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 底气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夜色虽然很深,很冷,可是,十指紧扣的温暖,抵过风寒。

——

翌日早晨!穆宅!

因为昨晚回来的晚了些,所以俩人洗了澡就匆匆休息了,所以一大早的钦慕就被折磨的无法再入睡。

“穆熠宸!”

有些沙哑的嗓音,艰难的响起。

身后的男人不理她的哀求,手坚定地抚着她柔软的肌肤。

穆熠宸吻着她的颈上都是香的,情不自禁的在她的颈上流连亲吻,钦慕被他吻的喘不过气来,转过身去与他相拥着:“穆熠宸……”

“穆太太,别着急!”

穆熠宸看着她泛红的耳后,在她耳畔低喃着。

钦慕两条柔若无骨的手臂勾着他的脖子上,被他撩的,困难的喘息着,难过的有点想要哭了。

刚刚着急的也是他,现在说别着急的还是他。

“你就喜欢捉弄我!”

钦慕委屈的在他颈上一侧低喃。

穆熠宸轻笑了下,眼睛眯成一条缝望着已经被压倒自己身子底下的女人:“把捉弄两个字去掉。”

就喜欢……

穆熠宸轻吻着她,被子里轻微动荡,穆熠宸正投入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敲门,顿时身体绷紧。

“爸爸!妈妈!起床了!”

“太阳晒到屁股了哦!”

那姐弟俩在门口仰着头用力敲门,还大喊着。

穆熠宸趴在钦慕身上无奈的笑了声,钦慕也突然笑了下,胸口有点起伏。

穆熠宸稍微低眸,看到那里后忍不住就低吻下去。

那姐弟俩很习惯那样的恶作剧,并且乐此不彼,穆熠宸心想,还好他们夫妻性子好。

钦慕忍不住勾着他的脖子主动又去亲他:“别管他们!”

“穆太太果然很着急!”

穆总眼眸含情,俯视着身下沉迷于跟他情缠的女人说起。

“我就是着急怎么了?”

钦慕有点难过的,忍不住怒视他一眼,下一刻就忍不住自己动起来。

穆熠宸身上无疑像是被点了一把火,烧得越来越旺,转眼就反被动为主动,让穆太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等到两个人快活完了下楼,那俩小家伙早早的就已经端着饭碗在客厅里坐着小板凳吃饭了,看到他们俩下来的时候立即都垂下眼,喝粥喝的特别专注。

“哎呦!慢点!小心别烫着!”

冯芳华在旁边看着,忍不住焦心的叮嘱。

姐弟俩只怕被爸爸妈妈看出来那会儿是他们俩在敲门捣乱,所以大气不敢喘一口。

两个人走到沙发里坐下的时候先跟冯芳华打了招呼,然后看向那姐弟俩。

“这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呢?这表情好紧迫啊!”

钦慕忍不住歪着头看着他们俩的小脸蛋不轻不重的说道。

姐弟俩眼睛也没抬,把碗里剩下的一点米都刮的干干净净的。

穆熠宸坐在旁边看着,只漆黑的眼眸望着那姐弟俩一眼,然后就看向窗外。

现在老爷子带着管家又在外面练起来了,看那感觉,好像还不错。

“我爸呢?”

穆熠宸看了眼周围,问了声。

“你爸爸今天一早就去厂子里了,说是有几个客户过来,还要陪他们一块吃个早饭。”

冯芳华讲道,心里是不乐意的,但是穆子豪对这些事情一向心细,她也就没办法了。

“你们俩昨晚回来那么晚做什么去了?”

冯芳华反问了他们一声。

“昨天江之远跟安楠领证,晚上大家一起去庆祝了。”

钦慕回应她。

“这么快?”

冯芳华还有点接受不来,江家也没有提前告知过什么。

“嗯!他们俩也是突然决定的,恐怕家里长辈这会儿也才知道呢!”

钦慕又解释。

“你们这些小年轻可真有意思,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总这么不深思熟虑。”

冯芳华无奈的叹了一声,又跟钦慕聊起来。

钦慕有点尴尬的笑了笑,倒是穆熠宸,很是悠哉的转头看向自己的媳妇,有些事情,就是需要冲动。

如果他不冲动,钦慕就不会那么快成为穆太太,他们还要彼此隐瞒着那份感情到什么时候?

