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 不适合撒娇?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小美她们正在议论晚上吃火锅用什么底料,一位帅哥设计师说:“一定要清淡一点,再辣的话,我的脸就没办法看了。”

那是一位正年轻的小伙,明明是很著名的设计师,身材也不错,就是脸上总爱有那么几个小粉刺。

“哈哈哈!就是要让你的脸上爆豆,全都是。”

小美坏坏的说着。

“钦慕呢?我要见她。”

钦明珠进了门后看着旁边那个位置几个人在聊天聊得那么开心,立即吼了一嗓子,心想你敢不回我短信,我就敢找上门。

小美他们回头去,看着从门外走进来那个女人,小美忍不住嘴里嘟囔了句脏话,然后从椅子里站起来:“我说钦小姐,你真把我们这里当菜市场了?想来就来,想见谁就见谁?还吆五喝六的,我们这里是时装设计工作室,你搞清楚好不好?”

“你怎么废话总是那么多?我是来这里找钦慕的,跟你有关系吗?”

钦明珠大眼睛一瞪,超讨厌小美。

“有没有关系你说了不算,钦慕说了才算。”

小美扬起下巴,被钦慕惯出来的刁钻脾气,在此时,表演的淋漓尽致。

“你……我懒的跟你说,我自己去找她。”

钦明珠被气的够呛,说完就拔腿往上走。

大家本来只想看她扑个空,但是前面有她盗窃的行为在线,小美一想起来便立即往楼梯口跑去:“喂,我们家钦钦不在,你赶紧给我下来。”

——

钦慕跟赫连好赶到医院的时候谁也没说话,小美已经哭的稀里哗啦。

“我不管,你要替人家报仇!人家差点就摔到骨折。”

小美哭着要钦慕替她报仇,钦慕又是心疼,又是庆幸。

从那么高的楼梯上摔下来竟然也没骨折,这丫头的身子骨也是厉害了。

钦明珠并没有跟来,不过王环宇很快就跑了过来。

给钦慕打电话后直接找到楼上,先是跟小美道了个歉,然后又说道:“医药费什么的我刚刚已经预交了,另外如果还有什么需要的话,请这位小姐打我的电话,我再次替我太太给这位小姐道歉。”

小美一看到王环宇这形象的男人就有点小紧张,人也立即老实了不少。

赵淮像是疯了的兔子跑来,然后就看到满屋子的人在关心小美。

钦慕她们看到赵淮也是一怔,只有小美看到他的时候眼眶一热,立即就要哭出来。

王环宇也是一怔,跟赵淮互相对视了一眼,赵淮有点尴尬的扯了扯嗓子,看小美没事也就安了心,还有些话想要问,但是看到钦慕跟赫连好在便立即压制住了。

“既然你哥们来了,那我们这些无关紧要的人就先走了,晚上再通电话。”

钦慕跟赫连好还有王环宇一起离开。

病房的门被钦慕从外面关上来,关门的时候她轻轻地扯了扯嗓子,吓的里面的女孩子心口一紧。

赵淮却是不管那么多,终于没有人,立即到她身边去坐下:“钦明珠那死丫头伤的你?”

“她推了我一下,不过,你怎么这么快赶过来?不是在城外吗?”

小美瞪着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赵淮。

“连闯了七八个红灯,估计这个月的工资都要被穆熠宸那无情的家伙给扣光了。”

赵淮说起这事来咬着牙跟,还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小美本来浑身疼的难受,但是这会儿却突然有点想要笑。

从小到大认识的男孩子里,好像这是第一个,接她一个电话,听她一句话就这么急匆匆赶来找她的,还连闯了好几个红灯。

小美内心突然有点不一样的东西升起来,赵淮叹了一声,手机响的时候赶紧掏出来,全都是罚单通知,不由的嘲笑了一声,然后转头看着那个脸红扑扑的丫头:“给报销吗?”

手机拿到小美眼前给她看。

小美没办法聚集精神看着手机屏幕,因为她坐在床上,而他的大半条手臂此时都隔着被子压在她的手上。

她上次跟男人这么亲密,好像是简俨手术后。

小美屏住呼吸,然后突然又有点小失落的低了头。

“怎么了?”赵淮不理解的看着她突然垮下来的小脸。

“没事!就是想起一个人。”

小美摇摇头,呆萌到有点欠揍。

“男人吧?”

赵淮眉头皱了起来。

小美稍微抬眼看他一眼,然后又垂下眸子,稍稍的点点头。

“呵!”

赵淮笑了声,然后从床上站了起来,双手叉腰无奈的叹了口气。

突然明白过来,自己干嘛要这么着急过来?

赵淮转头看小美,发现她也在悄悄看自己,不由的又扭过头去,那长长地睫毛垂下,他看着自己脚上的运动鞋,最后只得沉吟。

他能怎么办呢?

