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 一生只能爱一个(10)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少爷,要叫少奶奶下楼吃饭吗?”

“不用!少奶奶她有点着凉,暂时别去打扰她。”

穆总中午出门时,一本正经的交代。

——

实际情况是,早上穆太太先被穆总抱去了浴室强了一番,然后又被带到床上不可描述到二十分钟前,当穆总帅气的立场,穆太太还趴在床上爬不起来!

穆总在外面跟秦逸还有溪秘书一起吃饭,夫妻俩见到他春光满面的,秦逸歪着头到溪梦耳边:“肯定是刚被喂饱出来的。”

溪梦吃惊的看秦逸一眼,然后又转头去看那个一只手搬开椅子坐在她对面的人。

“今天怎么在这里吃饭?”

穆熠宸坐下后发现那夫妻俩在端详他,便好奇的低声问了句。

“这里省钱嘛!毕竟我们要存钱给孩子转奶粉钱,是吧老婆?”

秦逸转头看着溪梦,油腔滑调的。

溪梦没办法,只得违心的点点头:嗯!

穆熠宸更是不想理秦逸了,心想这个男人有孩子之前果然更不要脸了。

“我吃好了,你们俩继续吧!”

溪梦说完后起身,端着自己的餐盘离开。

穆熠宸也拿起筷子准备吃饭,只是吃饭前又忍不住看了秦逸一眼:“你这爱哭穷的性子什么时候改一改?”

“哼!玩嘛!”

秦逸哼笑了声。

“不过,你今天这模样,是我们小慕妹妹亲戚走了?”

穆熠宸刚要吃饭,听完后悠悠的抬起那漆黑的眼睛望着他。

“吃饭吃饭!”

秦逸看他那眼神,立即笑呵呵的哄着他。

穆熠宸这才又低头吃饭,心里对秦逸这种爱打探他们夫妻隐私的行为非常不爽,不过今天他的确很爽呢。

“江之远那小子最近整天跟一帮比他小的小子混在一起,香车美女,美酒游艇,你要不要打个电话叫他出来吃个饭什么的,让他稍微控制一下。”

“他自己的事情,我们管那么多合适?”

穆熠宸吃了口饭后才抬眼看着他问。

“那我们都不管,将来他真的把安楠那女人弄丢了,回头来怨恨我们如今不拉他一把怎么办?”

秦逸稍微认真了些。

穆熠宸眼眸稍动,之后就说:“晚上没空,下午给他打电话叫他到我办公室喝茶,跟你老婆打声招呼。”

“跟我老婆有什么关系?”

“你老婆说的比你好!”

穆熠宸看了他一眼,然后端起水杯来,靠在椅子里看着那个脸色垮掉的男人悠哉的喝着水。

“要找女人应该找你老婆啊,江宴追安楠的那些计谋不都是你老婆给他想出来的吗?”

秦逸不服气。

“这个说法不算错,但也不算全对!”

穆熠宸跟他讲。

“说来听听?”

“你想知道的太多了!无可奉告了!”

穆熠宸又放下水杯,坐好后继续吃饭。

“你这菜还是我刚刚去给你打的呢。”

秦逸被他勾的有点难受,说话说一半最让人讨厌了。

“谢谢!”

穆熠宸很有诚意的道谢。

秦逸……

“你这样是会失去我这个兄弟的!”

秦逸起身之前倾身到他面前说了声,然后才不爽的走了。

穆熠宸轻笑了下,继续吃他的午饭。

已经很久不到他们办公大楼的餐厅来吃饭,感觉还不错。

不过秦逸才刚走,三个女下属就一起端着餐盘到了他那张桌子前。

穆熠宸一抬眼就看到几个穿着工作服的小姑娘,一个个面色清秀的,但是……

“穆总,我们可以问你要个签名吗?”

有个白白净净的女下属口袋里装着笔拿出来,旁边桌子前的人都在往他们这边看。

穆熠宸放下筷子慢慢又往后靠着,无奈的轻叹了一声,眉头蹙了起来。

“只要签个名就好!我们都是你的小迷妹。”

女孩子们都翘首以盼!期待她们老板是人性的!

他们威尼斯人娱乐场里的女职员素质其实还算高,没有人会穿着自己的服装来上班,全都工工整整的,妆容也很干净,但是吧……

“穆太太也是我们的偶像呢!穆总就给我们签个名吧。”

另外一个双手握在一起祈祷着!希望老板不要把她们归类在那群坏女人的行列里。

“工作不想要了?”

