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你们老板的合法妻子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怎么突然想起这些?”

他搂着她,漆黑的眸子温柔的望着她问她。

“就是觉得时光过的真快!一眨眼我们欢欢已经这么大了,而以为会在巴黎呆一辈子的我竟然能跟她的竹马生活在一起。”

钦慕看着他那温柔的眼神,转而却仰头望着那片蔚蓝的天空,一切都如梦一场,然,此时她笑的却格外的灿烂。

“是有点不真实!但是这也的确是真的!以后你这颗小青梅,永远都只会在我嘴边!”

他抬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安慰着。

钦慕笑了声:“嗯!我相信你!一定不会把我送到别人的嘴边去。”

情不自禁的踮起脚来亲他的嘴,然后转身就往里面走。

一直站在旁边等他们的警卫已经被他们酸的脸色发绿又发黑。

穆熠宸没能抓住她的手,却是开心的笑了。

不自觉的抬手摸了下自己被她亲的嘴唇,跟着她一起进了幼儿园里。

——

看完幼儿园后穆熠宸便给冯芳华打了个电话,要她抽空带欢欢过去看看,如果欢欢喜欢他们没问题。

因为钦慕近期都不怎么忙,所以他就直接载着钦慕去了自己的办公大楼。

走过大厅的时候,前台的工作人员都打招呼叫她:钦小姐好!

穆熠宸突然搂住她停下脚步转头看着那几个女孩子:“这位钦小姐,是你们老板的合法妻子,——知道该怎么称呼了?”

穆总眼神深邃的,望着前台的三个女孩。

三个女孩吓的一愣一愣的,最后却都点着头:“老板娘好!”

钦慕尴尬的哼笑了一声:“你们好!”

钦慕觉得自己笑的特别的僵硬,腮帮子都有点疼了。

不知道穆总怎么会突然这么郑重其事的,叫她都忍不住紧张起来。

穆熠宸却是霸道的搂着她转身就走。

钦慕说不好心里什么感觉,但是她想,她会渐渐地适应,他介绍她的时候称之为他的妻子。

被他紧紧握着的手,手心里已经有了湿汗,心内是紧张的。

秦逸去找穆熠宸谈工作,看到在沙发里坐着的女人先是愣了下,然后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听说老板娘过来视察我还以为是开玩笑。”

秦逸手里拿着文件,走到穆熠宸办公桌前去交给穆熠宸,顺便看向钦慕。

“秦特助最近好像消瘦了不少?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钦慕笑了笑,俏皮的跟他打招呼。

秦逸……

穆熠宸认真的看着文件,像是没听到他老婆在奚落兄弟。

秦逸看了穆熠宸一眼,想问穆熠宸是不是把他的事情告诉钦慕了,但是转念又只是叹了一声。

用脚趾头都该想到,他们夫妻之间根本无话不谈,他那点事,不够他们俩热闹的。

再看钦慕的眼神。

秦逸突然转头走到她对面坐下,笑着道:“小慕妹妹什么时候想开的?愿意跟我们宸哥公开婚事了?”

“当然是因为我们宸哥眼光好,所以才决定的。”

钦慕诚恳的笑着继续给他补刀。

秦逸觉得自己的胸膛已经插了好几把刀,疼的快要喘不过气来。

“宸哥,你媳妇这是在挖苦我吗?”

“恭喜你,你的听力是没有问题的。”

穆熠宸看完合同签了字,拿着合同等秦逸过来取,顺便认真的恭喜秦逸。

秦逸……

这夫妻俩,简直就是……

天生一对!

“宸哥你把小慕妹妹教成毒舌妇真的好吗?”

秦逸烦躁的想要跳脚,却只是从沙发里站起来委屈的问了声,然后去拿文件。

“小慕妹妹现在需要休息了,所以秦哥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们稍后再聊。”

穆熠宸坐在办公桌后面,俨如一个谈吐儒雅的王者!

其实就是个骂人不吐脏字的毒舌男!

他的功力,见识最多的就是他的这几位好兄弟以及他亲爱的小青梅了。

秦逸走后穆熠宸便起身走到钦慕身边去坐下:“要不要去休息室躺会儿?”