吃过早饭后大家都出去各忙各的,钦慕自己在家工作,打电话叫小美来家里送材料。

小美开着她的小黄车到了穆家,差点找不到他们主宅,好不容易找到了,庆幸的叹了一声,下车的时候带上材料。

“是小美小姐吗?”

阿姨从房子里走出来跟她打招呼。

小美跟陌生人很是礼貌的点头:“是的!您好!”

“你好!我们少奶奶在楼上等你呢,我带你上去!”

阿姨说着便在前面给小美引着路,小美抬眼看了看这栋楼,眉头不由的挑了下,但是还是立即跟上了阿姨的脚步。

到了楼上后阿姨敲了敲书房的门:“少奶奶,小美小姐来了!”

“进来!”

钦慕手里握着画笔更加快速的动作,将那副图迅速地结束,小美进去的时候就看到她在针对那块画板,所以习惯性的先噤声。

阿姨去给她们端吃的喝的,小美在旁边等了两分钟,钦慕终于把图画完,把笔放在一旁后抬眼看向一直站在对面等待的女孩子。

不看还好,一抬眼就看到小美的大眼袋,显然是没睡好。

“还好吧你?”

钦慕轻声问了句。

小美把材料给她放桌上,不太高兴的仰着下巴,垂着眼,看着桌沿:“反正你也不管我!我好不好的还要跟你说吗?”

钦慕听她那话就知道肯定是不高兴昨晚没将她送到那么多人的公寓去,无奈的轻叹了一声:“那你就不要跟我说了!”

钦慕说完便把材料拿到眼前去,从袋子里将那一叠材料都取了出来,然后认真的翻看。

“你真的不关心我了!你一点都不在乎我了!”

小美嘟囔着,要哭。

钦慕下意识的又抬眼看她,无奈的轻笑了一声:“我就是太在乎你才把你放到赵淮的车子里去的,除非你告诉我你真的不想跟他在一起了,你真的不想上他的车。”

“我……”

小美冲动的想要说,但是,她真的说不出口。

是的!她昨晚,如果清醒着,肯定就回大家住的公寓去了,因为理智让她不得不那么做,可是她喝醉了,所以被赵淮带走都有那么好的借口。

小美自己心里最明白,不愿意跟赵淮分开。

“唉!他真的是跟你开玩笑,你真的要因为这个玩笑跟他分开一段时间?闹一段时间的别扭?”

钦慕又问她。

“可是……可是……这样真的很没出息唉!”

如果一点反应都没有,就那么又跟他住在一起,总觉得自己好像低人一等,好像是高攀人家。

“出息?如果这就叫没出息,那么全天下的夫妻都挺没出息的,因为爱一个人不停的隐忍,怎么回事没出息呢?只是珍惜而已。”

钦慕听后耐着性子给她解释。

小美听着听着,渐渐地,心情竟然平复了一点,好像,也没那么多委屈了。

“小美小姐,我们少奶奶让我们准备了很新鲜的水果跟点心,听说都是你爱吃的,快尝尝。”

阿姨又走进去,端着装满水果的大果盘,还端着刚刚烤出来的点心跟茶水。

小美扭头看着摆放在小茶几上的事物的时候心里更是一阵感动,其实还没等转身她就已经闻到了香味,刚好早上又因为跟赵淮赌气而没吃早饭就跑出来,所以这会儿……

“谢谢!”

还是礼貌的先跟阿姨道了谢,阿姨点点头离开了,她又看了钦慕一眼:“那我……”

“快去吃!”

钦慕没笑她,只是看着她眼袋那么大,有点心疼。

“我一个人吃不完的,要不要一起?”

小美忍不住笑了下,有点害羞的问钦慕。

“那好吧!”

钦慕心想,你要是能吃完我才服了你。

于是两个人愉快的坐在沙发里吃起东西来。

小美说:“我今早醒来就发现自己在他床上,然后我就跑了。”

“然后呢?赵淮有没有给你打电话?”

“出来的急,手机跟钱包都忘了带!”

