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 爸爸教妈妈亲亲(2)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更爱你了!”

来自深夜的告别!

——

是隔天十点多!钦慕在办公室里画图,突然脑海里出现那样一个声音。

阳光刚好透过窗子,透过那一层白色的窗帘,照射到她的眼角,让她静默的眸子里像是闪着一层光。

手里抓着的笔轻轻地放下,眼睫稍动,昨晚浅睡之后穆熠宸告白的声音,像是梦幻的,萦绕在她耳边。

她记得那次她叫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说要等她表白的时候再说也不迟,那么昨晚,是情不知所起?

钦慕的眼眸里含着一点点的春意,然后又默默地将画笔拾了起来。

这个炎热的夏天到了最热的那几天,因为阳光太强,所以上午九点半以后她就把办公室里那层白色的窗帘给拉上了,这会儿是越来越热的时候,她躲在办公室里画着图,打发了小美去工厂。

小美又给赵淮打了电话,开着小车载着还受伤在家休息的赵淮去了工厂,路上小美跟赵淮唠叨:“钦钦是越来越不把我当外人了,什么累活脏活都交给我来干了。”

“这有点过分!如果分的清楚点,会不会她就不这么指使你?今天中午得四十度吧?”

赵淮坐在副驾驶,很是赞同的样子跟她提议。

“天气预报只有三十八度呢,不过我感觉最起码也得四十度!不过!嘿嘿,分的太清楚了也不好,我还是多干点吧!”

小美突然又嘿嘿笑了起来。

赵淮转眼看着她那傻乐的样子,也忍不住笑起来。

无论多么炎热的天,也总能寻着小乐子,赵淮觉得小美这一点还是挺好的,不爱钻牛角尖。

“你知道我现在穿的用的,几乎都不花钱的吧?这辆车虽然是钦钦的,不过一直都是我开!嘿嘿!还有她那辆新车,如果不是那个伍娇娇突然搞了那么一出,我现在应该已经开的很顺手了!”

小美想起来就忍不住生气,心想那女人幸好是出院了,要是还没出院,她一定要去医院买点药让医生给她打。

“伍娇娇最近没有再找你们麻烦吧?”

“没有呢,都听不到消息了!”

小美说道。

赵淮点点头,想起伍娇娇来,脸上的表情情不自禁的就有点冷漠。

两个人到工厂的时候赵淮刚好接到江宴的电话,小美怕热便先进了车间里,他站在车旁跟江宴打电话,江之远找他中午喝酒。

“我现在不是不能喝酒吗?”赵淮说。

“不能喝?你装什么装?这两天你少喝了?”

江之远受不了他那假装好男孩的模样,直接戳穿。

“咳咳!哥,实际上我现在正在JY的服装厂呢,要不然晚上?”

“晚上?晚上你小子有空陪我?”

“今天晚上他们工作室有聚餐,我可以陪你喝到十点。”

赵淮挂了电话后还瞅着车间里,生怕被小美察觉了什么,看到里面小美再朝着自己招手,便把手机收起来走进去。

而江之远却是无聊的开着车去了钦慕的工作室,钦慕正要跟同事一块去吃饭,看到他拿着饭盒来,便又跟他进了工作室里。

两个人在会客区的空调底下打开饭盒,江之远跟她说:“我这么来找你,可别让熠宸知道。”

“你那么怕他?”

钦慕抬了抬眼,分给他筷子的时候好奇的问了声。

“废话!你不怕他?”

江之远也看她一眼,心想你以为你真的不怕他?

钦慕也很给面子的低了头,是啊,她怎么能不怕?

“你昨天晚饭前不是让我去找安楠吗?我去了!”

江之远随后又说道。

“我让你去找安楠?”

钦慕从冰箱里拿的啤酒,分给他一个。

“你忘了?”

江之远打开啤酒的时候看着她问。

钦慕听到啤酒罐被打开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来,也看到从罐里冒出的冷气,觉得冰冰凉凉的很爽,低声:哦!想起来了!

她说让他去吻安楠呢。

“那结果呢?和好了吗?”

“她昨晚没回家!”

江之远笑了笑。

钦慕……

“昨晚他们威尼斯人娱乐场全体加班了,我等了一夜,第二天她回去后看到我跟我说的。”

钦慕这才发现江之远好像有点不太一样了,没有那么毛毛躁躁的,平常了很多。

“那她早上回去看到你,就没说点别的?”