“嗯!是有点困了,不过你确定不让我回家?”

“晚上跟我一起回去!我陪你去休息。”

“呃!你也要去?你不用工作吗?”

钦慕看着他伸过手到她膝盖下面像是要抱她立即翘起腿,稍微远离他询问他。

“暂时告一段落!”

穆熠宸看她躲,条件反射的皱起眉,下一动作就是将她从沙发里给抱了起来。

“你躲什么躲?”

咬着她的耳朵质疑。

“我就是突然想起了古时候皇帝因为女人不上早朝,然后那个女人就会成为祸国殃民的红颜祸水!”

“你是怕自己成为红颜祸水?”

穆熠宸到休息室放下她的时候问了声。

钦慕立即点头,又长又翘的睫毛颤动着。

“你是正宫娘娘,跟红颜祸水一点都不沾边!而且你只会叫我更奋进,你从来没有拖过我后退!嗯?”

原本钦慕靠在床头,穆熠宸坐在床边跟她安慰了一会儿,然后看着她那傻乎乎的样子,一只手搂住她的膝盖里面,直接将她拖下来在床上躺平,然后倾身上前,在她额头上用力亲了一下:“穆太太,往里一点,给你老公让点地方。”

钦慕机械的往里挪了又挪。

穆熠宸在她身边躺下,手习惯性的撩起她的衣服直接去摸她的肚皮。

钦慕却总也习惯不了他这个动作,总觉得他下一步要做点什么,然后紧张的抗拒。

“别动,我只是感受下那小子在你肚子里闹什么动静没有。”

穆熠宸的手在她肚子上,表情却是十分严肃!仿佛如果那小子敢在他老婆肚子里闹,他就跟那小子隔着肚皮打一架先过过瘾。

钦慕被他一句话逗笑:“就算是儿子,也是我们俩的心肝宝贝嘛!”

“哼!我的心肝宝贝只有两个女人!”

穆熠宸不敢苟同。

“嗯?两个?”

钦慕抬眼看着他质疑。

“你跟欢欢!”

钦慕吓一跳,听他说完后才又放松心情:“我还以为你敢背着我又藏女人。”

“我哪有那个本事?连你一个都伺候不好。”

穆熠宸眯着眼睨着她,但是钦慕依然能感觉到他眼神里的戏虐,没好气的笑了声然后转头不跟他对视。

穆熠宸立即又靠近她,搂着她在怀里:“睡吧!我喜欢你在我怀里流口水的样子。”

“什么?”

钦慕立即转头看着他,简直不敢置信好吗?

她睡觉流口水吗?

而且会有男人喜欢女人流口水的样子?

“流口水是怎么回事?”

钦慕瞪大着一双眼睛看着他问。

“干嘛那么紧张?你的口水我吃过不知道多少了!”穆熠宸好心提醒。

钦慕……

为什么她有点小想要爆粗口,明明那么丢脸的事情,却被他说的那么……

邪恶!

“好了!睡吧!”

穆熠宸抬手捧着她的脸摸了摸。

钦慕看着他眼里的柔情总觉得跟此时的情境不太符合,而且因为怀疑自己是不是会真的流口水,所以好几次快睡着的时候忍不住醒过来去擦自己的嘴角。

后来她睡了穆熠宸便去拿了文件在她身边靠着一边陪她一边看文件。

秦逸中午的时候又上楼,看到溪秘书在那里低着头认真算报表,便停住脚步:“钦慕还在里面?”

溪秘书抬了抬眼,看着他那张脸后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便又低头认真工作。

秦逸眼看着她在无视自己,这一句是第多少天了?以前他们从来没有这么久不痛快过。

“溪秘书,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有吗?——大概是我不太喜欢跟别人走的太近吧。”

溪秘书想了想,然后笑着回答他。

秦逸却觉得自己被扇了一巴掌,那一巴掌不算重,但是足够叫他觉得脸上麻麻的。

“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秦逸提醒她,脸色已经很不好看。

“是吗?那我以前怎么说的?”