穆熠宸冷漠的眼神望着她们,无情的提醒。

三个女职员都惊呆了,那个拿着笔要寄给穆熠宸的女孩子也是下意识的将笔收了回去。

“对不起!我们不该打扰穆总吃饭!”

三个女孩子低下头跟穆熠宸道歉,都委屈巴巴的却没有人敢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乖乖的排着队端着他们的餐盘离开。

穆熠宸在她们走后又看了看周围,看那些职员嘲笑那三个女孩子的眼神,不自觉的眉头又拧了起来。

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但是也是少数。

那三个女孩子也是被看的各种不舒服,快要丢人死了。

有同事还拿着手机在拍她们,三个女孩子互相催促着,希望赶紧离开。

“刚刚谁拍的照,自己删掉,一经流出,立即开除。”

穆熠宸坐在那里云淡风轻的,一只手搭在桌上,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桌面,看似从容却威慑力十足的眼神看着某个拿着手机拍的欢乐的男职员提出。

三个女孩瞬间就觉得自己没那么糗了!那几个拍照的人也立即将手机都放下,低着头开始删照片。

穆熠宸这才又看向他盘子里的菜,已经都凉透了!起身!挺拔笔直的身影在众目睽睽下逐渐走远!

——

午饭风波后,下午江之远赴约来穆熠宸的办公室里喝茶,从他们电梯里出来的时候江之远就听到后头有些奇怪的声音,心想这事自己得跟小慕妹妹说说啊,他们关系这么好。

江之远到了他办公室门口先跟溪梦打了个招呼,溪梦跟他讲:“快进去吧,刚刚泡了一壶新茶,就等你了。”

“哦?宸哥今天这么大方?不会有什么陷阱吧?”

最近已经玩到连自己是谁都要忘记的江少爷表示很心慌啊。

“进去就知道了!”

溪梦听后一怔,随即想,就算是陷阱也是为你好的陷阱。

江之远还算听话,点点头就先进去了。

穆熠宸正在跟钦海明打电话谈工作的事情,看到江之远推门进来便指了指沙发里让他先坐,自己打完电话后才过去跟他一起坐下。

“跟你岳父打电话这么正式?”

“你以为那仅仅是岳父?”

穆熠宸倾身去帮他倒茶,江之远看着他那一本正经的,忍不住跟他嘴贫:“我刚刚跟小慕妹妹发微信了?”

“你有事就不能换个人说?非得找你宸嫂?”

穆熠宸受不了他总心情不爽就找钦慕诉苦。

“嘿嘿!我这次这事,只能跟她说!”

江之远坏笑着,看着穆熠宸的眼神里都带着狡黠。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敏捷的扑向他。

“我在电梯里听说有几个女职员去找你要签名了?我这不是得替小慕妹妹守着点嘛!万一那些女职员近水楼台,我小慕妹妹跟你隔着这么远,你说是吧?”

江之远嘿嘿笑着,眼瞅着穆熠宸的眼神越来越拧巴,他却是捧过穆熠宸手里的茶壶:“嘿嘿,我给你倒茶,怎么能让宸哥给弟弟倒茶呢。”

穆熠宸松开茶壶,慢慢坐直,只是脸上也越来越冷沉。

“你刚刚说你给钦慕发微信说了什么?”

穆熠宸质疑的眼神望着他,不紧不慢的问他。

江之远倒茶的手一抖,差点把水洒出来,一抬眼就发觉穆总的眼神里写着四个字,逆我者亡!

“我开玩笑的,嘿嘿!我怎么会给小慕妹妹发那种信息呢,我这不是在电梯里听到了点八卦,就跟你闹着玩呢!”

江之远心慌慌的厉害,轻轻地放下茶壶,心想这壶茶自己大概是没福气消瘦了,宸哥现在这神态,像是要把他扔出去一样。

“什么闹着玩呢?”

秦逸拿着份材料进来,搞的好像真的是来谈工作恰好遇上一样,不过他一进去就感觉气氛不对了,穆总冷着脸,江少爷瑟瑟发抖着。

“怎么了这是?”

秦逸走过去坐在旁边,扭着头看着他们俩,疑惑的厉害。

“呵呵!跟宸哥开个玩笑!”

江之远有点心虚的跟秦逸解释。

“把手机给我!”

