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你真当我是禽兽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那声音平淡无奇,却又叫听了的人不由的心惊。

“这……”江之远看了秦逸跟赵淮一眼,那两人也均是不敢乱问。

“怎么?这点胆量都没有?”

穆熠宸抬了抬眼望着门口一米八多的男人。

“切,本少爷怕过谁?再说我只是个传话的,古语有云,两帮交战不杀使者。”

江之远跟秦逸他们离开,穆熠宸才不慌不忙的抱着欢欢起身:我们是去看你妈咪还是回家睡觉呢?

“看妈咪,妈咪……”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父女俩高高兴兴的离开了酒店,只是却没有去服装厂找钦慕,而是回了家。

欢欢在路上睡着了,他看着儿童座椅里她睡的那么香,又想起钦慕对他说的话,只好回家陪欢欢休息。

这一夜钦慕跟小美在服装厂加班,累了就在旁边趴着歇会儿,睡会儿,然后醒来就继续干。

半夜三点以后小美眯了一会儿再睁开眼看到钦慕还在踩着缝纫机,不好意思再睡下去,眯着眼伸着懒腰问:你不睡会儿?

“我也刚醒不久,你困就继续睡吧。”

“我也不睡了,你师父让我来帮你的,我要是一直偷懒肯定会被他白眼。”

钦慕听了后忍不住笑了一声,疲倦的面容也好看了许多,转眼望着小美问:你那么怕他?

“我这是敬爱!”小美嬉笑着回复。

或许吧,就像是她对穆熠宸,不也是怕的要死吗?

可是那是真的怕吗?是什么她自己心里早已经清楚。

提前五个小时完工,钦慕跟小美回去换了身衣服然后抱着礼服直接去了景晴的威尼斯人娱乐场,然后听说她在接受采访,两个人便在那里等着。

钦慕接到巴黎的电话,那头用法语跟她交流,说已经帮她在国内找到机会,并且就在荣市。

钦慕挂了电话后一直坐在那里没再说话,小美等的有点疲倦又突然听不到她说话就一回头,然后讶异的问:钦钦,你怎么了?

“没事!”

“你们俩跟我来吧!”

半个小时后她们被带进了景晴所在的会客室。

景晴头发都梳了上去很是利落,一身白裙站在前面的椅子边上等着她们,一见面就微笑着示好:抱歉让你们等这么久,快请坐。

“坐就不必了,我们最好是先找个地方试试礼服,如果不合适我们会立即进行修改。”钦慕公事公办。

景晴看了眼她手里的盒子又看向她身后小美手里拎着的工具箱,耸肩后答应着:好吧,我们换个房间。

她抬了抬手,指了指头顶的摄像头。

加上景晴的助理,四个人在景晴的房间里帮景晴换衣服。

景晴大概是习惯了被这么多人围着,尤其是钦慕蹲在她脚边帮她修理裙摆的时候,她的眼神更为明亮,还笑着客套:慕慕,你为什么选择做这一行?

“穷!当时想,买不起就自己做岂不快哉?”

“你啊,钦伯伯又不是不给你钱,你这又是何苦?”

景晴故意提到钦海明,钦慕却也不恼,未来或许还有更多人把她跟那个男人连在一起提,她倒是乐见其成。

不是为了别的,只是因为,她要让有的人不快乐。

“哼,不过现在是为了让全世界的人都喜欢我设计的衣服,并且穿上我设计的衣服。”

她低头认真的看着针眼处,声音很低,气势很高。

景晴不说话,继续打量着她。

“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钦慕公事的问。

“嗯,暂时没有!”

景晴抬眼看了看镜子里,将她的身材显得长了好几公分的礼服,还算认同的模样。

“嗯!那祝你这趟行程一切顺利!”

“好!”

钦慕打算跟小美离开,景晴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小腹上却是开口:慕慕。

“嗯?”

“跟我一起去好吗?我怕有意外!”

钦慕眼神微垂,之后看了小美一眼,小美自然不赞同她答应,景晴那一声慕慕却是明着想要跟她套近乎让她跟去。

“我回去请示一下穆总。”

钦慕不拒绝,却也不答应,只是领着小美离开。

小美跟在她后面一出门就忍不住笑出声:钦钦你是故意说要跟穆总请示的吧?

“就你知道的多,你先回去,我还有点事要晚点。”

大概是在一起久了,对彼此的性子都比较了解,钦慕也没瞒她。

“好,不过你真的不要跟她去国外,你又不是她的跑腿助理,我们做到这一步已经完工了。”

“嗯!”

之后钦慕去了老总办公室,那位老板见到她很是客套的起身去跟她握手:你好,我看了你的履历,很是不简单呐!

“张总过奖!”

两个人握过手张总请她坐进沙发里,然后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材料给她看。

等她回去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多,整个人已经快要废掉,累的直接躺在沙发里不再动。

后来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主卧的大床上,乌黑的眼望着熟悉的屋顶,过了好几秒才缓过神来,想起身的时候却疼的动不了。

房间里安静的叫她分不清是傍晚还是半夜,亦或者更晚。

他不在,欢欢也不在。

她听着自己的心跳,怦怦怦,仿佛除了心跳的声音再也没了别的,所有的力气,都在支撑着这颗小小的心脏。

她想到自己这几年的努力,想起比她更努力的人们,认真的安抚着自己,只是不管怎么安抚,身体好像都不会接受她的意志上的敷衍,还是疲软无力。

“透支体力的后果,你应该不是第一次体会吧?”

钦慕转头,此刻他虽然冷沉,但是看着他从门口慢慢走来,却犹如她的春天。

她恃宠而骄的笑起来,侧身去,将两只手合十压在脸下面,一双眼清泉般透彻的望着他。

“是啊,你都让我体验过不少次。”

她突然想到是他抱她上楼,身体也好了许多。

穆熠宸严厉的目光看着她,站在床边却不再往前。

钦慕不理解的望着他眨了眨眼,伸出一只手:不过来吗?

没有答复,他只是俯视着她,如俯视着他降服不了的宝贝。

“怎么不高兴?”

钦慕疑惑,她的意识里,此时他绝不该站在距离她那么远的地方。

“是吗?”

两个字,他犹如无情的人,就那么冷漠绝情的望着她。

“是啊,以往你不是该早就扑过来吗?”

“你真当我是禽兽?”

------题外话------

收藏到二百五,书评过四十条,今天加更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