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 家立新规(3)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钦慕在沙发里看书看的昏昏欲睡,期待着他回来后要是她真的睡着了,那么穆熠宸会抱她上床,她就会再醒了。

但是……

手机在床上放着,那会儿响了一声她没在意,所以完全不知道秦逸的手机给她发过微信。

穆熠宸握着手机在酒店的客房的床上躺着,他已经洗完澡,并且还喷了香水。

那洁白的大床上,软软的。

只是想起来,仿佛就是很舒服。

只是过了一个小时,都已经凌晨一点了,她竟然还没过来,穆熠宸都快睡着了。

拿起手机来在眼前看了一眼,眼睛有些睁不开,手一滑……

“啊!”

房间里突然传出疼痛的声音。

穆熠宸早上没回家,钦慕找到手机看了眼,就那么冲动的跑去找他,那时候才六点半。

到了酒店七点,她被工作人员带过去那套房里,关上门后便往里走去找穆熠宸。

他还在睡觉,她找到主卧进去看到他正抱着被子睡觉呢,便爬上床去直接把被子掀开。

穆熠宸觉得怀里一冷,皱了皱眉头又去抢被子,钦慕跪在他身边气的皱着眉:“穆熠宸!”

穆熠宸听到她的声音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不自觉的嘲笑了一下。

钦慕……

“穆熠宸?”

她凑过脸去在他眼前,顺便抬手拍打他的脸。

那晚上他也这么拍打她的吧?

钦慕想起那天晚上她的脸被拍的有点疼,所以故意没再叫他,只是拍他的脸。

不过很快他就行了,眼睛都没睁开先抓住了她的手。

“死女人!”

穆熠宸骂了一声,然后把她拽到怀里。

钦慕就那么被他圈住,勒的脖子都要断了。

竟然叫她死女人?

钦慕懊恼的想要打人:“你夜不归宿还敢骂我?”

“哼!我也不是第一次夜不归宿,以前怎么不见你来找我?”

穆熠宸因为还没睡醒,嗓音也有些暗哑。

他那不轻不重的,钦慕却觉得特别受伤,他竟然还敢提那些。

“看到房间里只有我,有没有很失望?”

他依旧没睁开那漆黑的眼眸,但是却是把她抱的更紧了,靠的更近了。

“神经病!难道我会希望看到你床上有别的女人?”

钦慕眼神微动,眼角余光去看到他的眼睫毛。

穆熠宸笑了下,闭着眼也翻了身把她压在了身子底下,闷闷地喘息。

钦慕抬着黑溜溜的机灵的大眼睛看着他,穆熠宸微眯着眼睛,看清身下的女人后又轻笑了一声。

“钦慕!”

“干嘛?”

“学你而已!”

穆熠宸突然痴痴地,深情的眼神看着她,也真正理解了她为什么会经常只叫他的名字却并不说别的事情的原因。

钦慕被他那一声搞的也笑了声:“前几天还要杀了我的样子,昨天睡过就立即变个人,你个大变态。”

“别忘了我们家的新规矩。”

穆熠宸好心提醒她,然后低头去看她的衣服,不自觉的皱着眉叹了一声:“今天穿的这条裙子为什么不是昨晚的?”

“昨晚穿过的衣服你今天还会穿吗?”

钦慕知道他喜欢她穿蓝色的衣服,可是昨晚上的衣服她今天一般是不会穿的。

“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多扣子?”

穆熠宸又往下看了眼,然后懊恼的皱起眉头。

“其实可以从上面脱掉。”

钦慕理解后下意识的跟他悄声告密。

穆熠宸立即抬起眼来看着她,特别狡黠。

只是等裙子被脱掉后,露出性感的黑色胸衣跟配套小裤裤,穆熠宸突然就身上一紧。

而钦慕却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她刚刚跟他说什么?她一大早来这里是来投怀送抱的吗?

她不是来看看他喝死了没有?

钦慕突然抱住自己的胸口:“不准看了!”

“太美了,穆太太。”

然,穆总却是不管她了。

早上这么好的时候,如果不做点什么他觉得简直对不起自己。

何况她从家里来找他,还告诉他裙子可以这么脱。

不过竟然敢偷偷地拍他的脸,他可不能就这么饶过她。

“昨晚为什么没过来?”

穆熠宸一边折腾一边问她。

“昨晚我没看手机!”

