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 有点变态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穆熠宸转眼看向坐在身边的穆太太,轻声问她:“怎么了?”

“没事!就是觉得你好看!”

钦慕手轻轻地撩了下长发,百分百诚意的微笑着对穆总说道。

穆熠宸……

秦逸……

赵淮……

——

吃完午饭钦慕本来想要回工作室,却被穆熠宸又拉到办公室去了。

穆熠宸说:“虽然你想来就来,但,可不是你想走就能走的!”

所以午休时间,穆太太在穆总的休息室里又跟穆总缠绵悱恻了小半个下午。

晚一些两个人一起去了店里,帮长辈拿了几套秋冬的衣服,然后穆总也试穿了两套。

钦慕站在柜台旁边等着穆熠宸试穿衣服出来,店员站在边上说:“穆总穿上肯定很好看!”

钦慕看那丫头笑的那么羞涩,忍不住感叹着,点点头肯定她的话:“是呢!穆总穿什么都好看!”

全世界的女孩子都认为他好看的话,钦慕想,那他肯定是很好看了!

当然,这个,她早就确认过!从上到下!从里到外!

钦慕突然想起JJ的一首歌,里面有句歌词好像叫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

她跟他是什么时候确认眼神的?

钦慕情不自禁的就陷在回忆里,直到他换上衣服从里面出来。

墨绿色的上衣外套,深蓝色的牛仔裤。

嗯,这样的穆总,为什么有种潇洒不羁的感觉呢?为什么有种,要把她给迷惑的不知道东南西北的魅力呢?

钦慕甚至忍不住屏住呼吸,他那修长的身材,穿上这套衣服之后,只剩下那大长腿了,看得她无法不着迷。

当然,旁边的店员,也已经成为他的超级迷妹。

“老实说我不喜欢这颜色!”

穆熠宸看着自己的外套说道。

钦慕却轻笑了一下:“这颜色很合适你,穿上之后没那么沉稳,不会让人觉得难以靠近。”

钦慕走近,然后替他翻了下浅色花纹背心里的衬衣领子,那静默的眼神里,一台起来,满满的都是她的男人。

穆熠宸垂着眸看着她,只要她喜欢,他便没说什么了,只是情不自禁的将她的小蛮腰往怀里一搂:“穆太太,你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你男人,是有什么暗示吗?”

钦慕被他突然的一个动作,差点吓的小心肝都掉出来,听着他那话,更是有些羞燥,只见旁边站着的店员已经害羞的使劲低着头,但是总还想抬眼看。

钦慕实在是忍不住才轻笑了下,然后对穆熠宸说:“你这样让人免费看偶像剧了!”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一抬,有些锋利的扫向那个店员,只是低头的时候眼神却立即就变的温柔:“我们回家?”

“嗯!回家!”

就连那温软的声音,都叫人沉醉,钦慕情不自禁的随他点着头,然后两只手紧紧地搂着他的臂弯里。

最近,她总爱这样紧紧地搂着他。

穆熠宸低着眼看着她的手,情不自禁的得意起来,笑容想要藏都有点藏不住。

店员看他们俩转过身去往外走才敢又悄悄地抬眼,却是忍不住捂着自己的胸口,每次看到他们老板跟老板的男人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就有种在看童话剧的感觉,他们俩的背影都好像写着恩爱两个字呢。

几个店员站在自己负责的专柜口,偷偷地注视着他们离开的背影。

“不知道今晚小美会不会跟赵淮求婚!”

钦慕出去的时候忍不住自言自语着。

穆熠宸低头去看她:“嗯?”

“小美说要跟赵淮求婚,赵淮呢,也说要跟小美求婚,所以现在,不知道他们俩谁会先跟谁求婚呢!”

钦慕便把事情跟穆熠宸全都说了。

穆熠宸深邃的眸子里,反正她也看不懂是什么心思,便又叹了一声:“其实希望赵淮跟小美求婚的!每个女孩子都渴望被爱的男人求婚的!”

钦慕说着这话的时候有点失落,担心小美会沉不住气呢!

“我恰好跟你有相反的想法!”

穆熠宸抓着她的手,夕阳西下,两个人在车前面对面站着,钦慕温柔的眼神望着他,略带不满:“不准告诉赵淮!”

“不准告诉陈小美!”

