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 爸爸教妈妈亲亲(4)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真心大冒险如何?”

四个人一块在包间里吃饭,赫连好精明的眼瞅着前面坐着的两个男人问道,钦慕也仔细端详着他们脸上的表情,跃跃欲试。

“有什么话就问,真什么心?冒什么险?”

景峰端着酒杯轻晃着,眼神不太爽的望着他老婆,心想又没外人。

“那你呢?”

钦慕有点紧张的低声问穆熠宸,心想你也是随便问?

穆熠宸抬了抬眼看她,然后又条件反射的看了眼那夫妻二人,见大家都在等他,便无奈的轻笑了下。

“我随便!”

穆熠宸眼睫低下,猜测自己要被带到沟里去了。

不过既然他跟景峰都那么豪爽,所以两个女人也就不客气了,赫连好先问的:“我先问穆熠宸,如果你妈跟你老婆一起掉在河里你会先救谁?假设她们都不会游泳。”

赫连好两只手搭在桌沿,身子缩着,备战的状态。

钦慕有点难以置信的看了眼赫连好,心想您这么兴师动众的,就问这个?

“能问一点有难度的问题吗?”

穆熠宸抬手,大拇指反着挠了下自己的眉心,有点无奈。

“呃!这个问题没有难度吗?”

赫连好诧异的看着三个人不屑地眼神。

“那我来问吧!”

钦慕抬眼看向景峰,轻声问道。

景峰稍微抬眼看她,示意可以问。

钦慕便笑了笑:“你几岁的时候发现自己爱上小好的?”

景峰本以为自己该庆幸钦慕没有问他掉河里的问题,结果钦慕抛出这样一个问题来,他下意识的看自己的老婆,发现赫连好也好奇的盯着自己呢。

“十几岁吧!具体记不清了!”

景峰低了头,手也轻轻地抓了下自己的眼角,这种问题真的是……

“记不清吗?记不清的话要喝芥末水哦!”

钦慕刚好说完,外面服务生给他们把芥末端了一小碗进来。

钦慕接过,然后站了起来要去拿水杯,并问景峰:“要不要再想想?”

“我觉得你也该在想想。”

赫连好也很慎重的对景峰提醒,她也不希望景峰喝芥末水啊。

景峰无奈的轻叹,这会儿才觉得他们俩男人是被这两个女人给拽到坑里了,而且还无力反抗。

穆熠宸轻笑了一声,这个问题他来回答的话,比较容易,他清晰的记得自己那几年的心理变化。

“大概十二岁吧?从喜欢变成爱!”

景峰想了想,那时候,他其实外表还排斥赫连好,但是内心,却是每次见到她都慌张,这慌张的来源,当然就是因为爱。

钦慕看赫连好,用眼神问她满不满意,赫连好表示满意。

“那我再来问穆熠宸,你觉得你跟景峰对待老婆,哪一个更真诚一些?”

赫连好又看向穆熠宸。

“景峰,我不知道,但是我对穆太太,肯定真诚!”

穆熠宸看着钦慕回答的这话,钦慕听着也乐呵呵的咬了下自己的小嘴唇。

“这个问题我也来回答一下,我对待景太太,绝对比穆熠宸对他老婆真诚。”

景峰不爽穆总的回答,所以稍微倾了倾身,说完又靠回去。

穆熠宸转眼,跟景峰互相对视。

两个女人都贼溜溜的盯着他们,觉得他们快要内讧了。

“那景峰你……”

“是不是轮到我们俩问你们了?”

钦慕刚要反问景峰,却是被景峰给挡住了,景峰犀利的眼神望着对面的女人问道。

钦慕跟赫连好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只得静静地等着被问,不知道为什么,被问的心情,竟然很慌张呢。

“我也来问穆太太好了,如果有一天要你在熠宸跟简俨之间二选一,你会选谁?”

景峰问道,特别郑重其事的。

整个包间里都突然变的很安静。

赫连好在桌子底下踢了景峰的腿一下,景峰吃痛,看了他老婆一眼,捂着自己的腿用眼神提醒她别那么紧张。

钦慕眼神有些慌乱的看向穆熠宸,然后又微微一笑:“我已经选你!”

穆熠宸刚刚被这个问题问的心里一揪,还好穆太太聪明。

“有传闻景太太以前喜欢过杨柏,求证一下。”

既然景峰够犀利,那么他穆熠宸也不能逊色了。

赫连好……

钦慕好奇的看向赫连好,想起俩人今天说杨柏的时候赫连好的样子。

景峰抬眼看自己的老婆,突然就感觉不到自己的腿痛,只是觉得快要疯了,他竟然不知道赫连好喜欢过杨柏。

“这个没有依据的,绝无此事!”