对这个,在他快要三十岁的时候认识的妹妹?

不知道为什么失落,但是他没有离开。

等所有的检查结果出来确定她没问题之后,赵淮便要带她离开,可是虽然没有摔断骨头,却是浑身都开始微妙的疼起来。

“对了!你女朋友最近可能会身体不太方便,毕竟从那么高的楼梯上摔下来,会疼几天是在所难免的,你做男朋友的好好照顾一下。”

外科大夫是位三十多岁的精干的女人,跟赫连好的关系也还不错,所以没跟他们绕弯子。

“这是我大哥!”

小美尴尬的回应了一声。

赵淮:“……”

大夫:“……”

“好!你们开心就好!”

大夫微微一笑,心想这种姿势的,我见多了,然后高冷的离开。

小美顿时耳朵都红了。

“走吧!”

赵淮抚着她慢慢往外走,她的两个跨疼的厉害,所以有点一瘸一拐的。

赵淮实在看不下去,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声:“那丫头让我碰到就死定了。”

小美还没反应过来,痴傻的望着他呢,他看也不看小美就弯下身将她给抱了起来。

小美本来就泛红的脸,此时简直红成了猴屁股。

不过赵淮却是没看她,像是嫌弃的,脸上有点烦闷的,然后横抱着她往外走。

晚上钦慕回到家又给小美打电话,小美在电话里支支吾吾的:“我到家了!赵淮送的我啦。”

“赵淮送就赵淮送,干嘛还拿起腔调来?”

钦慕在书房里跟她打电话,听着她还啦啦啦的很是不习惯,那像是突然从小保姆变成娇小姐。

“没有啦,啊,没有了,人家现在浑身都在痛,你不安慰也就算了,还要数落人家。”

钦慕快听不下去了。

人家这两个字,这两分钟电话里,小美就已经说了好多遍。

“那最近先不用去上班了,这个安慰,小美姑娘觉得如何呢?”

钦慕只好耐着性子跟她说。

“嘿嘿!如果是不扣工资,还不缺全勤的情况下,那就更好了。”

小美在沙发里躺着,等着大家服侍她呢。

一下了班,全家人就开始忙着弄火锅了,只有‘负伤’的她在大沙发里趴着跟钦慕聊天。

“想的美!”

钦慕故意那么说完,然后挂断电话。

穆熠宸站在门口看了会儿,终于等到她跟小美打完电话,抬手轻轻敲了下门。

钦慕转头就看到他,然后笑着朝他勾了勾手。

穆熠宸望眼欲穿的眼眯着望着她,然后慢慢走进去。

下意识的就随手关了门,轻轻地。

钦慕闪闪发光的眼神望着他,看他那小动作更是努力抿了抿唇瓣,办公桌后面,高大的男人将女人轻轻的抵在那里,俨如王者的眼神,邪魅又神秘的眼神,就那么直直的望着身前的女人。

“叫为夫,有何吩咐?”

穆熠宸低沉的嗓音仿佛是经过特别训练,又有磁性又充满蛊惑。

钦慕本来是想学着小美跟他撒撒娇,可是这会儿被他这么一搞,她瞬间就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感受着自己的心跳在迅速地加快,感受着自己在努力压制着心内的某份激动之情。

然而,穆熠宸挺拔的身材却是越来越前挺着,将她柔软的后腰慢慢压在了办公桌上。

直到她的脑袋撞上放在旁边的手机,穆熠宸眉眼望着她没移开,手却是很准确的将她脑袋下面的手机给贴着桌面拿开一些。

钦慕感觉自己的呼吸要没了,腰伸的太厉害,而且他的体重,也完美的附赠给她。

这个姿势,的确,不适合撒娇。

只有被撩的份了。

“嗯?怎么不说话?”

穆熠宸漆黑的眼望着身下渐渐涨红了脸的女人又问了声。

“不知道怎么说了!”

钦慕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唇瓣,这一刻,她只想捞住他的脖子勾着,然后狠狠的吻他。

不过作为一个含蓄的女人,她必须要克制。

嗯!

钦慕觉得此时自己扮演着的是,淑女的角色。

穆熠宸却并没有她那么含蓄,手搬起她细长的腿在腰上,如墨的眼神要将她吞噬。

钦慕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

穆熠宸突然忍不住笑了一声:“憋坏了吧?要不要让我抱你到床上去?”

“办公桌上也可以。”

钦慕下意识的那么回了一句,声音暗哑的不像话。

可是说完后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竟然邀请他在书房的办公桌上吗?

