追着你身后面,送包包,送钻石,送名车。”

“哈哈!如果真是那样就好了,叫他景峰也尝尝没有安全感的滋味。”

赫连好听后稍微得意,还有点眉飞色舞,尽管心里并没有那么开心。

钦慕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吃饭前还是不忘说一声:“其实我觉得景峰没有问题。”

“我当然也知道他没问题,不过他跟那个女孩子必须分开,不能在同一个地方上班。”

赫连好说道,这也是她的底线。

钦慕抬眼看她,想了想,又好奇的问:“你跟景峰说过了吗?”

“我还要说的这么直接?我觉得我表现的,比说的更能让他懂,只是他不愿意去得罪他们领导而已。”

“会不会是另一种可能?”

钦慕听后疑惑的反问。

“什么另一种可能?”

赫连好端着米饭碗,抬眼看着钦慕。

“他只是不想用自己是景家大少的身份强迫别人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呢?”

钦慕又问。

赫连好……

“以景家在荣市的地位,人际关系方面不用我多说你也知道吧?今天这个女孩子追求他,他让这个女孩子别干了,明天再来个女孩子崇拜他呢?后天又再来一个呢?他总是给领导施压,让同事怎么看他?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领导?”

钦慕又跟她分析道。

赫连好听后没有说话,眉头微微皱着,低头夹了几粒米饭放到嘴里,却是在慢悠悠的,用力的咀嚼。

“你干嘛跟我说这么多,想让我对他也愧疚啊?”

赫连好闷了半天,突然憋出一句,表情却是不似是刚刚那么沉闷了。

钦慕轻轻地笑了下:“那,给你块排骨,别说我不爱你啊!”

“切!我看你更爱景峰!”

赫连好看了眼排骨,吐槽。

“哈!全世界都知道我最讨厌他!”

钦慕否定。

“这倒是真的!连景峰自己也说,在荣城,你最讨厌的人肯定是他了。”

赫连好突然心情就好了起来。

钦慕无奈的看她一眼,忍着笑又给她加了块排骨:“你最近都瘦了,再多给你一块!”

“哇!你到底是关心我,还是想让我发胖啊?你自己怎么不吃?”

“我吃啊!剩下的我全都吃完!”

两姐妹不多久就互相怼起来,却是心情放松好些。

赫连好下午从钦慕那里离开后,开车在路上,一直在想景峰跟那个女孩子的问题,最后却还是无奈的叹了一声,车子在去医院的路上,遇到车祸事故,她下意识的就把那些儿女情长抛到一边,把车子停在旁边就下车,冲了过去大陆中央。

警车还没到,车里的人头破血流,车门打不开,一些人都在围着看热闹,她转眼又看向旁边的那辆车,那辆车已经在漏油。

警车过来的时候,她立即协助将伤者从里面小心的抬出来,等救护车赶到,她已经差不多要给两位司机做好急救措施,也幸好车里没再有其他人。

等到警车跟救护车都离开后她马上就往自己的车子那里跑,却是在拉开车门以后下意识的又往那边看了一眼。

面对这些,那些令她头疼的事情到底又有多严重?

赫连好在去医院的路上主动给景峰打了电话:“晚上早点回家!”

景峰穿着制服刚办完事情回检察院,接着他媳妇的电话,有点发懵,下意识的回了声:“嗯!”

“那挂了!”

赫连好匆匆的挂了电话,像是很急的样子,景峰一边往自己的办公室走一边皱着眉头看着手机,他真的懵了,不懂他媳妇怎么突然主动给他打电话,总不是钦慕跟穆熠宸昨天吵翻了,然后要迁怒到他吧?虽然昨天他不太厚道,但是说实在的,他早就想坑一坑穆熠宸了。

景峰回了办公室,门一关,拿着手机拨了穆熠宸的号码。

穆熠宸还在跟秦逸吃饭,接到他的电话还有点不适应,跟秦逸说了一声后接起电话:“喂?景检这个时间怎么有空给我等小民打电话?”

“别说这些没用的,你跟钦慕怎么样?昨天回去后没再冷战或者吵架吧?”

景峰电话里问道。

穆熠宸皱起眉头:“我们为什么要吵架?或者冷战?”

“哦!”

景峰站在窗口有点不理解的答应了一声,又长吸了一口气,现在他更傻眼了。

穆熠宸挂掉电话后对秦逸嘀咕:“他问我有没有跟钦慕吵架!”

“呃!他受什么刺激了?怎么会问这种奇怪的问题?”