赫连好立即澄清。

景峰直直的望着赫连好,穆熠宸也是,穆熠宸还笑了下:“要传唤证人吗?”

赫连好更是紧张了:“穆熠宸你故意的吧?”

“就只准你们夫妻俩折腾我们夫妻?”

穆熠宸笑了下,寡淡的声音问她。

赫连好气的没了主意,只得看向钦慕,用眼神提醒钦慕管管自己的老公。

“不过你真的喜欢过杨柏啊?”

钦慕为难的,小声问她,好奇心快要害死她。

“都说没有了!”

赫连好气的一个劲的跟她眨眼,钦慕这才没办法,只得停止问下去。

后来四个人都沉默了,问的问题都太伤感情,所以吃饭的时候都低着头,谁也不管谁,安静的能听到筷子夹菜的声音,还能听到有人自己倒红酒的声音。

——

回去的时候两个女人开车,赫连好载着景峰回去,景峰喝了点酒,便有点犯浑的眼神看着赫连好:“你喜欢过杨柏?我之前怎么没听说过?”

“穆熠宸说的话你也信?”

赫连好心肝一颤,赶紧的回应了他一句。

“穆熠宸从来不撒谎!”

景峰倒是信任了穆熠宸,也是因为他老婆那躲闪的眼神跟紧张的模样伤了他的心啊。

“那你是选择相信兄弟不相信老婆啦?”

赫连好认真的开着车,目,敢斜视!

“哼哼!你最好跟我讲清楚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赫连好心想,也不知道是哪个小东西活的不耐烦了,竟然敢讲她的八卦,印象中从前跟她玩过的几个女孩子,让她说漏嘴的好像也只有那么一个。

——王如新?

靠!那丫头不是十九岁就嫁到国外去了吗?

不过穆熠宸是怎么从她那儿知道的?

赫连好有些疑惑了,他们见过面了?不应该啊!

“王如新回来了?”

赫连好突然转移了话题。

“王如新?谁?”

景峰有点晕乎乎的,竟然想不起那个人来了。

“呃!算了!你休息下,回去后再说!”

赫连好看景峰好像忘了刚刚的事情,赶紧的停止聊天。

景峰后来在车子里睡着了,但是一直抵着赫连好那瘦弱的肩膀上。

相比起他们,钦慕跟穆熠宸就好的多了,钦慕开着车一路顺畅的跟他回到家,两只手挽着他的手臂:“你有没有觉得今晚的月亮特别圆啊?”

钦慕拉着他抬头看向夜空,穆熠宸也看向夜空,然后不自觉的眉头皱起来,又低头问她:“月亮在哪儿?”

“奇怪!一路上都觉得天很亮,我以为是有个大月亮呢?”

钦慕故意不去看他,眼睛望着夜空转了又转。

“进去了!”

穆熠宸知道她是为什么,所以捏着她的脖子就压着她往里走。

钦慕不敢发作,便缩着脖子任由他押犯人一样把她压进房子里去了。

长辈们都刚刚睡下,他们俩便轻手轻脚的走了回去,厨房里给他们留了燕窝,两人被提醒后就先去了餐厅,穆熠宸端着精致的小碗望着对面喝的那么开心的女人:“你心虚什么呢?”

“心虚?我没有心虚啊!”

钦慕一愣,用力摇头。

“没有心虚你那么紧张做什么?你都说已经做了选择,我至于那么不讲道理再为难你?还是你只是说做了选择,说说而已?”

穆熠宸说道后面的时候,字咬的格外的清晰了。

“当然不是!我的确是早已经做了选择啊!”

钦慕吓的燕窝都在嘴里咽不下去了。

钦慕后来还忍不住悄悄地看他,直到被他扛着上楼的时候再也看不见他的脸,钦慕生无可恋的挂在他肩膀上低喃:“穆熠宸,我快吐出来了!”

其实她晚上太紧张,所以真的吃的太多了。

回来后又喝了一碗,现在……

分分钟可以吐出来,并且是吐在穆总的西装裤上。

钦慕洗过澡后赫连好还给她发信息:“为什么我问你跟你婆婆掉在河里的问题你们都鄙视我?”

“这个问题,全天下男人跟女人都是一个回答啊。”

钦慕擦着头发给她回过去。

“怎么回答?”