两个人久久的互相凝视,像是要用气场,用眼神将彼此压下去,不过最后竟然是穆熠宸认输。

穆熠宸无奈的移开了眼神,然后给钦慕打开了车门:“上车吧!穆太太!”

“哼!”

钦慕洋洋得意的昂着下巴看他一眼,就连上车的姿势都比平时要帅气了几分。

——

“老子要当爹了!”

江之远晚上给穆熠宸打电话,激动万分的对穆熠宸讲。

穆熠宸那会儿正自己在书房偷着抽根烟过瘾,没想到竟然得到这样的好消息。

钦慕洗完澡出来就找不到穆熠宸的人,便出门去找他,看到书房的门没有关好,还露着一条缝,从缝里看到灯光亮着,便轻轻走了过去。

穆熠宸听到缓缓的开门声,扭头看过去,就看到钦慕穿着粉色的睡衣站在那里,犯疑的看他。

“我知道了,恭喜!”

穆熠宸说完挂了电话,不理那边的滔滔不绝。

“干嘛突然跑到书房里来?”

钦慕问他,看他那神神秘秘的,然后刚一走进去就闻到了熟悉的烟味,低眼就看到他漂亮的手指间夹着的烟卷。

穆熠宸轻笑了一声:“我们卧室里的味道太好闻,不忍在里面抽,就出来了,这么快就想我了?”

穆熠宸抬手轻轻地将她搂住,手不自觉的在她的细腰上下徘徊了一阵,一双漆黑的眼眸更是直直的望着她。

钦慕没说话,只是浅笑了一声,她竟然信了他。

“刚刚的那个电话,是之远打过来,那小子说他要当爸爸了。”

穆熠宸浅淡的声音也挡不住那种替兄弟开心的感觉。

钦慕听后却是不自觉的眼睛又睁大了几分:“真的?安楠怀孕了呀!”

也就是说,那两位马上就得结婚了!

钦慕忍不住激动地笑起来。

穆熠宸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宠溺的眼神望着她:“穆太太,别人的事情,你至于这么激动吗?”

“你不激动?你真的不激动?”

钦慕扭着头一个劲的看他,心想你肯定也跟我一样激动。

只是穆总太能装了,所以她才发现不了。

穆熠宸最后也笑了下,怎么能不激动?

江之远那小子整天要死要活的,现在总算是定下来了。

“回房间吧!”

穆熠宸看她头发都没有吹干,搂着她就要带她走。

“那你的烟呢?”

钦慕问道。

“不抽了!”

穆熠宸回应道,走之前把烟掐灭在书桌上的烟灰缸里。

其实钦慕洗澡前在卧室里喷了点香水,说了句这感觉真浪漫呢!没想到穆总就不在卧室里抽烟了。

钦慕跟他一同回了房间,穆熠宸拿了吹风机插在床旁边的插口,很仔细的帮她把头发都吹干。

钦慕低着头,像个女鬼一样,头发下垂着,冯芳华敲门没人应,便自己推开门,谁知道往里看一眼就差点吓个半死。

“我的天呢!你们俩这是在干什么?”

冯芳华脸色发白,问他们。

钦慕这才仰起头来,然后一转眼看到冯芳华来,立即不再恶作剧,将自己的头发都撩到耳后。

穆熠宸把吹风机关掉:“您怎么过来了?”

“我过来找你媳妇说点事情不行啊?”

冯芳华看儿子不太待见自己,有点伤心,但是嘴上可没伤心。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弯腰把吹风机拔下来,然后拿到洗手间去放在原来的地方。

钦慕抬着眼:“妈,什么事情啊?”

“明天你陪我去参加一个慈善活动,中午!”

冯芳华跟她说着。

“好!”

钦慕那双大眼珠子转了好几圈,都没敢拒绝,开口第一个字,就是个好字。

“那我先回屋了,你刚那是干什么?扮鬼啊?”

冯芳华皱着眉头多问她一句。

“嘿嘿!”

钦慕尴尬的笑了下,她是自己无聊,就那样了,没想到婆婆大人会突然驾到。

“对了!跟你老公说,我进来的时候可是敲门了的,只是没人应而已,免得他以为我是破门而入又不高兴,我走了!”

冯芳华又交代了一声,然后才离开。

钦慕跟着去送,顺便关门。

穆熠宸靠在洗手间门口,双手环胸,看着门口关上门的女人,低声提醒:“反锁!”

