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 她是无价之宝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穆太太也不是第一次扰乱穆总了!”

钦慕放下平板踮着脚跑到他办公桌后面去,从他身后将他搂着。

“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明明还在被人胁迫着,还能这么开心。”

穆熠宸轻叹了一声,说完后转眼去看她。

钦慕听后不由的苦笑了下:“不开心,一天还不是这么过吗?”

“嗯!这个人,找个由头将他驱逐出荣城最合适不过!”

穆熠宸抬手握着她的手,望着前方的眼神里带着些隐藏多时的狠绝。

“你说人为什么总是贪心?通过正确的途径赚取自己应得的钱,是一件那么幸福的事情。”

钦慕有些想不通,为什么人吃的那么少,却要贪心那么多钱。

五百万!

“他要这些钱只是开始,一旦有了这个开始,他知道你畏惧他抓着的那点把柄,后继就会一次又一次。”

“那我真是没那么多钱给他了!”

钦慕想了想,自己那小工作室,也赚不了多少钱。

穆熠宸轻笑了一下,又抬眼去看她,那烁烁的眸光,像是在对她说,你可是无价之宝。

穆熠宸其实有那种预感,那个人得不到钱,肯定会想别的歪主意,万一那个人有个机会靠近钦慕,说不定就会将其绑架。

这也是穆熠宸为什么想要找口子把他驱逐出城的原因。

钦慕漂亮的下巴抵着穆熠宸的肩上,也愁了一会儿,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声:“唉!我真适合安安静静的宅在家。”

宅在家就不会有任何威胁了。

穆熠宸却是在她站起来后拉着她的手将她牵到自己的腿上坐下,将她轻轻地搂着。

“也不用太紧张,应该就这几天下周你就自由了。”

穆熠宸对她说道。

钦慕便垂着眸看着他,又抵着他的肩膀上:“穆熠宸,我们都走到今天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是不是?”

“有我在!”

穆熠宸早就发誓不再让钦慕独自身处危险,他内心里有那么个信念,便一定会说到做到。

有人威胁他们,不如他们反其道而为之。

晚上两个人一起回家去,冯芳华已经将中午的事情告诉了家里人,所以她一回去,大家看她的眼神都带着些崇拜,就连穆子豪跟老爷子,都是那种很欣赏的眼神。

夜色虽然深了,但是外面的风却是冰凉冰凉的。

钦慕跟穆熠宸带着一身寒意坐在沙发里后就发现大家眼神不对,钦慕不自觉的尴尬的笑了下,不知道大家突然这是怎么了。

穆熠宸更是有点疑惑,只是也没开腔。

“当你们俩晚上不回来了呢!”

冯芳华没有提那件事了,只随口说了句。

“怎么会不回来?”

钦慕轻声问,这里是家,他们作为家里的一份子,一定要回家。

“你妈是怕熠宸要带你在外面过夜,他不是一怎么就喜欢跟你独处吗?”

穆子豪跟她解释。

其实真的只是字面的意思。

但是年轻人听了,却总爱往某地方想。

钦慕尴尬的抿了抿唇,然后又低着眉眼慢慢看向自己身边的穆熠宸。

“你们要是觉得我们俩在家有点碍眼的话,那明天晚上我们俩去公寓过。”

穆熠宸看大家都看他,想了想便做出个决定来。

主要是,他还真的很喜欢跟钦慕单独住的。

“你敢?我们家不玩分家那一套。”

冯芳华立即说道。

以前她是不舍的儿子,今晚,她是不舍的儿媳妇呢!

“你妈这话说得对,咱们这个家,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分家。”

老爷子难得的顺着冯芳华。

钦慕听着,想着,好像没人说要分家。

“得!天也不早了,我还有个约,今晚不用等我吃饭啊!”

穆子豪看了眼自己腕上的表,站了起来。

“你要去哪儿?”

冯芳华好奇的问了声,还不知道自己老公今晚有约呢。

“晚点回来再跟你说!”

穆子豪看着冯芳华说道。

两个人夫妻这么多年,冯芳华一眼就看透他的意思,便没有追问。

“晚上别自己开车了,找老张载着你。”

老爷子关心儿子。

“知道了!”

钦慕跟穆熠宸作为小辈不多问,只是听着穆子豪走后冯芳华嘟囔了句:“还神秘兮兮的,又不是去见女人。”

“您怎么知道爸爸不是去见女人呢?”