赫连好想不通。

“先救妈妈,然后跟你一起死!”

钦慕给她回这一条的时候穆熠宸已经单膝跪在床边帮她吹头发了。

赫连好看完钦慕这条信息之后发了一连串的……

——

早晨,又是一场雨,不过这场雨,竟然带着些凉意了。

钦慕缩在穆熠宸的胸膛上一点都不愿意往外一点点,穆熠宸被她磨蹭的皱着眉头,心想你是昨晚没满足?

“穆太太,你在干么?”

“有点冷!”

两个人的声音都是没怎么睡醒的。

穆熠宸听后便伸开双臂将她紧紧地搂住,然后一双手臂在她的背后滚来滚去,像是要将她的整个身体都给温暖。

“嘴冷不冷?”

穆熠宸低头看着她问道。

钦慕还闭着眼不愿意睁开,在他怀里蹭了蹭:“好像……”

好像刚说完嘴巴就被堵住了,穆熠宸突然往下了一些,托着她的屁股将她抱在正好合适的位置,在被窝里便对她又强行亲吻起来。

钦慕有点想睁开眼睛,但是好像又有些困难,只是被他吻的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穆熠宸突然换了地方去亲吻。

钦慕仰着头,颀长的美颈被他亲的有些奇痒无比。

嘴里情不自禁的开始哼哼,那种特别难受的,因为得不到满足的。

穆熠宸的一双手在被窝里对她展开了更强势的折磨,钦慕觉得自己快疯了,终于难过的要哭出来,然后哼哼着求他:“别闹了,快点给我!”

“嗯?里面也冷?”

穆熠宸抬眼看着她那销魂的模样跟她确定。

“嗯!冷死了!”

钦慕闷声答应这,一双手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把他压在自己的胸口。

欢欢来敲门的时候他们俩正在性头上,钦慕吓的紧紧地抱着他,软软的身板贴着他身上:“是谁?”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问穆熠宸。

穆熠宸被她那突然的一下弄的很有感觉,不自觉的也将她抱紧,在她耳边低喃:“这个点除了那三个小家伙还能有谁?”

“妈咪,起床了!”

欢欢打不开门,然后就仰着头对着门缝吆喝。

“妈咪起床了!太阳,太阳晒着屁股了!”

橙橙在后面,两只小手使劲纠缠着,好不容易说出这话来。

“舅妈,起床了,抬眼晒到屁股哦!”

子枫也在那姐弟俩身边跟着一同捣乱。

三个小家伙一吆喝完就一起捂着嘴笑起来。

而屋里的两个人却还都没过足瘾呢。

穆熠宸低声问她:“哪里来的抬眼?外面在下雨!”

钦慕低笑了一声,捧着他的脸,抬起头来亲吻他的额头。

这会儿两个人刚刚好很销魂的姿势。

穆熠宸再次埋下头去,那里是他最喜欢的地方之一。

“走吧!他们还在睡呢!”

欢欢听不到里面的回答,觉得他们三个喊的喉咙都要哑了,就放弃了。

“他们两个是不是在玩亲亲啊,我爸爸妈妈也经常玩。”

子枫跟在欢欢后面,边走边问。

“咦!真的唉!爸爸超爱跟妈妈接吻,抱抱,不过爸爸也会亲我,也会抱我哦!”

欢欢想了想又回应。

“那才不一样,他才不会亲你的嘴!”

子枫反驳着。

“妈妈亲我,的嘴!”

橙橙跟着他们俩身后说道,下楼的时候那长长地台阶,他慢慢的,从边上抓着扶手。

欢欢跟子枫停下来等着他,看着他走的很慢却不觉的有什么不妥,似乎是都理解了小孩子就是会那样慢吞吞。

这几天欢欢都没去学校了,家里的游乐场已经被弄的比外面那些还要漂亮高档的多,又加上最近是比较热的几天,所以她就被留在家里陪着两个弟弟玩了,整天的泡在了游乐场里。

冯芳华站在下面跟阿姨聊天呢,就听到他们仨说着话走下来,说着关于楼上那还没能起床的夫妻俩。

阿姨感叹着:“这姐弟三个关系可真好呢!”

“是啊!小小年纪就能聊大人的事情了,尤其是欢欢跟子枫,简直是人小鬼大。”

冯芳华两只手轻轻地搭在一起,看着那慢慢走下来的三个人。

最后两个台阶的时候子枫跟欢欢就去拉着橙橙的手,看上去特别和谐。

“咱们家小少爷长大了,肯定也精明着呢!”