穆熠宸直接不跟他废话,淡漠的一声命令。

江之远乖乖的将手机呈上,虽然心里并不情愿。

穆熠宸看过他的手机后表情才稍微好点,又将手机扔给他,并且提醒:“之远,毁你自己可以,但是千万别毁你哥,嗯?”

穆总一本正经的,吓的秦逸都不敢说话了。

“我知道!我怎么会毁你们,我不是一直在助攻嘛!”

江之远笑笑,后悔自己跟穆熠宸开玩笑。

“喝茶吧!”

穆熠宸突然端起茶来,慢悠悠的品着今年的新茶。

秦逸……

江之远……

穆熠宸眉头皱着,努力忍着笑意:“怎么着?怕我在茶里下毒?”

穆熠宸看他们俩不敢动茶叶,又问了声。

那不冷不热的,叫听了的人就算知道下了毒也不敢不喝。

“宸哥,你刚刚真的吓着我了!”

江之远喝了杯茶后压了压惊才又跟他说道。

“唉!我才是真的被你吓到,我老婆什么性子你们不知道?她要是知道我跟威尼斯人娱乐场女职员纠缠不清,表面上不当回事,暗地里不得折腾死我?”

穆熠宸叹息了声跟他提到,心想,这要是闹了误会,不知道穆太太要什么时候才能原谅他,他今天才好不容易吃了顿饱饭,可不想这么快就又要挨饿。

“在我们这几个男人里,穆总真的是最威风又最怕老婆的男人呢!”

秦逸喝着茶感慨道。

“你确定?”

穆熠宸跟江之远同时质疑他。

“那当然!难道你们以为我怕老婆?我们家可是我当家的!”

秦逸笑笑,放下茶杯后一只手搭在江之远背后,翘起二郎腿来,一副我是大爷的模样。

“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溪梦站在门口听了会儿,然后低声问了句。

秦逸的后背僵住,江之远跟穆熠宸默默地低了头,努力,忍着笑意。

秦逸背部僵硬,却是一直在给穆熠宸使眼色,心想该你出马了。

“溪秘书家里,谁当家呢?”

穆熠宸收到指令后就问了声。

“当然是秦特助了!我们娘俩都得听他的!”

溪秘书微微一笑,走上前去,一只手搭在秦逸的肩上,秦逸整个肩膀都颤了一大颤。

“是吧?老公?”

溪秘书低下头,看不轻秦逸的脸,但是她还是笑的很讨好。

“我们三个在吹牛逼呢,你别当回事啊!咱们家当然是你说的算,我们几个全都是家里女人说了算,要不然之远怎么会在外面玩了这么久还没弄出个新女友来,是不是啊之远?”

江之远不知道怎么回事,问题一下子就丢到他身上来了,这教他如何回答?

“江少要交新女朋友了吗?安楠已经是过去式?”

溪梦不着痕迹的把自己的情绪藏住,好奇的问江之远。

“呃!那个!溪梦嫂子,咱们能不能别说我的问题?”

江之远有点尴尬的问道,声音压得很低,他的伤疤装模作样的,好像痊愈了,实际上里面伤口并未痊愈。

“你的问题倒是可以不说,不过安楠的事情你知道吗?昨晚我看她发了一条朋友圈,里面有个帅哥跟她同框呢,两个人看上去关系挺好的。”

溪梦非常正经的神情,说完这么一大串才看了眼江之远。

江之远完全是呆住的神情,半晌之后表情开始不好。

“难道是有新欢了?”

秦逸好奇的问。

“有可能啊,毕竟安楠各方面条件都那么优秀,追她的男人本来就不少。”

溪梦便跟他一唱一和的。

“这不可能!我们才分手几天啊!”

江之远立即又拿起自己的手机来翻找安楠的朋友圈。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你能分分钟就去找别的女孩子喝酒聊天,难道她就不能?女孩子不比男孩子心那么狠,说不定遇上对她好的,就一时想找个依靠靠上去了呢?”

溪梦继续往他伤口上撒盐,而江之远把溪梦的朋友圈前前后后翻了好几遍,最后烦躁的抬眼看着溪梦:“我怎么没看到那条朋友圈?”

“没看到?不可能啊?难道是怕被你发现所以又删掉了?昨天晚上我看到的时候十点多了。”

溪梦无辜的眨了眨眼,好奇的看了看江之远举着的手机。

“她敢?”

江之远突然站了起来,那眼神像是六神无主,却还在嘴硬。

“她怎么不敢?分手又不是她提的!”