钦慕实在是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她婆婆一声。

“他不敢呗!”

老爷子哼笑了一声,倾身去端起茶来喝。

钦慕……

穆熠宸都差点笑出来,只得压着嗓子也弯身去拿茶喝点。

冯芳华则是一脸尴尬:“爸,瞧您说的,我又不是母夜叉!”

冯芳华说完后也站了起来,去厨房。

“慕慕你陪我下盘棋!”

老爷子寻思着吃饭还早,便又无聊的找事情做。

穆熠宸下意识的看向钦慕,他以为钦慕会拒绝。

“好啊!”

谁知道钦慕搓着手就从桌子底下拿棋盘了。

——

赵淮的公寓。

“听说安楠怀孕了,你想不想要小孩?”

晚饭后,赵淮搂着小美在沙发里看电视,小美认真盯着电视机,七想把心的时候,他突然平静的问了声。

小美听到自己的心跳开始不规律,而且一下比一下更用力。

她慢慢的转头,抬眼去看搂着她的男人,满脸惊悚。

“你想要我怀孕?”

那声音很微弱,那双大眼睛里却都写满了惊恐呢。

“你不想?”

赵淮好奇的问了声,看小美那表情,他心里突然有点没谱。

小美有点躲闪的垂下眼来,抱着自己的膝盖在他身边,吞吞吐吐:“那,那至少也要结婚,才能生小孩吧?”

“结婚啊!结婚当然可以!”

赵淮心惊一场,好不容易听清楚她的话后松了口气,眼眸一动,随即就又不轻不重的说了声。

小美听完后更是一颗心紧绷着,话也说不出来。

她刚跟钦慕说自己没用勇气求婚,赵淮现在就来跟她聊这个话题,他总不是想向她求婚吧?

还是……

已经在求婚?

“那你向我求婚吧?”

赵淮垂眸望着她,突然说了声,就像是聊闲天那样。

但是,房子里却突然的死寂。

小美眼珠子都要掉出来,就那么震惊的望着他。

“你,你,你,你叫我向你求婚?”

小美结结巴巴的,心想,难道是钦慕跟赵淮告密了?

“对啊,你既然这么想结婚,不如你向我求婚。”

赵淮那双眼,算计小美,应该是绰绰有余。

可是单纯的陈小美同学,在这时候,却突然就觉得委屈了,然后从他怀里离开,对着他说道:“凭什么叫我求婚?我是女生唉!”

“谁说女生就不可以求婚了?不过只要是女生求婚的话,一般情况下男生都会答应的。”

赵淮慢悠悠的,言语里尽是提醒。

“我才不要!就算我可以求婚,可是凭什么就得我求?你为什么不求?你就一点都不想跟我结婚吗?”

小美一生气,然后把腿放下,穿上拖鞋就从沙发里站了起来,很是委屈的转眼看着赵淮:“我不会求婚的!我可以不结婚,不要小孩!”

小美虽然很喜欢小孩子,可是自己毕竟还把自己当孩子呢。

小美越想越委屈,说完就转身回了房间。

赵淮坐在沙发里还保持着那个慵懒的姿势,只是这会儿,他的心里有点七上八下。

“我回合租的公寓去住!”

小美不到几分钟就又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手里拎着跟袋子,看样子应该是装着一些日用品。

赵淮的眉头更是不自觉的紧皱着了,他可没有要她离开公寓的意思,他也没有强求她来跟她求婚吧?

怎么这个小姑娘,一生气就要离家出走?难道是跟她那位,自称是把她当亲妹妹的姐姐学的?

“陈小美,不准你去!”

赵淮说道,然后瞒着沙发就跳了出来。

小美刚走到门口就被他堵住了。

“我不要跟你住在一起了,这样看上去,我变的好廉价,连被求婚的资格都没有了。”

小美委屈的对他说,也不再抬眼。

“我又没说非得让你求婚,再说了,那里男男女女住了那么多人,多不方便啊?”

赵淮说话都变的缓和了许多,眼睛更是一眨不眨的望着她,生怕错过她那些失落的小情绪。

“哪里不方便了?我们这些人在一起好些年了,他们可一直盼着我回去呢!”

小美说道,抬起眼来看他一眼,然后又低头。

“哪里方便了?不准再去!就算他们盼着你,我还不舍的呢!”

那么多男人在,他会让小美再回去住?