阿姨笑着跟冯芳华说道。

“那是!我孙子还能差了嘛?”

冯芳华的眼里带着骄傲,看着那个小家伙,那可是她最疼爱的小心肝呢。

三个人一下楼也不问早饭好了没,也不喊饿。

“奶奶早上好!”

“外婆早上好!奶奶早上好!”

三个人先乖乖的跟长辈打了招呼,然后就一溜烟的往里面的游乐场跑去了。

冯芳华情不自禁的笑了声:“子枫那小子,倒是嘴巴挺甜的。”

“随他妈妈,我们二小姐其实也特别会讨人喜欢。”

阿姨回应。

“倾心啊,会的是不少,但是做的就不怎么多了。”

冯芳华说起自己的女儿来,倒是不完全是表扬了,这大早上的还算理智。

——

后来是钦慕想起床了,穆熠宸却搂着她在被窝里不让她起。

“再不起床,又要错过早饭点了?”

钦慕提醒他。

穆熠宸从她身后搂着她:“又不是第一次,再说,我现在还不想出来。”

钦慕……

“里面真暖!”

钦慕……

这个上午,注定是艳阳高照的,早上下雨一个小时不到,后来阴郁的天气很快便晴朗了。

钦慕没再去工作室,在家里修图。

小美要去巴黎,拉着一个不算很大的行李箱,赵淮不太高兴的送她去了机场,俩人在机场站着,赵淮有些烦心的提醒她:“到了之后先给我电话!住酒店的话立即把位置发给我。”

“不住酒店,住钦钦的公寓!那除了不是我买的,其实只要她不卖掉,在巴黎那就也是我的家。”

小美拉着他的手,希望他放心。

赵淮无奈的轻叹了一声:“无论到哪儿都把位置发给我,嗯?”

“好的!”

小美像个乖孩子,很快答应他。

赵淮轻轻地摸着她的脑袋,那么爱怜不舍的,慢慢还是忍不住将她搂到了怀里:“虽然不愿意你去,但是工作是工作,好在那位老板不喜欢你。”

否则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过去。

“我出一趟差赚很多钱的,到时候就有钱送你一份大礼了。”

“大礼?你能送我什么大礼?”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啊!”

小美神秘兮兮的。

“好吧!那我等着你的大礼!”

赵淮没再说别的,服务台的播音员已经在催促。

小美走后赵淮就去了穆熠宸的办公室,他决定要正式上班了。

穆熠宸开完会回去看到他在里面跟秦逸喝茶,好奇的问他们俩:“你们是把我这儿当茶馆了吧?”

秦逸跟赵淮都抬了抬头,被看穿后也不紧张,笑着对他说:“差不多!”

赵淮说:“哥,我打算上班了!”

“这么快?好了?”

穆熠宸坐在单个的沙发里,抬眼看了看赵淮的肋骨处。

“这点小事,我就是哄着小美玩呢,能有什么事?”

赵淮有点尴尬的笑笑。

秦逸跟穆熠宸的眼神都略带深意,看了他一眼。

其实他们谁又不知道?

又不是没有受过更重的伤,兄弟们一块打天下,自然是要经历些什么,但是以前更重的伤也没这么矫情的养过这么久。

男人啊,一遇到喜欢的女人,什么都不能按照常理出牌了。

“不过我还是想说,小慕妹妹不自觉去出差也就罢了,还非要让小美去,宸哥,我很有意见!”

“出差?”

穆熠宸听了后看着他好奇的问了句。

“你不知道?好像是巴黎那边有什么活动,本来应该钦慕亲自过去的,不过好像是因为你的关系她便派小美过去了,应该是怕你吃飞醋?”

赵淮想了想,跟他确定。

而穆熠宸眉目间稍微冷了些。

突然就想到昨晚钦慕那句我早已经选择你!

所以在重要的事情,她也不打算再去见简俨了吗?怕他生气?

穆熠宸慢慢的靠进沙发里,轻轻捏着茶杯放在自己的腿上抵着。

秦逸好奇的看穆熠宸:“小慕妹妹倒是越来越懂事了!这次你们吵架她去巴黎后再回来,好像性子又好了不少!”

“是吗?”

穆熠宸眼皮子抬了抬,但是他突然有点不太高兴。

------题外话------

作者:哎呦宸哥你又不高兴啥子嘛!看宝宝们都比你懂事唉!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婚后霸占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