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六章 得到传承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被十名天仙包围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虽然他自信可以打败天仙可是如此多数目的天仙就很难办了,只是他也知道若是一直呆在这里的话那他就死定了。

所以此时最好法子就是和他们拼了,到时候说不定就能够拼出一条路,这是他的心中的想法。

在这种情况下也就只有如他一般的人才能够做出这直接拼的决定,此时江尘都已经进入其中那他们就可以直接走了,他的心中想着。

“孔正,你真的是厉害啊,竟然能够找上门来。”此时一个带头的人说道,这个人已经进入天仙了。

“看来你真的加入了西方神庭了,真的是没有想到啊,孔天,不过就算你进入天仙了你也还是一坨屎。”孔正直接就说道。

“你,狂妄,你还是如此的狂妄,你终于落入我的手中了,自小你就是家族的希望而我就是在你的影子下长大的,明明我才是长房长孙为什么爷爷就是要偏心你?”这生意中带着几分狰狞。

“看来你在你们的家族也没有你所说的那样的受欢迎,哈哈。”此时的李小雨忽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笑,等等我就人你和他一起陪葬!”此时的孔天继续的说道。

“你们不是兄弟吗?那是不是就能够放走我们了?”这声音中带着几分可怜。

“开玩笑,我是不会让他在飞出我的手掌心的,我要你们都死在这里,我会让爷爷看到他的孙子只有我才是最为有出息的,而你不过是一个叛徒。”

“看来你们都已经做好了嫁祸的准备了,可是不知道你们的理由可信度够不够高。”孔正丝毫不害怕淡淡的说道。

“这个你就不要担心了,绝对是可以将爷爷骗过的。”此时的孔天说道。

“可笑,你以为我们家族是什么可以一手遮天的家族吗?爷爷绝对是相信我而是不是相信你,哪怕是我死了,他也绝对会相信我的。”

“到时候若是让他知道自己最爱的孙子被杀了,而且还被陷害了他会怎么看你了,我想他应该会将你赶出家门吧,爷爷是不会杀你的,但是却不会再让你呆在家族里了。”孔正自信的说道。

“你这是在逼我!?若是真的将我逼急了我会杀了你的!”

“我就是在逼你,怎么了?”孔正淡淡的说道。

“好,那我就杀了你。”说到这里他忽然拔出了腰间的法剑就是要出手了。

只是下一秒他就停手了随后说道:“你以为我会上当吗?”

随后就招了招手示意一起出手,他太清楚自己和孔正的差距了若是真的交手的话自己说不定真的会栽在他的手中,到时候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孔正淡淡的说道:“这就是为什么你会不被爷爷看好了。”

“你从来就不相信自己的力量,只是因为小的时候被打过一次就再也不敢和我交手,而且还一直对我表现出厌恶,这在爷爷的眼里看来你就是一个不相信自己实力的人,失去果断还不是最为关键的。”

“你直接将自己的情绪都表现出来的行为,真的是很像一个废物。”说道这里孔正哈哈大笑起来。

此时的孔天似乎被抓到了痛处再也忍不住了将身体了的灵力都注入到了手中的法剑之中随后就冲向孔正,孔正嘴角微微上扬随后一个顺手就擒住了他的脖子。

另一手还顺道将他的手臂都控制住了,他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嘲笑说道:“你还有一个缺点,就是你很的好冲动,就算是一头牛都有害怕的时候,可是你冲动起来却毫无畏惧,说的好听一点就是有血气,说不好听一点就是笨得像头猪。”

.......

此时江尘已经进入这个空间里,随后江尘就朝着这个指路的位置走去,很快就走到了尽头,随后就进入了一个大的空间。

这一刻江尘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江尘感觉到了危险。

手臂忽然开始着火了,随后江尘感觉到了一阵剧痛,原来是脚被数十道小刀刺穿了,好恐怖的抵抗力。

“你是谁!?”

这声音中带着几分苍老,江尘知道之所以这声音会出现应该和自己体内的这一股力量有关系,江尘想着。

“你怎么会有据点的印信?你到底是谁?”这声音中带着几分质问。

“原来你还记得据点,那你还记得自己是东方仙界的人吗?”江尘直接就反过来质问道。

“我怎么就不记得了,你这个无知小儿,你快些回答我的话语,不要想着岔开话题!”这声音有一些生气了。

“如果你还是站在东方仙界这一边的怎么会将自己的传承给这么一个西方神庭的走狗。”江尘直接就说道。

“什么!?你说他是西方神庭的走狗?”

“不对,不对,他不可能是西方神庭的走狗。”他强调道。

“怎么就不会了?他已经叛变了。”

“你有什么证据吗?”此时还是最好用证据来说话最好。

“你让他和我对质一下我会给你一个答案的。”江尘哪里有什么证据,此时只能够说让他对质了。

不然的话江尘还真的是找不到一个好的法子了,听到江尘的话语后他也是有一些动摇了,毕竟江尘可是有印信的,可信度就提高了很多。

只是若是就凭借这一点就否认自己选中的人就太过于草率了,虽然江尘有印信可是他也不能全部相信,此时他看了一眼江尘。

“他已经开始试炼了所以此时不能够中途终止。”

“若是他真的是背叛者怎么办?”江尘质问道。

“若是他是背叛者那我就负荆请罪。”他说道。

“你觉得将你的力量用在杀东方仙界的人会是一个怎么样的场景,日后你的后人都会认为自己的先祖是背叛者,是一个汉奸。”

江尘直接就往大的说。

“你不用在这样的刺激我了,我真的不能够将他拉回来若是将他拉回来的话他就悲剧了。”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