溪秘书抬眼看了他一眼,就那一眼,就叫秦逸的心里像是被狠狠地扎了一下,那根针扎在他身体里出不来了。

“你说你自己是平易近人的好秘书!有事尽管找你帮忙。”

秦逸眼瞅着她,提醒。

“那么,秦特助是有什么事情想要让我帮忙?”

溪秘书问道,那眼神仿佛在说,你现在要我帮忙我也可以的。

“那倒是没有!等下一起去吃午饭?”

“不了!中午已经有约!”

溪秘书拒绝,然后低了头再也没抬起。

秦逸觉得她就是看不上他,最近一段时间她一直都是这种态度,好像他欠了她的。

“说到底我们只不过是同事的关系,都是为宸哥卖命,为什么你现在表现出一副我低人一等的样子呢?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你?”

秦逸实在受不了两个人这么绕来绕去的了,还不如一下子打开心扉。

“你得罪我?我怎么不知道?我只是最近有点忙,而且刚刚有了交往的对象,所以不怎么喜欢跟威尼斯人娱乐场的男同士太亲近,而且以秦特助的身份,没必要自降身价来跟我攀谈吧?”

“你——,交了男朋友?”

秦逸只听到后面的重点,迟疑的问道。

“是啊!我是交了男朋友!像是我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没有男朋友才让人觉得奇怪吧?秦特助不祝福我吗?”

溪秘书又抬起眼来,犀利的眼神看着他问道。

“祝福?当然,当然祝福!”

秦逸看了她一眼,然后尴尬的笑了声便转了身。

溪秘书看着他的背影,眼神有点恍惚。

秦逸又转头碰了碰她的桌角,仿佛是有话要说出来,但是最终还是忍住,转身离开。

溪秘书觉得心里很是没着没落的,但是也想,这就是他们之间最好的结果吧?

反正他忙着跟别的女孩子交往,那么,她只得做个好人啦?

中午钦慕跟穆熠宸在办公室里吃的饭,晚上被叫回穆家去。

厨房给孕妇准备了特别美味的汤汤水水,还有特别新鲜的水果。

钦慕一在沙发里坐下阿姨便端了点心过去,轻轻放在茶几上:“这是太太今天刚去买回来的,看上去像是刚摘的,少奶奶喜欢吃橘子,快尝尝!”

“谢谢!”

钦慕习惯性的感谢。

“快尝尝吧!咱们娘俩也算是有些共同喜好!”

冯芳华看着盘子里的橘子跟钦慕说道,这是她托人从外地买回来,的确是早上摘的,下午到的。

钦慕却是想,这个时候冯芳华能给她找来橘子,肯定是费了一番心的,感动的同时乖乖的拿起来吃。

这时候的橘子是要颇酸一些,但是她怀着孕倒是正好合口味了。

老爷子看着她吃忍不住摇摇头:“我现在一看见这玩意就要流口水,太酸了!”

“您不懂,这怀孕的女人口味呢,是要比你们男人特别重一些。”

冯芳华提醒到。

穆子豪在旁边坐着陪着孙女折纸玩,因为不会又不能撂挑子一直愁的皱着眉,直到听到冯芳华这话他才哼笑了一声。

穆熠宸便也拿了一瓣放在嘴里,那真的不是一般的酸,他忍不住皱了眉:“真的喜欢?”

钦慕转眼看着穆熠宸扭曲的峻颜,忍不住笑了声:“我觉得刚刚好啊!”

穆熠宸也哼笑了一声,真的是不敢认同这时候的橘子好吃,倒是冯芳华,还将就着吃了一个,虽然酸,但是她好像挺喜欢这滋味的。

欢欢看她们两个女人都吃,便也上前去拿了一个放在嘴里,咬了一下后却立即张开了嘴,那漂亮的小脸红透了,那张开的嘴巴里也全是唾沫跟口水,就差要哭出来了,含着被咬破的橘子瓣难过的叫:“妈咪,好酸!”

钦慕无奈,赶紧拿了垃圾桶:“快吐出来!”

欢欢立即跑过去,吐出来的时候眼泪也跟着挤了出来。

“好酸!”