所以,早上才会挨了饿。

两个人并排着坐在同一张沙发里的,所以钦慕这会儿是扭着头看她,真是服了她。

“说实话,以前觉得你有点单纯,但是真的没觉得你这么傻!什么叫他的床?你们俩在一起交往了,并且打算结婚,他的就是你的。”

钦慕忍不住叹了一声,然后开始教育她。

“他的就是他的,怎么会是我的?你以前不是也常说,穆总的就是穆总的,你的就是你的吗?不会因为在一起而有什么改变。”

小美听着有点难以接受,就把老话题引了出来。

钦慕……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即便是我说的那样,但是你们俩既然在一起交往就是平等的,你没有一个他会为你认命的底气,他会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你的底气,怎么行?”

小美也扭着头看钦慕,听不太懂,所以继续低头吃东西。

钦慕又叹了一声:“小美,你必须要有这个底气,你并不差他什么,在这场爱情里,两个人的心都是彼此的,那还有些什么附加东西不能对方拥有?”

“你们家点心真好吃!”

小美这次听懂了,但是她心里总觉得不舒服,所以她想要引开话题。

“那你就多吃一些,楼下有个游乐场,你要是无聊,等下可以去玩玩,今天橙橙也不在家,你可以去放飞自我。”

“真的?”

小美突然来了精神。

钦慕……

真的是跟小美聊正事的时候,小美总是很不正经的理你,聊这些的时候,她倒是精神抖擞呢。

“今天我说的话你都记住了!即便分手的时候你是净身出户,但是在一起的时候也要底气十足。”

“我只是一个小助理!”

钦慕忍不住又多提醒她一次,小美终于忍不住说出这一声。

“你是小助理吗?你是JY工作室的行政助理,JY的高度你不知道吗?多少人挤破头进来,可是还不是因为你优秀,所以才没人取代你的位置。”

钦慕看向她,很是明确的,沉稳的,犀利的,跟她解释,也是提醒。

小美就那么静静地听着,总觉得自己好像在慢慢的上升,被托举的越来越高,高的自己要是不小心摔下来,会摔个狗吃屎。

“你说的是真的吗?没有人取代我的位置,是因为我优秀?”

小美眼睛睁的很大,谨慎的问她。

“刚刚不是还说我不在乎你?还是你认为我会因为姐妹情谊就把一个没有能力的小妹留在身边碍眼?”

小美听着这些话,仔细一想,以钦慕这犀利的性格,的确不会留着无用的人在身边。

突然,小美就挺直了腰杆,满满的肩膀都摆的特别正:“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赵淮那家伙好像有点高攀我了!我这么优秀,是不是?”

小美眼睛一斜,对钦慕。

钦慕笑了起来:“你啊!还吃不吃?”

“吃吃吃,当然吃!”

小美立即又弯下腰,像个天真的孩子那样,大开吃戒!

从前,刚刚接触的时候,小美还装着很文静的,但是后来越来越熟悉,这丫头就有点没正形了,时不时的来点荤段子,时不时的搞点小动作。

“钦钦!我今晚去哪儿睡啊?”

小美吃的肚子里快要装不下的时候,又小声问钦慕。

钦慕……

“那要是赵淮不去工作室找我,那我自己回去的话,不是很丢脸吗?”

小美看钦慕无奈的表情,又跟她小声解释。

“你的手机不是还在公寓里吗?你总得去拿手机吧?”

钦慕垂着眸想了下,对她提醒。

“也是!嘿嘿!你刚刚还说我傻,我多聪明啊,把东西落在家了。”

“人家故意把东西留在家里叫聪明,你是……”

钦慕没戳破,不过小美已经慢悠悠的吃着东西,脸已经发红了。

上午小美真的去游乐场里玩了一圈,钦慕在旁边站着看着,小美叫她好几次都被她拒绝了。

看着小美在玩,钦慕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个妹妹,也想起钦明珠来,那丫头那次打电话还嫌弃她不去探望。

后来送小美离开,她又去楼上专心的修图。

小美开着车子回去就在想,晚上自己就装着没事人一样回去,但是就不理赵淮就好了嘛!让赵淮先开口道歉。

可是当她把车子开到工作室去,却在工作室门口看到一尊门神。

那正是她刚刚在路上想的男人。

赵淮靠在门口抽了半盒烟,小美终于回来,不由自主的眉头就走了起来,阳光正盛,他看着从车子里走出来的女孩子,又垂下眸,继续抽那根刚刚没抽完的烟。

小美走过去的时候看他一眼,但是没理他,想从他身边走过。

赵淮先拉住了她的手腕,也不看她,直接把她从门口又拖了出去。

里面人太多,不好说话,赵淮拉着她在湖边的树荫底下,手里夹着烟,有些严肃的望着她:“怎么才回来?”