秦逸不知道昨天上午的事情,所以以为景峰肯定是受刺激了。

“可能他跟赫连好在冷战。”

穆熠宸只有这一个想法。

秦逸不怀好意的笑了声:“他们这次吵架好像吵的有点时间太久了。”

“嗯!”

穆熠宸答应着,然后端着酒杯轻抿了口。

“想想,几年前,我们还是一群单身汉,但是自从你结婚后,一个个的,好像都生怕自己找不到媳妇,好像是都赶着去把婚结了。”

秦逸端着红酒晃了晃,却是没有喝,又放在桌上,跟他聊起。

“我结婚跟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一个个的都那么激动。”

穆熠宸轻笑着问了声。

“说来也是!本来也没关系,但是看到你婚后那么幸福,兄弟们就靠不住了。”

秦逸望着他,像是在望着他这些年跟钦慕的所有事情一样,很是长远的那种眼神,嘴角的隐隐笑意,更是带着几分体谅。

穆熠宸靠进了椅子里:“钦慕回国后改变了很多,尤其是我们有了穆程阳以后。”

穆熠宸的眼神看向窗外,他跟秦逸撇下溪梦找了这个僻静的餐馆来吃饭,环境偏为幽静。

窗外是一大片竹林,让人有种想要钻进去,将那些竹子一根根的去掰扯清楚的冲动。

“这么说来,钦慕的改变可能跟你没关系,只是因为你们儿子。”

秦逸笑着说道。

穆熠宸听后抬了抬眼,哼笑了一声。

“你是妒忌吗?”

穆熠宸问道。

秦逸喝了口酒,差点喷出来:“我有什么好妒忌?”

“哦?你没有妒忌?我现在是最幸福的人!”

穆熠宸说着他是最幸福的人的时候,真的满脸上都写满了骄傲。

“你们现在才结婚几年?我们都等着你们的七年之痒呢,不能从在一起算,要从婚后算,等你们俩熬过了七年之痒,我们才准备去羡慕妒忌。”

秦逸对他提到,几个男人没事在一块喝酒,就聊这些无趣的事情。

不过穆熠宸是第一次知道,他的好兄弟们私底下又拿他跟钦慕的感情来打赌了,不过也罢,犯不着生气,反正他也会跟钦慕拿其他人打赌。

“七年之痒很可怕的,你可要小心点!”

秦逸又说了句。

“嗯!七年之痒很可怕的,你也要小心点!”

穆熠宸点点头,煞有其事的。

不过穆熠宸心里才不相信他跟钦慕会在第七年有什么问题,毕竟,他们之间已经经历了不止一个七年。

别人说婚前婚后不一样,他们的不一样,只是比以前更加相爱,有勇气去表现爱而已。

穆熠宸下午给钦慕发了信息:“我去接你!”

钦慕没第一时间看到,认真画图到忘我。

穆熠宸便把电话打了过去,钦慕听到电话响的时候已经过了几秒,但是她听到后,一看到是穆熠宸的电话便立即接了。

“在干么?发信息怎么不回?”

穆熠宸低声问道,正在下楼去开会的途中。

“在画图,你发信息了吗?我刚刚没听到。”

“这么专注?”

穆熠宸问道。

“嗯!不过,听上去你好像也很忙!”

正好有几个人从穆熠宸身边经过,跟他打着招呼,穆熠宸便停下来,站在墙根跟她继续电话。

“要开会!我下班的时候过去接你,你别自己开车回去了!”

“好吧!你不用急着赶过来,我有几张图需要认真修一下。”

钦慕本来还想加班,现在觉得肯定得了。

“你什么时候这么专注的想你老公一下?”

穆熠宸看其他人都进去了,他也不方便让大家等太久,便问了她那一声,然后才往里走。

“我,不画图的时候,满脑子只想你。”

钦慕立即表白。

“我先开会!挂了!”

穆熠宸进去会议室的时候对她轻轻讲了一声。

“嗯!”