钦慕突然也回过神来,然后连忙将门锁了。

只是反锁了以后感觉有点奇怪,好像两个人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不过那会儿,幸好他们俩还没做私密的事情呢,否则……

要是被冯芳华撞见他们俩那什么,那她就真的尴尬了。

“妈让我明天中午参加慈善活动!”

钦慕穿着漂亮的睡衣走向他,顺便跟他提起。

“嗯!最近是有个拍卖活动,赫连好应该也会跟她长辈过去,所以不用担心没有伴!”

穆熠宸听后对她说道。

“哦!那我等下跟小好接个头,不过我怎么感觉无意识的就加入了已婚妇女的行列,开始出现在大批的已婚妇女中。”

“穆太太,你已经已婚很多年!”

穆熠宸不得不提醒她一句。

钦慕更觉得扎心了。

“你还以为是当年自己一个人想怎么任性就怎么任性的时候?还是刚结婚那会儿让我吃不准,说什么要隐婚我就跟你隐婚的时候?”

穆熠宸忍不住多说两句,却是赤条条的挑她的刺呢。

钦慕羞愧的立即抬手去捂他的嘴:“不准再说了!”

好好地干嘛提那么久远的事情。

后来想想,自己当时真的也是够幼稚的,竟然还总想着后退,还总想着跟他分别。

一旦在一起,还想再分别?

生生世世都不会分开。

穆熠宸将钦慕的手握在手里,看着她手上戴了好几年的戒指,低声对她说道:“从第一次亲你的时候,我便告诉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放开你了。”

穆熠宸的声音特别的轻,可是钦慕的心却快要荡出来了。

“我没有那么早,不过如果现在谁要想从我身边把你抢走,我会让你们身首异处!”

钦慕那眼神里带着些温软的东西,又带着犀利的光。

穆熠宸情不自禁的抬手摸着她的头发:“是傻吗?让那个女人去死就好了,我得陪着你啊,无论如何,都要像是我会一辈子拴着你那样,把我拴着你身边。”

钦慕……

“用什么栓?铁链吗?”

每次穆总说要绑着她之类的,钦慕就情不自禁的想起电影里的某些情节。

“要不要试试?”

穆熠宸漆黑的眼睛看着她,钦慕的心又狠狠地一颤,然后用力的摇头。

“那个太粗鲁了,只要你不犯大的错误,我们不玩。”

穆熠宸突然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钦慕条件反射的搂住他的脖子,惊慌之余对他讲:“我一定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

“嗯!我也希望是那样!”

穆熠宸坏坏的笑着,然后抱着她上那张柔软的床上。

其实现在,他只想在床上爱她,一遍又一遍,再一遍!

爱她,是他这辈子最快乐的事情。

他们俩恩爱的时候,另一个卧室里正在吐槽呢。

冯芳华跟穆子豪说:“这丫头,连吹个头发都要熠宸给她吹,想想这小子这辈子,好像是卖给她当奴隶了似地。”

“你儿子乐意着呢!你要是也想,我明天晚上也帮你吹!”

穆子豪轻笑着,坐在床边泡着脚对她说。

“我才不稀罕,你给我吹头发还不得把我的头皮都拽下来。”

冯芳华嘟囔着,然后也凑过去,跟他一起泡脚。

“我有脚气!”

穆子豪突然提醒了一声。

“什么?”

冯芳华吓的立即把放到盆子里的脚抬了起来,还带着许多水。

“也许不是,你帮我看看?”

穆子豪又跟她说道,然后抬起自己的一只脚。

冯芳华……

——

第二天上午钦慕没去工作室,主要是因为怕在被那个司机缠上,太麻烦。

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好奇给小美发了条信息,然后又给安楠发了条恭喜的微信。

安楠回她:“我还没去检查呢,就是最近没来大姨妈罢了!”

小美回她:“人家昨晚上没敢求,怎么办?好紧张!”

钦慕没回安楠,先回了小美:“那就再等等,挑个黄道吉日吧!”

其实钦慕心里想的是,再等等,说不定这几天赵淮就要跟小美求婚了。

要不是跟穆总说好了,两个人都要守口如瓶,她真的会忍不住跟小美说,其实赵淮已经打算跟她求婚。

唉!

跟她们俩发完微信后她又直接拨了视频给赫连好,赫连好正在贴面膜,接着她的视频的时候才从洗手间出来。

钦慕看着那装潢就知道她是在公婆家里,便问了声:“看来是真的要去参加那个慈善活动了?”