钦慕低声问他。

“说了啊!她问我为什么会在那里?我说来拿东西的。”

江之远嘴角突然延着一些笑意。

“什么东西?”

钦慕好奇的问他。

江之远喝了点啤酒,然后笑着道:“我的心!”

钦慕……

没想到江少爷肉麻起来竟然也……

或者全世界的情侣在一起的时候,都是这样肉麻?分分钟说出那种能让人血脉膨胀的话来?

“她说她的心也丢了。”

江之远又笑了声,然后又喝了口啤酒。

钦慕便也不急着吃饭,吃了点水果。

“小慕妹妹,你们女孩子是不是都这样,明明爱的死去活来也不愿意做先表白的那个?你,至今没有跟熠宸说过我爱你三个字?”

江之远靠在沙发里捏着啤酒罐玩着问钦慕。

钦慕直接端着那个装着水果的盘也靠在沙发里,眼神有些闪躲的,低下,看着手里的果盘。

“她也没说过,看到我在她家里她看上去也很平静,就像是很平常的见到一样,若无其事的去洗澡,跟我说她加班了要补眠,然后就自己关在卧室里,后来我去卧室找她想跟她说说话,她真的睡着了。”

钦慕……

江之远突然又笑了声:“我以前大概想太多了,其实她从来没想过要跟我分手,是不是?只是女孩子不像是男人那么潇洒,总怕失去所以不敢说一些在乎的话。”

江之远,还是成长了!

尽管他说的并不是全对!

钦慕倒是觉得,潇洒这种事,是不分男女的!

若是非要分个高下,大概也是跟某个人的性情有关,但是绝不是每个女孩都那么不潇洒,大多数女孩子还是很有个性的。

只是我爱你这三个字,有时候看似简单。

她开始不敢说,真的是因为怕,怕之后穆熠宸玩腻了,不爱她了,然后她那句我爱你,会让自己伤的更遍体鳞伤。

可是后来不说,是因为爱意,已经进了骨子里,那三个字,是根本无法表现出她对他浓重的感情的。

“我们可能要和好了!”

江之远想了想又说。

钦慕只是好奇的抬眼看他,江之远笑笑,捏着啤酒罐对她说:“无所谓了!她爱结婚就结婚,她不爱就不结,我要的是她这个人。”

“那,之前说过的那些置气的话,全都不在意了吗?”

钦慕轻声问他。

“在意?我也说过很多!她都不在意,我一个男人,怎么在意?”

江之远轻笑着跟着她讲。

钦慕便也微笑起来,的确也是他说的这么回事。

爱人之间,真的是不知道会说多少次那种乱七八糟的,负气的话,如果没一句都当真,那这天下,大概没有几对恋人能走到最后。

“宸哥说,你说过喜欢别人?”

江之远突然很感兴趣的问钦慕。

钦慕眼神微怔,之后没过多久她就想起来那件事,然后也是微微一笑:“我说的好像不是喜欢。”

她说的是如果没有穆熠宸的话,她可能会跟师父在一起之类的?

可是那都是假设性,是赫连好非要一个假设性,如果她非要跟一个人在一起,如果没有穆熠宸,她想不到还有比简俨对她付出更多的男人。

“唉!你们女人啊!就是喜欢口是心非!”

“你们男人还不是很爱说分手,或者让别人滚之类的话?”

哪一句,又不是口是心非呢?

钦慕情不自禁的问他,问到江之远也没话好说。

“突然觉得饿了!干了这杯,我们把饭吃完。”

江之远说道,然后跟钦慕碰了碰啤酒罐,钦慕没怎么喝,倒是他喝光了,然后捏扁了罐子把之扔在旁边的垃圾桶,开饭。

钦慕看他突然有胃口,自己却是没什么胃口,就看着他吃。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荣城这么多小妹妹,我偏偏爱跟你说心事!”

江之远一边吃一边叹息。

钦慕轻笑着,她也很好奇呢,不过这感觉还挺不错的,让她觉得自己跟穆熠宸的兄弟姐妹也好像一家人一样。

不!他们应该就是一家人啦!