钦慕立即拿水杯放在她嘴边:“喝点水就好了!”

欢欢乖乖的去喝水,咕咚咕咚喝了大半杯才好了些。

穆熠宸看着欢欢那傻样忍不住笑的肩膀都颤抖了。

“快到奶奶这边来让奶奶看看,酸着了吧?”

冯芳华心疼坏了,等欢欢一过去就抱着她的脑门亲了亲,才又说:“欢欢的口味像极了她爸爸。”

钦慕听到这话有点吃醋,不过还是违背着良心点了点头:“嗯!是有点!”

穆熠宸听着老婆大人不太服气的声音转眼去看她,正好钦慕也灼灼的眼神看着他呢,两个人就那么四目相对着,一时之间围坐在旁边的人好像都成了透明,两个人眼里只有彼此。

晚上穆熠宸哄着欢欢睡觉,欢欢在他身边翻来翻去,然后嘟囔:“我要妈妈跟我一起睡!”

“嗯?为什么突然要妈妈跟你一起睡?”

穆熠宸低了头问她,欢欢伸手摸了把自己的小脸:“我就是想跟妈妈一起睡了。”

小孩子总是突然兴起的要这样要这样。

“但是你妈妈现在去洗澡了,等下我去叫她好不好?”

穆熠宸的手轻轻地握住女儿的小手,宠溺的眼神看着女儿问道。

“那好吧!爸爸,我想跟你们两个一起睡!”

欢欢躺在爸爸的身边看着爸爸,感觉爸爸像是很爱自己,于是就又多说了一句,声音特别的柔软。

穆熠宸……

这孩子真的是一天一个想法。

“那爸爸带你去爸爸跟妈妈的房间?不过就这一晚上好不好?”

“嗯嗯!”

欢欢立即转身在他怀里等待着,激动的。

穆熠宸无奈的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然后把她抱到房间去。

钦慕吹干头发从浴室出来看到女儿躺在床上当然开心了,欢欢嘿嘿笑着:“妈咪!欢欢想要跟你一起睡。”

“好啊!”

钦慕小声回答她,上了床去搂着她。

穆熠宸正在窗口打电话,听到她们娘俩弱弱的声音便回过头去看了眼,然后继续跟手机里的人讲电话。

“嗯!发我邮箱吧!”

穆熠宸讲完电话后又走到床边去:“她今晚非要跟我们一起睡。”

“没问题呀!欢欢想要跟爸爸妈妈一起睡就跟爸爸妈妈一起睡啦,对不对?”

“嗯嗯!”

欢欢在她怀里蹭着,用力点了点头,转过身去搂住钦慕,额头忍不住在钦慕的怀里蹭来蹭去,像是在……

钦慕感觉有点不对劲,脸慢慢变得有点红,低头看着自己的女儿额头越来越往上,那双小手也在从她的睡衣领口往里。

钦慕……

穆熠宸也看到女儿的那个举动,心想都三岁多了,但是他能阻止女儿吗?

但是再看看自己的女人被抢走,穆熠宸叹了一声,翻身仰躺在床上跟自己说我什么都看不见。

钦慕没抬眼看他,只是小声在欢欢耳边说话。

欢欢却不情愿抽出手,还仰着头小声嘟囔:“妈妈,有奶奶!”

钦慕……

其实就有一点点而已。

但是这小丫头,似乎很怀念当年喝母乳的时光啊。

钦慕看着欢欢眼里的需求,却是忍不住苦笑了一声。

“不行!”

欢欢委屈的嘟起小嘴。

“真的不行!”

钦慕还是用眼神示意她。

欢欢委屈的眼泪都要掉出来:“妈咪不爱欢欢了,妈咪只要弟弟。”

钦慕震惊的看着她,这……

等欢欢睡着后穆熠宸爬到钦慕身后去搂着她:“欢欢今晚怎么了?”

“不知道啊!”

钦慕也好奇,晚饭那时候还好好地,怎么突然就这么恋母?

“唉!女孩子的心思真难猜。”

穆熠宸感慨。

倾慕转头看他一眼,忍不住笑了声:“是吗?”