“去给钦钦送东西,你干嘛?”

小美总算又抬眼看他,还是那么倔强的。

“你早上为什么走的那么早?不愿意跟我打照面?”

赵淮问她。

“你干嘛这么凶巴巴的跟我说话?我又没得罪你!”

小美看他总冷着脸,本来就委屈,现在更委屈了,鼓着嘴质问他。

“我凶?哈!我现在可是一点脾气也不敢有,我只是想跟你确定一件事而已。”

“什么事?”

小美不高兴的昂着头问他。

“是不是躲我?”

“没有!”

“那手机为什么落在家里,别不承认是怕我醒来看到你所以才逃的。”

赵淮直接将后话说死,不给她否定的机会。

小美孩子气的用力咬着下半片嘴唇,傲娇的哼了一声:“我就是不想见你又怎么了?你带我手机来了?”

小美觉得这一上午没带手机,就好像自己的翅膀被人剪掉一样,快要憋疯了,好像看QQ,好像看朋友圈!

“没有!”

赵淮看着她几秒后突然否认。

小美……

赵淮看着她那样子:“晚上自己回去找吧,另外,今晚我想吃笋片。”

“去饭店啊!跟我说做什么?”

小美傲娇的瞅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就要走。

赵淮又将她拉住:“姑奶奶,差不多就得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行吗?”

赵淮低三下气的,他是真的不愿意跟她这么闹下去,他们真的不该这样。

小美听着他道歉,才又慢慢的扭头看他:“你认真的?”

“我发誓!我这辈子绝对不会再问这么蠢的问题!”

赵淮用那种严肃的眼神望着她,仿佛眼神已经在对她发誓了。

小美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想起钦慕的那些话:“赵淮,我们是平等的吗?”

“当然!”

赵淮立即答应。

“那,你的公寓,是我的吗?”

“我们现在就去改名字如何?不过过阵子我们会换一套大房子,其实我准备把那套大房子写你名字的。”

赵淮又跟她解释。

“啊?那算了,我还是要大的吧!”

小美一听,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立即拒绝这小房子写她的名字。

赵淮直勾勾的望着她,不确定她是不是已经不生气了。

而小美突然嘿嘿笑起来:“喂,我喜欢你,可不是因为你的房子啊!”

赵淮无可奈何的轻笑了一声:“我的傻丫头,是不是真的不跟哥哥生气了?”

小美被他突然这样暧昧的称呼搞的有点紧张,羞答答的低着头,然后点了点。

赵淮轻叹了一声,终于松口气,然后将她拥在怀里:“我真是笨!怎么会对你这么傻的丫头说那种话?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小美的心脏都要跳出来,在他怀里埋着脸,动也不敢动,用力咬着唇瓣不敢大口喘气。

这么诚恳的道歉?

小美听着,觉得他好像是很后悔,对,就是悔的肠子都青了的那种后悔。

“晚上我来接你下班,还是自己回去?”

赵淮低头,看向自己怀里一直没说话的女孩子。

“嗯!自己回去好啦,我中午就得回去趟,手机不在,钱包也不在,我觉得自己好像是被人给折断了翅膀的小麻雀。”

“手机跟钱包比我都重要!”

赵淮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像是对孩子说话的口气那样跟她抱怨。

小美嘿嘿傻笑着,忍不住害羞的又低了头。

“手机给你带来了,你不带电话,最着急的人不是你,是我!找不到你,我才要发疯!”

赵淮低声跟她说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她,顺便把自己的钱包给了她,放进她的手里。

“咦!你……你的钱包,给我做什么?”

小美眼珠子都要瞪出来,看着自己手里突然多出的手机跟钱包,才明白过来原来他是来送手机的,只是钱包……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威尼斯人娱乐场_威尼斯人官网_威尼斯人网上娱乐_威尼斯人网址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威尼斯人娱乐场_威尼斯人官网_威尼斯人网上娱乐_威尼斯人网址。”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