不不不,肯定不是她说的。

但是下一刻,她就知道了,的确是她说的,因为穆总已经迫不及待遵循她的意思。

穆熠宸直直的凝视着她,再也顾不得的低头去将她的唇瓣堵住。

钦慕也立即配合着,回应着,在他胸膛捏着他衬衣布料的手立即顺势而上勾住他的脖子。

穆熠宸托着她到办公桌上,在她要崩溃的时候,抬眼看着被他抬高的女人:“穆太太,你这算不算是欲擒故纵?”

“讨厌,人家哪有?”

钦慕……

竟然还是说出来了?

穆熠宸再也忍不住,吻着她的时候无奈的笑了声。

然后继续去吻她,那么温柔的,又深情的。

情深的时候,才发现,就连笑着接吻,也是这么美妙的事情。

钦慕原本白皙的脖子都红了,之后的一个半小时里,她都在书房里,以各种姿态呆着。

等回到床上的时候她已经瘫软无力,但是男人,却好似有用不完的力量,将她最容易着火的地方,一次次的点燃,引诱。

“今天去找领导,没有吵起来?”

只是后来的恩爱里,已经可以闲聊。

“嗯!差点!”

钦慕想了想,笑了一下,却因为被他突然捏了一下儿咬住了唇瓣。

“那后来小美去医院怎么回事?”

穆熠宸那会儿在书房门口听到。

“唉!钦明珠得知她还有个姐姐便去找我质问那个姐姐的下落,我没在,小美怕她在搞出像是上次那样偷盗我设计稿的事情,所以就去找她,然后就……”

不必再说的更透彻,已经可以想象。

“这么说,张汝佳的事情很有可能跟那位卞小姐有关了?”

穆熠宸眉头微微皱起来。

“不要谈下去。”

钦慕立即抬手捂住他的嘴。

穆熠宸:“……”

“你刚刚摸哪里了?”

穆熠宸皱着眉头问她。

钦慕:“……”

呵呵,不管哪里反正都是他们俩平时不嫌弃的地方。

“你嫌弃吗?”

钦慕说着,还故意把手指轻轻地去掰开他浅薄的唇瓣。

穆熠宸:“……”

嫌弃吗?

穆熠宸邪魅的眼神冷冷的看她一下,然后张开嘴就把她的手指给咬住。

“啊!”

钦慕立即痛呼一声。

幸好穆熠宸及时松嘴,否则她的手指就扯断了。

钦慕含着眼泪,看着自己被咬了牙印的手指然后另一只好手在他肩上用力拍了下:“穆熠宸你太狠心了。”

穆熠宸腰上稍微一动,之后眯着眼看向她的手指,然后一只手拿起来:“我看看!”

竟然留下牙印,穆熠宸一阵心疼,然后再次把她的手强行送到自己口中。

钦慕:“……”

“好点吗?”

他温暖了一会儿后又拿出来看着,那粉嫩的手指上牙印稍微减退了一些。

钦慕却还含着泪光望着他,依旧委屈巴巴,却已经没办法再发脾气。

这穆总,又开始玩肉麻,玩心跳。

“以后不准咬了!”

“本来也没想真咬,傻瓜!”

只是一不小心,他低头,捧着她的脸,轻轻地擦着她眼角的泪,然后一点点的去温柔的含着她的唇瓣亲吻着她,其实他们俩一直这个姿势没有分开过——下半身。

夜渐渐地宁静下来,后来的一切,都无比情缠,无比温柔,无比心动。

第二天早上钦慕气的早,跟冯芳华一起坐在沙发里喝着甜水。

外面下着淅沥沥的小雨,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望着外面的雨幕,冯芳华微微一笑:“你来家里有三年了吧?”

“嗯!”

钦慕想了想,真的是时光荏苒,一眨眼她竟然就回来那么久。

“真是怎么也没想到,我们竟然有一天能这么坐在一起喝着糖水,你可还怪我当年对你做的事?”

冯芳华端坐在沙发里,手里捧着温热的糖水问她。

“妈,这是您第几次问这话?”

钦慕没回答,只是俏皮的笑着反问了冯芳华一声。

本来,时间将她们的性情柔和在一起,碰撞,纠缠,系扣,解扣。

冯芳华有点责备,却又无限宠溺的眼神望着她:“你这丫头啊,倒是越来越不怕我了。”

钦慕只笑笑。

想当初刚来穆家,冯芳华一个眼神都能叫她瑟瑟发抖,可是现在……

“您这么好,我怕您做什么?当初也不是怕您,是不愿意让您生气。”

钦慕解释道,在这个秋天的早上喝着糖水的感觉,格外的温暖,格外的‘大胆’。

——

穆熠宸睁开眼就看不到钦慕在,不过却是看着在钦慕那边托着下巴一直趴着望着他的小家伙。

穆程欢!

------题外话------

推荐本文读者群372074154!敲门砖:宸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