溪梦提醒他。

“她要是敢,老子明天就去找个女人结婚。”

江之远瞪着一双大眼跟他们吹牛,吹完却又慌慌张张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穆熠宸抬眼看着他那急得要哭了的样子有点看不下去。

“你还有空站在这里发呆?”

穆熠宸低声问他。

江之远低了低头,然后拿起外套就朝着外面大步走去。

办公室里三个人互相对视,安静了好一会儿,之后溪梦低着头:“那我们也不要打扰穆总工作了!”

秦逸这才又抬了抬眼,溪梦先走了之后他还不敢出去,低声问穆熠宸:“我打扰你工作?”

“的确!麻烦出去后给我把门关好!”

穆熠宸点点头,然后又不紧不慢的给自己倒了杯茶。

秦逸觉得自己被坑了,这会儿出去,让他怎么解释?

本来是为了江之远跟安楠的事情来,这会儿……

——

江之远直接开车去了安楠工作的地方,不顾她同事的眼神,直接去了她的办公室里。

安楠正埋头在看文件,最近被一个案子忙的头疼,又加上江之远的事情,让她有些疲倦了,听到有人用力推开她的门,她条件反射的抬起头来,正打算趁此机会放松下的她看到来人时却突然脑子里嗡的一声,像是要爆炸那般。

江之远!

他竟然出现了!

他竟然还舍得来找她。

那天突然去她家把她家里弄得乱七八糟之后,他便再也没理过她,他们最近都是通过朋友圈知道彼此的动向。

江之远本来气呼呼的,可是看到安楠的时候,突然什么脾气都没有了,并且还有些傻,有些想不通,他怎么就突然冲了过来?然,他现在要做什么?

安楠也不说话,只是那么平静的望着他,尽管眼里其实已经有些沉甸甸的东西。

“安小姐,我们……”

有个男下属从外面进来,然后看到前面站着的男人背影后又不好意思的退了出去,并且帮他们关上门。

江之远稍微回了回头:“他是谁?”

安楠听到他的声音有些不逊,便也不高兴,就只说:“同事啊!”

“同事?新的恋情,是办公室恋情吗?”

江之远气呼呼的对她说道,声音里却带着些小男人的委屈。

安楠眼睛不自觉的动了动:“你在说什么?”

“我——,算我什么都没说!”

江之远愣了下,觉得自己这样冲过来实在是不妥,然后转身就要走。

“江之远!”

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安楠慢慢站了起来,带着些愤怒的,执着的眼神望着他的背影。

江之远不敢回头,想想自己这么怂,那天是怎么心高气傲的跟她提了分手的?

“你就这么走了?”

安楠哽咽,之后有些沙哑的嗓音询问他。

她生气,却又无法再生气。

他最近玩的太过火了!他想做什么她很清楚,无非就是那么两种可能,一种是想借此忘记她,一种就是刺激她去找他求和。

江之远什么都没说,禁不住有些烦乱的双手紧紧地握着他的拳头。

“要走可以!把你的戒指带走!”

安楠想,如果他真的不打算再努力,那么她还整天戴着这枚钻戒有什么意思?

江之远听到戒指后才又转了身。

安楠低了头,然后将戒指从手上往下取。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太炎热,她竟然有些难以脱下。

江之远就那么怔怔的看着,在她好不容易将戒指撸下来的时候,他好像听到自己的心碎了。

“连同这枚戒指带走,你就真的跟我没关系,就真的可以去继续做你风流倜傥的江大少。”

安楠把戒指轻轻扔在办公桌上。

江之远心里压着一口气。

“你什么意思?”

江之远皱着眉头问她。

“我什么意思重要吗?重要的是你江少爷已经有了更好的选择。”

安楠望着他,哪怕是眼泪婆娑,也没有移开看他的眼神。

“更好的选择?我是玩的很嗨,但是我特么又没有找别的女人,那些都是别人的女人好吗?”

江之远知道她是指朋友圈里那些威尼斯人网址,他总是在一堆人里花天酒地的风流样子。

其实他只是做给她看,只是想刺激她,只是……

只是想让她自动来找他而已!

------题外话------

第一更!下午还有第二更哦!

写到江大少爷的时候竟然有点心疼这个小贱人!

——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威尼斯人娱乐场_威尼斯人官网_威尼斯人网上娱乐_威尼斯人网址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威尼斯人娱乐场_威尼斯人官网_威尼斯人网上娱乐_威尼斯人网址。”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