不是他不够开通,只是现在,她是他的小媳妇了,他怎么还能叫她跟那些男人住在一栋公寓里。

“你欺负我是不是?”

小美眼泪汪汪的,没过多久就在他怀里哭起来。

赵淮后悔的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抱着她好一通哄。

第二天小美早早的起床就走了,没跟他打招呼,也没准备早饭,自己在外面买了个煎饼果子跟豆浆,自己先去了工作室,然后开吃。

钦慕难得来的这么早,想要拿几张图纸回家去,结果就看到小美自己在座位里坐着大口的咬煎饼果子,好像嚼都没有嚼就咽下去了。

“怎么了这是?谁惹陈小美同学生气了吗?”

钦慕慢慢走过去,说话的声音都比平时放轻了好几倍。

小美听到有脚步声,一直在低着头假装坚强,等听到钦慕的声音后,她突然就豆大的眼泪一颗颗的落下来。

钦慕被吓的小心肝犯疼,拉开把椅子坐在她对面,然后瞅着她问:“赵淮跟你求婚了?”

钦慕激动的问了句,但是看了眼她的手上,又立即觉得不对,难道是两个人吵架了?

两个人甜的整天像是掉在蜜罐里,怎么突然吵架?

“他让我跟他求婚!你说你是不是跟他告密了?”

小美哭着抬起头来,也看不清钦慕的样子,只是那么倔强的质问。

“我保证,绝对没有!”

钦慕抬起手来很严肃的保证,只是那小子到底搞什么鬼?

不是说要跟小美求婚吗?怎么会叫小美跟他求婚?

“那他为什么突然叫我跟他求婚啊?开始还说要跟我生小孩,说什么结婚也可以,但是非要我跟他求婚,呜呜!我才不要跟他求婚!”

小美越说越委屈,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个不停。

钦慕……

钦慕拿了文件之后便从工作室出来了,回家路上给赵淮打了电话:“这些年小美在我面前总共哭了有三次,你一边说要跟她结婚,一边又让她哭的那么伤心,是什么意思?”

赵淮刚到办公大楼,接着钦慕的电话,像是在接着圣旨一样,进了电梯后他换了只手拿着手机:“小美她哭了?什么时候?”

“就在刚刚,你到底怎么想的?”

钦慕听出他有些着急来,但还是又问了句。

“我发誓,我本来只是随口说说,我心里想着,要是她跟我求婚,那正中我下怀,要是不乐意,那就换成我求婚,我没想到她会反应那么大,而且今天一早她就走了,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她也不接,钦慕,你问我到底怎么想的,其实我现在特别想问问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赵淮头疼的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他觉得有点崩溃,这不是小美第一次跟他耍性子,但这绝对是第一次小美这么不可理喻,简直是分分钟就性情大变,好像换了个人。

可是昨晚,他们还搂着睡的觉。

“她是怎么想?她当然是充满梦幻的,以为自己喜欢的人会跟自己求婚!”

钦慕生气的,一边开车一边吐槽。

“我没说不求啊!”

赵淮说着话,电梯门突然开了!

刚好秦逸要进去,一抬眼就看到赵淮正抵着电梯壁在那里撞头。

赵淮也是突然一转头,看到秦逸的时候整个人懵住。

“我不知道你准备什么时候才跟她求婚,这种事情别人也不好催,但是你最好快点哄好她!”

钦慕说完后挂了电话,赵淮也没再说话,只是那么愣愣的看着秦逸。

秦逸看他在接电话便一直没吭声,等他接完电话才忍不住笑了下:“兄弟,你没事吧?”

“没事!”

赵淮干巴巴的说了一声,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你这样子可不像是没事!”

“唉!真是一言难尽啊!”

赵淮看秦逸看出他不开心来,便也没再藏着。

溪梦正在跟客户打电话,还没抬头就听到两个男人说着话朝着她这边走来。

当然不是来找她,而是找旁边办公室里的那位。

“猜猜这小子做了什么蠢事?”

秦逸走过去后弯腰在她桌前跟她平视着问她。

溪梦挂了电话,抬眼看着赵淮,看赵淮哭笑不得的摇头,她也皱了皱眉头:“猜不出来!惹女朋友不开心了吗?”

“虽然没猜出来,但是还是猜到了惹怒的对象,已经很厉害了!”