“我是不想去的!不过我妈说她也要去,就让我也一起过去露个脸,其实跟一群中年妇女,我到底有什么好露脸的?”

赫连好一边说着一边找了个位置把手机放好,然后两只手就开始一边按摩自己脸上的面膜,一边跟钦慕说话。

“我也要陪我婆婆去,到时候我们俩做个伴!”

“噗!我以为这种事情你坚决不会参与呢!”

赫连好吃惊的看她,本来还以为自己要孤独上场。

“唉!我婆婆的要求,我岂敢不从!”

钦慕说道。

在这个家里,谁的话她都敢反驳,还就是唯独冯芳华,她乖得很。

“那我们到时候见吧!”

赫连好忍不住笑了会儿,然后跟她再见,楼下正有人在找赫连好,被赫连好听到了。

钦慕挂了电话后突然想,自己要不然也去贴个面膜什么的?

却是只想了想,并未有行动。

她还想修一张图,不过电脑才刚开,冯芳华就上来了:“你换个衣服,然后跟我一起去美容院!”

“去美容院?”

“你不去?”

冯芳华问道,看她儿媳妇那夸张的表情,她表示不满。

“呃!我,可以不去吗?”

“哦!你有任务没完成是不是?”

冯芳华看她手里拿着根笔,然后恍然大悟的。

钦慕……

“那我自己过去,你这个年纪去不去还好,我这个年纪,见那些女人前,必须得捯饬捯饬了。”

冯芳华自己絮叨了一会儿,然后又给她关门走了。

钦慕……

“妈,我陪您!”

钦慕想了想,在冯芳华挎着包要下楼的时候又赶紧的追了出去。

总觉得不该叫冯芳华孤孤单单的一个人跑去美容院。

之后冯芳华在美容院里做美容,她就在沙发里坐着翻看他们的杂志。

中午十二点,钦慕搂着冯芳华的臂弯,娘俩像是穿了亲子装那般,很庄重的出现在了酒店门口。

“太太,少奶奶!”

酒店门口的人迎着她们俩往里走。

“嗯!那些人都到了吗?”

冯芳华挺着胸,踩着高跟鞋直挺挺的走着,俨然是AM的老板的娘来视察工作了。

“已经到了一部分,景家太太还没过来!”

工作人员在一边回复着。

“哼!你景伯母啊,看上去挺没心机的一个人,其实骨子里啊,智慧着呢!”

冯芳华听后忍不住跟钦慕低声吐槽。

钦慕只是听着,钦慕觉得景峰的母亲,也绝不是善类。

否则景家的家世背景,景贤宗又那么一表人才,景峰的母亲是怎么一直坐在景家主母的位子的?有些人外表软弱,实则内心却很强悍。

不过也有冯芳华这种外表强势,内心更强势的女人。

钦慕还是比较喜欢自己婆婆这种,最起码她有什么说什么,不背后里叫你难堪。

钦慕跟冯芳华刚进去不久,赫连好便陪着景峰的母亲也过来了,依旧是穿着很得体,并没有过分的花枝招展。

不过她们的服侍却没有多么配合,赫连好的眼光,跟钦慕像的厉害,两个人穿的好像是亲姐妹那般,却是谁也没有提前打过招呼的。

在楼上的宴会厅里,十几张桌子,每一张都人满为患。

冯芳华自然坐在最前面,还有景峰的母亲,还有荣城几位高官的妻子,别的都是带了女儿。

钦慕跟赫连好坐在一块,忍不住窃窃私语了几句。

后来酒席开始,冯芳华作为这场慈善活动的最大捐赠者之一上台讲话,几位贵妇看她在台上讲话便也窃窃私语。

“这穆家现在可是了不得了,这冯芳华整天在家带孩子,竟然也能靠着老公跟儿子那么高调的站在台上。”

“谁让人家有个有本事的老公跟儿子呢!”

“关键是人家家里钱多嘛!那像是咱们几个,光有个头衔,又做不了男人的主。”

几个女人在那里碰着头交头接耳的,让旁边坐着的钦慕跟赫连好都不由的皱起眉头来,赫连好下意识的看向钦慕一眼,以她对钦慕的了解,钦慕是绝对不会吃这个哑巴亏的。

——

与此同时,一位服务生从门口向着钦慕的方向走过去。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