钦慕说起这事来也有点郁闷。

穆熠宸叹了一声,为什么那么关键的时候不看手机。

“昨晚自己在家干什么?”穆熠宸问她,看她要撒娇的状态不自觉的心里就软软的。

“看了会儿书,一直在沙发里等你,后来在沙发里睡着了,手机一直在床上放着。”

钦慕这次是真委屈了,自己都设计好了情节,但是男主角却没回来陪自己演绎。

“你以为我容易?等你到一点多,结果呢?”

“你不是喝醉?”

钦慕抬眼,突然想起他喝醉的信息。

“嗯!没有!”

“秦逸发信息告诉我你喝醉了。”

钦慕想起早上看到信息的时候,还真以为他喝多了呢。

也幸好是没有,如果昨天被他啪了那么多次,结果他晚上还出来买醉,那她真的会被气吐血的。

“他心情不好逗你呢!”

穆熠宸长长地眼睫遮住了漆黑的眼,声音却是很稳定。

钦慕听后忍不住切了一声:“没想到他这么幼稚。”

穆熠宸想了想,自己这也不算是陷害秦逸,就凭秦逸敢给他老婆起外号……

钦慕抬手轻轻地去摸着他温热的脖子,穆熠宸轻轻地吻她的脸颊:“早上是不是没洗脸?”

“我现在去洗吧?”

钦慕想起来,用手捂住自己的脸要爬起来。

穆熠宸却压着她,怎么会让她就这么走了。

“做完我们一起去!”

他低声对她说,然后就挑着她的下巴去亲吻她的唇瓣了。

钦慕觉得此事,竟然暧昧的气氛刚刚好,她的心里也有些痒痒的。

情不自禁的就去勾住他的脖子:“穆熠宸!”

“嗯?”

“以后不许再凶我!”

——

或许有些话,爱侣们在一起的那些年会对彼此说很多遍,或者始终无法兑现,但是,还是说了。

——

秦逸爬起来后只觉得头疼,然后一抬头看到床头上红色的闹钟上显示着九点。

溪梦已经去了威尼斯人娱乐场,而他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只是突然发现重要的不是时间,而是,他这倒底在哪儿?

这闹钟跟他的金属的完全不同,还有这张床……

秦逸爬了起来,然后看着周围的一切,掀开被子的时候看到自己身上还穿着内裤,而且还算干净,心里松了一口气。

他下了床后找到床尾放着整整齐齐的自己的衣服,一边穿着一边往外走。

这是一个女孩子的家。

他的身体狠狠地一颤,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万一又不知道怎么被女孩子拐到床上……

突然就后悔自己昨晚喝多。

然后赶紧的穿好衣服往外走。

只是当他出了门以后看着周遭的一切,那有些狭小的客厅里,电视旁边放着一个摆台。

他走了过去,系着衬衣扣子低头看着,然后整个动作都滞住。

这是溪梦的家?

不知道为什么嘴角竟然微微咧开着。

他们几乎都是吃完饭就分手的那种,他倒是有要求过送她,可是她每次都自己开着车子上下班。

他拿起她的摆台,突然发现这个穿着一身运动,扎着马尾的女孩,竟然这么青春。

那副眼镜框,让人想要给她从鼻梁上摘下来。

秦逸抬手抓了抓自己的眉心,因为想到穆熠宸说的那句给不了她未来就放了她。

秦逸有的时候很不服气,穆熠宸拼命想要给一个女孩一个未来,可是那女孩却不要,却只想跟他保持一种床上关系而已,虽然他们后来结了婚生了小孩。

但是他不恰恰是那种只想恋爱不想结婚的,可是他找的却是一个想要安逸生活的女孩。

女孩对年龄这种事,他不懂。

虽然他有时候也焦虑,毕竟家里也都催他结婚,但是他心里真的不是觉得很重要。

他看了眼腕表,知道她肯定去上班了,然后便也拿着自己的外套往外走,给她把门关好。

他到办公大楼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所以直接给溪梦打电话约在旁边的餐厅吃饭。

溪梦没有拒绝,正好想要听听他的想法,或者她该给他来一刀痛快的。

所以两个人在旁边的西餐厅见了面,溪梦一上班便穿的很规整,工作牌还挂在脖子上没拿下来,只拿着手机去找他。

“酒醒了吗?”

溪梦走过去坐下的时候顺便问他。

“嗯!昨晚你去接我?”

秦逸稍微抬眼看她,有些含蓄的问她。

“是啊,老板打电话说你喝醉了,让我去接你,你知道我对老板有不可抗拒的习惯。”

溪梦怕他多想。

“那为什么让我住在你家里了?那是你的床上?”