秦逸对她讲着,然后伸过脖子去,在她脑门上用力的亲了一口。

“我靠!”

赵淮觉得自己瞬间被万箭穿心。

“我跟他去找熠宸喝会儿茶!”

“还不是要我去给你们泡?”

虽然被突然亲了一口,但是溪梦还是得实话实说。

“媳妇辛苦了!”

秦逸又要去亲,溪梦从椅子里弹起来就跑。

秦逸直起腰,忍不住笑的肚子都抽动起来,赵淮站在旁边看着,忍不住叹息着摇头,然后转头去敲了穆熠宸的门。

穆熠宸正在看文件,听到门响就猜到是他们俩,所以也没抬眼。

“宸哥,我要举报,老秦在你办公室外面调戏你秘书。”

赵淮进去就对他说。

“随便调戏!”

穆熠宸听完淡淡的说了一句,尽快的把文件看完签了字,然后看到秦逸也走了进来。

“老秦这家伙什么时候开始这么肉麻的?”

赵淮大摇大摆的走到沙发那里去坐下,两只手抱着沙发问道,他都没有发现,秦逸跟溪梦竟然在工作的地方还能这么肉麻了,以前他们可不是这样的。

“我们这是夫妻恩爱,越来越恩爱!你这个未婚男青年是不会懂的,不过你打算什么时候跟你的小女友求婚?哥哥们去给你做个见证人,弄的排场大点,女人需要被满足虚荣心,而且咱们的人多了,她那边就钦慕自己去就得了,到时候你要是过够了,咱们哥几个就跟你来个死不认账,当你没求过婚,反正钦慕也斗不过咱们宸哥。”

秦逸坐下的时候顺便提到。

穆熠宸抬了抬眼看秦逸,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多馊主意,这要是江之远在,嗯,这两个人,是一拍即合。

“我倒是不这么认为,别人也就罢了,做了陈小美的男人,以后我要是敢对不起她,那就算十个宸哥,也拉不住钦慕拿刀砍我。”

赵淮仰着头看着屋顶,生无可恋的想着刚刚的电话。

钦慕的性子,绝对不会让小美受了委屈还不管,她顶多不管他们结婚的时间而已。

“这话我信!”

穆熠宸签完最后一份文件,放下笔之后,起身走过去坐在那个单个的沙发里,习惯性的翘起二郎腿:“所以你像是被人暴打了一顿的原因是?”

“这小子让陈小美跟他求婚,结果把陈小美给气哭了,还找你媳妇告状。”

秦逸将在电梯里听赵淮说的话简单的告诉穆熠宸。

穆熠宸一时也是无语,但是也没说话。

突然想起来,陈小美好像本来的确是要求婚的,不过……

他答应了钦慕不能告诉赵淮,所以现在,既然钦慕还在信守承诺,他穆熠宸作为一个男人,又怎么能就这么失信呢?

“如若不然,我今晚求婚?”

赵淮突然问了声,那双略显无奈的眼,看向他的兄长们。

穆熠宸跟秦逸都看着他:“重要的是今晚她见不见你。”

“是啊,别让我们白白的准备一场,或者像是上次之远求婚那样,我们都准备好了,结果他女友没有准备好,咱们兄弟们之间没有忌讳,但是你自己心里能受得住啊?忘了江之远那小子那晚喝傻了的模样?”

秦逸提醒他。

赵淮想了想,今晚好像真的不是什么好时候。

“那我先给她打个电话,确定下!”

赵淮说着摸出手机来。

溪梦准备好茶水给他们端了进来,放下后正要离开,秦逸拉住她的手:“我们一起见证下这一重要时刻!”

溪梦不知道有什么重要时刻,但是还是停留了。

“她不接电话!”

赵淮等了许久,电话那头依旧没人接起来,有点心焦的跟他们说道。

“惹女孩子不高兴的话,最好是尽快道歉,求和!”

溪梦作为一个女人,很认真的提醒了一声,这一声很轻,却是叫在场的三个男人都若有所思。

“你们都走吧,我也得打个电话!”

穆总低沉的一声。

------题外话------

今天就一更哦!看完更新的小伙伴可以去看飘雪的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期待全订,期待全订,期待全订!

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威尼斯人娱乐场_威尼斯人官网_威尼斯人网上娱乐_威尼斯人网址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威尼斯人娱乐场_威尼斯人官网_威尼斯人网上娱乐_威尼斯人网址。”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

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