“嗯!”

穆熠宸说着往她怀里看了一眼,悄声问:“手拿出去没有?”

“没有!”

穆熠宸又叹了一声:“好吧,她是女儿,她最大!”

钦慕听了他的话又笑了声:“起初我真的没想到你会是个好爸爸,我总觉得你根本不喜欢小孩,而且也不会照顾小孩,更别提忍耐小孩了。”

“然后呢?”穆熠宸低声问她。

“大吃一惊!”

钦慕回他,顺便转过身去将他抱住:“穆熠宸,你真好!”

穆熠宸……

“抱着我!”

钦慕在他怀里低声命令。

穆熠宸伸手搂住她的后背,顺便窃喜。

因为钦慕一转身,那丫头的手就不再钦慕的怀里了。

也就是说,终于是他的了。

两个人亲热了一会儿穆熠宸就回了自己那边,还是怕欢欢晚上睡觉不规矩掉下去。

第二天欢欢一醒来看到自己爸爸在自己身边睡着,小脸一红,然后立即又钻到妈妈的怀里!

隔天中午,他们的婚纱照都被送到了钦慕的工作室去。

钦慕跟小美在旁边看着,影楼的工作人员放下照片后找钦慕签了字:“钦小姐要是有什么事情还可以再找我们。”

“好的!辛苦大家了!”

钦慕客套的跟他们打过招呼,送他们离开后便给赫连好打电话:“亲爱的,婚纱照出来啦!在工作室,带上你家男人来搬走吧!”

然后走回去,小美竟然正在捧着自己的脸,看着自己跟赵淮的婚纱照。

“钦钦,这么快,赵淮真的蛮帅的!”

“倒是符合你的审美要求,不过他的嘴比较贫!”

钦慕想起小美喜欢的第一个男人来,简俨是那种特别话少的人,而赵淮呢,因为年纪的关系还是蛮会跟女孩子调侃的。

“我得给赵淮发个信息,这婚纱照,到底要搬到谁那里去也是个问题。”

小美用力拍了两下自己的脸,心想这婚纱照,两个根本不是男女朋友的人,当时到底为什么要头脑发热的拍?

就算不用掏钱,但是现在洗出来之后,要挂在谁家里?

钦慕怕穆熠宸在忙,便给他发了条微信:“婚纱照已到,在工作室!”

没想到过了不到半分钟穆熠宸就给她回了信息:“午饭后过去找你一起睡觉。”

一起睡觉……

钦慕摸了下自己的鼻梁,怕被人看到自己此时的脸有多红。

小美跟赵淮发了信息后又回来:“赵淮说下午要跟秦逸还有江之远一块过来玩,顺便拿照片。”

钦慕下意识的看了小美一眼,一本正经的点点头:“好!”

“李林喜欢江之远!”

小美在钦慕耳边小声提了一声。

钦慕好奇的转头看她,李林是她们工作室比较有名的设计师,来中国这么久的她第一次喜欢的人就是江之远,但是因为身份什么的诧异,所以她并不打算表白,只是一次喝多了跟小美提了几句。

中午赫连好直接带着景峰来找她吃饭,没有找am订餐,只是在他们工作室附近的西餐厅里。

景峰自己点了杯红酒,她们俩都不能喝酒所以都是果汁。

“早知道你来一起吃饭,我就该叫穆熠宸过来一起了!”

钦慕吃饭的时候说了声。

“难道我们吃个饭还非要带上他?”

景峰问钦慕。

钦慕抬眼看着景晴,心想,这兄弟俩是还没和好?

赫连好看了景峰一眼:“你们俩兄弟要是不能和好了,也跟我们姐妹俩说一声,以后见了面你们就互相称对方姐夫妹夫吧!”

钦慕听后认真的回应了一声:“这主意真不错!”

景峰……

谁要跟穆熠宸姐夫妹夫?

“我们俩称呼彼此名字挺好的,倒是你们俩,什么时候姐姐妹妹的互称过?”