秦逸问她的时候,自己也有点紧张。

外面太阳有点大,秦逸看着她的眼神却一直没变。

溪梦转眼看了下窗外的大好天气,然后微微一笑,她很平静的,然后又回头看他:“要是你害怕,我们就分手,你不用紧张,我们之间还没到纠缠不清的那种地步,你有决定的权利。”

“什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逸觉得很不自在,服务生想去让他们点菜都被他一个眼神制止。

他像是笑着,却是让人很敬畏。

但是溪梦不怕他,溪梦跟他认识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他的各种情况。

“你难道不是从我家出来之后更害怕了吗?你怕我逼着你跟我结婚,难道不是?”

溪梦看他那样子,很不给面子的拆穿,虽然声音还算缓和。

秦逸……

“点餐!”

溪梦看他不再说话,只是那么瞅她,却也没有因此就没了吃饭的心情。

服务生终于敢走过来,把菜单给了溪梦。

两个人很平静的吃了一顿午饭。

其实该说是溪梦很平静的吃了午饭,秦逸一口没吃。

午饭后穆熠宸去了办公室,所以秦逸也去了。

穆熠宸刚把外套放起来,秦逸就问他:“为什么要给溪梦打电话?”

“昨晚?不是你一直嚷嚷着要她来接你吗?否则就不走。”

穆熠宸坐下的时候顺便提醒他。

秦逸简直被这番话给雷的外焦里嫩,他会说这种话?

“这些都不记得了?”

穆熠宸十分负责的问了声。

秦逸不说话,只是坐在椅子里低着头,是真的受伤。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微信里恶女那个称号为什么是钦慕?”

秦逸本来正因为溪梦的话而伤心欲绝,听到穆熠宸问了这句话后抬眼怔怔的看着穆熠宸:“什么?”

“就你这状态,要不拍你去出差?或许出去一段时间就想明白了。”

“她说要三十岁之前把自己嫁掉,没几个月了,我这时候出差?你确定你是我兄弟?”

“你要是年前最后一天想通了来跟她领证也未尝不可。”

穆熠宸觉得这种事情,不关人在哪里的事情。

“那万一她以为我对她没感觉转身就结婚了呢?”

秦逸问。

“这么说是不管能不能结婚都要先把她的人给看住?”

穆熠宸问他,然后不由的笑了一声,他们兄弟倒是都有这个霸道的性子,看上的女人,无论如何都得看紧了。

秦逸沉默着,不过他的确不会在这段时间出差。

“熠宸!我今天上午在她家里醒过来,真的被吓到了。”

穆熠宸不说话,只是看秦逸低着头,笑的有点苦,那话说出来,自然也是苦涩的。

“我大概能立即当初钦慕不愿意跟你公开婚事的原因了,虽然我不是因为父亲出轨,母亲死亡,但是我的确是有结婚这个障碍。”

穆熠宸……

好好地又说起他老婆来,真是有点想把秦逸的脑袋暴揍一顿的想法。

“你出去吧!”

穆熠宸低声跟他说了句,穆熠宸最不喜欢听人提起的就是这段。

秦逸也看出他眼里的不高兴来,所以就起身出去了。

“熠宸,这段时间真的不要给我安排出差!”

秦逸说完打开门走掉。

不过他以为出门会为难,但是溪梦的位置上并没有人,所以他不是为难了,而是失落了。

他走后穆熠宸也有点不爽,干嘛突然提起以前的事情来?

他们以为现在钦慕都放下了吗?

钦慕为什么后来还是很容易跟他提分开?

就是因为她放不下,她内心深处依旧在恐惧。

可能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走出来了。

如果不是他听人说她那天自己去她妈妈的墓地坐了一个下午。

如果她真的放下了……

赫连好终于开始上班,钦慕下午马上去找她。

说来也奇怪,她心情好好地,可是心跳却很不规则,还一阵阵的胸闷的厉害。

开车在去医院的路上,钦慕的心像是要跳出来一样。

到了医院后,停车场的车位又已经都满了,她等了好久,赫连好下楼来带她去把车子停在了医用的停车场。

今天赫连好在病房楼,两个人挽着彼此的手一起进了病房楼的电梯,赫连好看钦慕的脸色有点差忍不住好奇的问:“你不会是中暑了吧?”

“不知道,最近总是胸口发闷,有时候还心悸,已经来看过了,大夫说没什么问题。”

钦慕据实以告,但是她进了电梯后心脏就那样砰砰砰的,好像要冲到她嗓子眼。

赫连好看她状态不对:“等下我再跟你到楼上去找钟医生看一下。”

“嗯!”