每次出事的时候都会一起帮忙。

每次没事的时候也都会一起玩乐消遣,隔三差五就要聚一聚,喝喝酒唱唱歌,还一起去运动。

俩人正吃着饭呢,小美跟赵淮在外面吃完拉面回来,然后看到他们俩在吃饭,便又过去坐下。

赵淮好奇的盯着江之远:“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又来找小慕妹妹诉苦?”

“哼!这次不是诉苦!只是说说话而已!”

江之远老大哥的模样说道。

“哦?”

赵淮表示怀疑。

“江少爷说的是真的!”

钦慕替他澄清。

“小慕妹妹,都说了别叫江少爷,要叫之远哥,之远哥啊!”

江之远提醒她。

钦慕……

“之远哥?你忘了宸哥怎么交代你了?再敢找穆太太的麻烦,再敢叫穆太太叫你哥,他不是说要揍扁你吗?”

“所以今天在这儿咱们四张嘴,要是走漏了风声,我可是也要走遍你们的。”

江之远听赵淮说完后也说道,然后又看了看赵淮胸前,赵淮秒怂,谁让他伤还没好呢。

“我,你大可放心!我跟穆总关系没有那么好!”

小美立即说道,把自己小妹的身份摆的特别正。

之后四个人又聊了会儿,然后赵淮跟江之远先走了,钦慕上楼去午休,小美就在沙发里眯一会儿,后来大家都吃完饭回来,困的就在自己的位置眯一会儿,不困的就工作了。

这世界上,总也不缺工作狂!

他们工作室也是一样,总有那么几个人,工作狂。

——

夜晚!

江之远又在安楠的家里等着安楠回去,安楠是跟她同事一块回来的,在楼道口分的手,江之远在客厅里看着谍战大剧,听着门响的时候浑身一震,随即又装模作样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两只手抱着后脑勺,侧躺着,眼睛直直的盯着电视上。

江之远当然知道自己此时是个无赖,不过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安楠打开门就听到自己屋子里有声音,还以为自己今早出门的时候开电视忘了关呢!

直到她打开灯,然后看着沙发里好像躺着一个人,那双脚……

那袜子还是她买的呢。

她像是往常那样自如的走过去,手里还挎着公文包,看着躺在她沙发里像个大爷一样的江之远,心里忍不住暗叹了一声。

“饿的快要死掉,你总不是每天都这么晚回家吧?”

江之远抱怨完之后转头看她一眼。

安楠不太想搭理他,有点烦闷的望着他,江之远像是没事人一样又看向电视:“快去煮饭!”

“没有饭!”

安楠低声说,把公文包放在单个沙发里。

“泡面也行!”

江之远便又说了句,他们俩在一起经常吃泡面。

安楠听他要吃泡面倒是没有再拒绝,转身,一边挽着袖子一边去给他煮泡面。

江之远听着她走远后才又立即坐起来,两只大眼睛有些空洞的望着前方。

刚刚他都要吓死了,生怕她质问他,然后赶他出去。

可是……

她果然不舍的!

他又慢慢的躺下在沙发里,只是却没心情再装模作样,想着她上次说的,她还在爱着他,突然,内心深处就开始小小的骄傲起来。

安楠在厨房里烧水煮面,听着外面电视里吵闹的声音,眉头皱了起来。

也不知道江之远什么时候过来,只是也不知道他过来后是想要做什么,想要就这么跟她和好?

还是把她当老妈子了?

只是过来蹭饭的?

安楠也会忍不住往外面看一眼,看到他躺在沙发里专注的看电视,不知道为什么,差点笑出来。

低着头压制住自己心里的激动,也用力的埋住嘴角的笑意。

“面好了!”

安楠后来把面端到餐桌上,在餐厅叫了他一声。

江之远这才爬起来,低着头走上前去,就像是往常一样。

安楠把筷子轻轻地放在碗上,又忍不住多看他一眼:“你怎么过来了?”

“那我应该去哪里?”

江之远抬了下眼,贼溜溜的。

像是只能用这种貌似寻常的抬杠,来让气氛不至于太僵,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才能掩饰住自己的尴尬,才能让两个人不至于再冷冷的。

“谁知道你要去哪里?那么多小兄弟都在等着你带他们出去花天酒地——”

安楠没说完,但是看他的眼神却的确在问他:这就是你原本的生活吧?