景峰端着酒轻轻地摇晃了下,敏锐的视线落在两个女人脸上。

“我们平时当然不会姐姐妹妹的叫,但是我们的确就是比亲姐妹还要亲的姐妹。”

赫连好回应他。

“这话我信!”

景峰想到那句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他决定还是不要跟她们在这件事情上争执。

吃过午饭后三个人一起往工作室走,赫连好在前面搀着钦慕的手臂,景峰护花使者那般跟在后面。

赫连好小声对钦慕说:“杨倩茜醒了,王明宇说杨倩茜再需要钱还找他打电话。”

“他是那样的人!”

钦慕只评价了王明宇。

“如果我说前几天杨倩茜有点名说要见你,你……会不会怪我没早告诉你?”

赫连好想了想,突然停下脚步,认真的跟钦慕相对着问道。

钦慕也看着她,几秒钟后笑了下,好奇地问:“那你为什么现在又说?”

“我这不是突然同情心泛滥,今天去她病房的时候发现她瘦的跟个骷髅似地,有点于心不忍了呗!说起来她也没占到穆熠宸什么便宜,但是却把自己这条命差点赔上。”

“是有点惨,不过我还是不要去见她!”

钦慕想了想,她已经把杨倩茜化为那种不可救药的女人行列,所以她不想去见。

何况杨倩茜见她又能怎样?

无非就是说起那些旧事!

那些事情她已经都知道了,还有什么好说?

如果杨倩茜要找她道歉……

她损失的,杨倩茜一句对不起也补不回来。

若是杨倩茜并不觉得自己有错,那么她去了岂不是让自己生气?

所以钦慕不想去见杨倩茜,她有一阵甚至都不想听到那个名字的。

他们三个走到工作室的时候穆熠宸的车刚好停过去,一下车看到他们三个一起来倒是有些好奇。

“我们三个一起吃了午饭,穆总这个点过来吃饭的话会不会晚了些?”

大家站在门口,赫连好问了句。

“他不是来吃饭的!”

穆熠宸没说话,钦慕站到穆熠宸身边去替他说了声,脸上有点害羞。

穆熠宸垂眸看了钦慕一眼,抬眼看着远处又来了两辆车不自觉的皱眉:“不是说好饭后休息吗?”

“等他们搬了影集回去我们再睡也不迟!”

钦慕稍微侧了侧身,仰着头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穆总看着他此时‘单纯’的小青梅,心想,你想的太多了。

江之远跟秦逸还有赵淮分别开车来的,看样子倒是真的来给自己搬东西的。

几个人在门口聊了几句,然后便又一起进了工作室。

一楼的会客区少有的满员。

小美去帮大家倒了茶水出来,然后站在旁边听他们聊天。

“小慕妹妹,你们婚礼这么大的事情,我们这些伴郎是不是得统一着装啊?你是大设计师,现在这有孕在身不能亲自制作我们没意见,但是画个设计稿总是没问题的吧?”

“嗯!已经在准备了!”

钦慕点着头答应着。

她今年的主要任务就是设计自己婚礼上一些重要亲人的时装,伴娘的礼服已经由工作室的其他设计师在设计,伴郎的其实……

也是别人在准备,她只打算设计长辈们的礼服来着,但是这回听了江之远的提议,自己竟然不好意思说出来。

“江少你说的真轻巧,孕妇光是挺着大肚子就够累了,坐在那里设计礼服你以为就是很简单的事情吗?”

小美作为钦慕的助理,对这些已经熟悉的公子哥也并不客气。

“伴郎伴娘的礼服全都由工作室其他的设计师来完成,你只要着手一个人的礼服,嗯?”

进来后就一直保持沉默的穆熠宸穆总突然开口,转眼看着身边的女人霸道的传达了自己的命令,长臂抬起来,骨感的手指轻轻地将遮住她脸的长发勾到她耳后去,她的耳沿粉粉的……

------题外话------

第二更来啦!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威尼斯人娱乐场_威尼斯人官网_威尼斯人网上娱乐_威尼斯人网址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威尼斯人娱乐场_威尼斯人官网_威尼斯人网上娱乐_威尼斯人网址。”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