钦慕答应着,听到那边挂了之后她才放下手机,却是不自觉的嘁了一声,心想,你又抽什么风啊,我亲爱的穆总。

——

赫连好下班后便去了超市,然后买好了食材,比景峰早一些回到公寓。

景峰回去的时候已经闻到厨房里有香味了,放下公文包跟外套后就直接去了厨房。

他的脚步很轻,轻到赫连好太专注的忙着她厨房里的事业,都没感觉到他回来。

景峰双手搭在吧台上,看着里面忙碌的女人,心里一阵阵的犯嘀咕,她这突然的,这么积极的煮饭,实在是,不是她的性格。

赫连好炒完一个菜,端着转身要放到吧台的时候才看到他,景峰轻轻一笑,笑容有点僵硬,因为他心里太紧张。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赫连好问了一声,有点惊着了!不知道他在后面看了多久,不知道自己这样子主动,是不是弱爆了。

“有那么几分钟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景峰轻声说着,猜想自己会不会是无意间忘记了什么重要的日子。

“什么日子?十二月初五?”

赫连好想了想,然后回答他。

景峰轻笑了一声:“我说的不是日期,你今天怎么亲自下厨?”

景峰低头看着吧台上的菜,感觉还不错。

赫连好突然手没地方放,下意识的想找个口袋,可是穿着围裙,找不到口袋,就在围裙上用力的擦手。

“呃!其实就是突然想煮饭而已!”

赫连好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一个‘还行’的借口。

“哦!”

景峰没再多问,眼神却总忍不住去看她,看她的表情有点不自然,不太确定她是怎么了,只是绕过去,走到她身边:“把围裙给我系上!”

“干嘛?”

赫连好转眼看着他问。

“我来做!你去休息!”

景峰说道,已经在认真刷锅了。

赫连好只是条件反射的将腰上的围裙取了下来,然后帮他系上。

才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地抱过他了。

这阵子……

景峰本来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但是她长时间站在他背后没动,都忘了帮他把带子系好。

“赫连好,你有心事?”

他稍稍转身,望着正在失神的女人问了声。

赫连好抬了抬眼,但是又立即垂下了,只是迅速地帮他系好了带子,然后一边往外走一边低喃:“没有!”

景峰被她搞的有点过分紧张,不由自主的沉吟了一声,不知道该怎么问出来她心里的事情,心想,总不是医院里又出了什么事吧?

每次他们科室里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她就会很沉重。

不过,从没像是今天这样,回家煮饭。

景峰把剩下的菜都煮好了,都端到餐桌上后去叫她吃饭,那时候她正端着杯水站在客厅的阳台上看风景呢,他想应该是看风景吧。

其实她只是突然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关于,她不想再继续跟他冷战。

“最近你们单位还很忙吗?”

吃饭的时候,赫连好问了声。

“还好!你到底怎么了?”

景峰在感情方面,真的是想法很单一。

餐厅里的氛围有点古怪,景峰有点受不了她这么低沉的折磨。

“没事啊!随便聊个天嘛!”

赫连好端起碗来,用力扒饭。

随便聊个天?

景峰这才突然想到这阵子两个人都没好好说话,然后又抬眼看她,突然轻轻扯了下嗓子,低头也端起碗来,吃饭。

“你们科室今天怎么样?”

景峰也问了句。

“我们科室今天下午倒是很安静,今天下午的小生命降生的并不多,不过我去找慕慕吃饭,回来的路上,救了两个人。”

赫连好想到中午的事情,有点自豪的跟他讲起来。

景峰抬眼:“救了两个人?”

“遇到一起车祸,有个司机酒驾,把车子开错了道,把另一条道上的车子给撞到路中间的栏上,那个防护栏都给撞歪了,两个司机也命悬一线。”

景峰只是听着她讲着,就眉头紧蹙起来。

“不害怕吗?”

景峰想让她离那些事故远一点,但是又怕她不高兴,便换了个说法。

“害怕什么?第一时间救人才是最关键的,我准备在进修一下这方面,当一个合格的天使。”

景峰不说话,只是眉头一直紧皱着,她想去进修?

“怎么了?你不支持我啊?”

赫连好看他表情不好,就问了声。

“支持!”

景峰低声说道,但是说完就后悔了,但是,时下他处于弱势,也不敢太强硬的反驳她。

“景峰!”

她突然叫他一声,非常专注的看他。

景峰夹了点菜放到碗里,又抬眼看她,但是表情依旧很凝重。

“我们和好吧!”

赫连好突然很坦然的说出这话来。

景峰……

“是我不对!我们是夫妻,我应该信任你可以把事情处理好的!我跟你道歉!”

------题外话------

推荐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威尼斯人娱乐场_威尼斯人官网_威尼斯人网上娱乐_威尼斯人网址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威尼斯人娱乐场_威尼斯人官网_威尼斯人网上娱乐_威尼斯人网址。”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合理’要求。

“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傅缓轻巧的回应。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

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