江之远不敢看她,只大口的吃着碗里的泡面

安楠站在那里一直没有动,他很快就吃完一碗面,然后抬眼才发现她没给自己煮。

“你!怎么没给自己煮?”

江之远不太确定的问她。

“我不想吃泡面!”

安楠说道。

江之远……

“约了同事,等下要一起去外面吃!”

安楠说完,弯身将碗拿走,又去厨房。

江之远突然觉得自己吃多了,但是他又不想自己在家。

于是起身跟到厨房里去:“你要丢我一个人在家里去跟别的男人去吃饭?”

他的眉头皱着,像个吃不到糖果不高兴的大男孩。

也或者,他原本就是这样的。

安楠没看他,把碗洗干净了又擦干,然后打开上面的橱柜把碗放进去。

“如果你要那么以为也不是不可以!我先前并不知道你要过来!”

安楠说着转身,却发现他就在自己跟前,突然就只能两只手勾着洗菜盆的边缘,稍微往后着身子,才勉强跟他保持距离。

他竟然眼里还带着醋意的,像是想要发火。

安楠抬眼看着他:“你在做什么?如果你不想这样的事情再发生,就在过来的时候跟我先发个微信,或者打个电话。”

江之远……

“给我点空间?”

她抬起一只手,推着他的胸膛。

江之远突然就想起昨晚钦慕叫他去吻她的事情,然后下意识的就握住了她在他胸口的手,然后有些激动地低头就去吻住了她那让他快要想的要死的嘴唇。

安楠突然之间被夺走了呼吸,有些喘不过气,傻眼的感受着他突如其来的亲吻。

整个厨房里都安静下来,而江之远一只手摁着他胸口的那只手,感觉着那掌心里的温暖,一只手勾着她的后脑勺,用力的将她亲吻着。

江之远突然觉得自己简直太冲动,冲动是魔鬼,魔鬼啊,他怎么会为了一时痛快就跟她提分手?

“不准你去跟别的男人吃饭!”

他突然捧着她的脸对她低声命令。

安楠低着眼,气息稍微平息了些:“我们不是分手了吗?”

“谁再跟老子提分手,老子要杀人灭口了!”

江之远捧着她的脸,火辣辣的眼神望着她,再次将她的嘴巴给堵住。

果然,还是这样最好!

这些日子的坚持己见,自我放纵,全特么是错误的。

江之远突然觉得自己果然很自以为是,真的很幼稚。

怎么会放着这么一个大美女跑去跟那些臭小子鬼混?

“是不是去跟别的男人相亲了?”

“我后来问过溪梦,她是为了让你着急才跟她老公跟你演的那场戏。”

安楠有点难以喘息,含含糊糊的回答他。

“什么?”

江之远不敢置信的望着她,那夫妻俩竟然合起火来吓唬他?

突然想到还有穆熠宸,那三个人……

哈!

突然觉得心肺里一凉,不过很快,他却又有点委屈巴巴的看着安楠:“我收回那些话!”

不知道是因为他的声音太低,还是因为他的气息太热,安楠的眼睫突然湿润了。

“可是我不要原谅你!”

安楠低喃着,低着眼不再看他。

江之远觉得她的头顶抵着他的那块胸膛,快要死掉了。

“为什么?”

江之远低声问她。

“因为我不想结婚!因为你想要结婚!”

“那如果我也不想结婚了呢?”

江之远低着头问她,想要听她的想法。

安楠抬起眼来看着江之远,江之远又问她:“如果你不想结婚,我们就不结婚!没有什么比跟你在一起还重要的。”

“你说这话,违心不违心?”

安楠问他,她知道他是想结婚的,一直知道。

“安楠,在你跟婚姻面前,我只能退而求其次。”

江之远觉得自己快要燃起来了,他实在是不擅长说那些肉麻的话,以前他总觉得自己挺能说,也挺会哄女孩子开心的,可是现在……

“我是其次?”

看着江之远那么烦躁的,几乎快要词穷的状态,安楠也皱起眉头来。

“你当然不——不——是谁?”

江之远正紧张的在酝酿,然后听到有人在敲门,顿时一阵心烦。

------题外话------

第二更六点前争取奉上!爱你们哦!

推荐飘雪读者群372074154,敲门砖读者号加作品名?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只是那天夜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像是得了一场病,一场叫做傅赫的病。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