钦慕答应着,然后电梯一开两个人就去了赫连好的值班休息室。

“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在张汝佳的病房里给她检查,有个男人在里面。”

赫连好让钦慕坐在椅子里,然后自己坐在床上,双手插着白大褂口袋里跟钦慕低声告密。

钦慕惊的抬眼看她:“啥?”

“是真的,现在应该还没走,我带你过去看看去!”

赫连好心血来潮,又起身拉着钦慕。

钦慕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八卦,但是真的去看了。

两个人一人站在房门的一边,看过后赫连好给钦慕使个眼色:我没说错吧?

“不要传出去这件事!”

钦慕看着里面的敏锐眼神终于舍得移开,拉着赫连好往回走的时候低声交代了句。

“我当然不会说!”

赫连好立即保证。

“我是担心那个人还会偷偷来看她,或者是跟医院打探她的事情。”

钦慕知道,钦海明如果是个决绝的人,也不至于有今天。

赫连好听明白后却是一怔:等下我就去封住那几个小护士的嘴。

“嗯!”

钦慕感激的笑了下。

“还说不关心?这不是怕你爸爸不高兴了?”

赫连好跟钦慕又交头接耳的,一路小声说着话就回到值班室去。

钦慕这次没否认,只是无力地笑了笑:“如果连他我也失去了……”

“不会的!你爸爸身体一直很好。”

赫连好跟她说着,又搂着她回了办公室。

“喂,面带桃花啊!”

赫连好关上门后冲着钦慕暧昧的眨了眨眼。

钦慕条件反射的就想起小美撩起她头发看她脖子上牙印的事情,立即两只手去捂住脖子:“有吗?”

“我说你面带桃花,你捂着脖子干什么?”

赫连好疑惑的看着她。

钦慕……

“不会是大白天,你跟穆熠宸就……”

赫连好说不下去,因为据她所知,钦慕跟穆熠宸真的是不分时间的,不,人家是特别珍惜时间,抓住时间就做的。

“难道你跟景峰没有这样过?”

“我们真的很少大白天这样。”

钦慕质疑她,不过赫连好特别坦然。

“因为景峰白天都在上班吧?”

钦慕又问。

赫连好……

“就算是,但是你们俩也太那什么。”

赫连好还是瞅她一眼。

“我乐意!”

钦慕拉住她的手臂抱住,没有害羞,反而得意起来。

“德行!”

赫连好瞅她一眼。

后来两个人好像一对小情侣一样在床边坐着依偎着,继续八卦。

钦慕看着她电脑上那些奇怪的名字忍不住又问了一遍:“你说你怎么会学医?光是看着这些药名我就头疼死了。”

“那你学设计难道容易啊?再说我当时就是脑抽了,然后也懒的换专业,挺好的啊。”

“我是真的热爱我的事业。”

钦慕说起设计来,特别高兴。

“我以后可能不会一直做这个,你们家不是有个药厂嘛,我去谋个职怎么样?”

赫连好问她。

“嗯!药厂是我公公的,不过我可以去帮你谋职。”

钦慕笑了声,想自己,如果是别人她才不会瞎操心。

但是如果是赫连好,她就是赴汤蹈火,只要把职位给赫连好搞到手,皆大欢喜。

“说什么是你公公的,现在不都是你老公在经营吗?”赫连好问她。

“嗯!我不太清楚,应该是他们父子都在经营吧,爸妈还经常去那边呢,我去过一次,他们老两口竟然还在那边有个小家,虽然里面的家具都很有年岁了,但是一进去就感觉那是个幸福的地方。”

“哇,是不是真的啊?”

赫连好一脸吃惊。

“嗯!他们很相爱,而且我爸比较迁就我妈。”

说道这里,两个女人不由自主的同时叹气。

真的很少找到那种特别迁就女人的男人做伴侣。

现在的他们,虽然都深爱着自己的另一半,但是大家迁就的,却那么少那么少。

两个人正在聊着,钦慕手机响起来,赫连好还开玩笑说:“肯定是穆熠宸,三分钟不见就要确定你的位置了。”

两个人看到王叔两个字都愣了下,钦慕敛了脸上的笑容正经起来,那种不规则的心跳又来了。

“喂?王叔?”

“大小姐,你快来医院吧。”

“怎么了?王叔!”

钦慕不知道为什么,一方面考虑着是王叔旧疾发作,另一方面心砰砰砰剧烈的跳着,跳的她的胸口直疼起来。

------题外话------

今天第三更哦!看完无聊的小伙伴们可以去订阅飘雪以前的完结文哦,推荐下《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婚后霸占娇妻》《豪门闪婚之专业新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