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面谈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当梦无忧的豪华越野车停靠在鼎盛大夏下时,一道身影也是俏丽的站立在江尘的身后。

“江尘,你今晚有空嘛?”

此时的夏芷涵瞅着面前站立的少年身影,她的脸庞上也是布满了羞涩。

就在她说话的时候,江海市第一美女林媛媛也是从跑车内走出来,她那纤纤玉手挽在夏芷涵的胳膊上,眸光噙着淡淡的笑容盯着江尘,她的声音这才缓缓的说道:“江尘,你的表现已经让夏伯父很满意的了,他刚才通知了芷涵让她带领你去夏家见他!”

“噢,夏伯父要见我?”

闻言,江尘脸庞上也是闪过了一抹震惊。

不由得便是想起了他和夏正两人之间的赌约,对于那个素来严厉的父亲,江尘也是明白夏正之所以那么做,完全是为了夏芷涵考虑。

所以从始至终江尘倒是没有对夏芷涵的父亲夏正没有任何的怨气,从作为一个父亲角度来说夏正做的并没有错,想到江尘江尘也是点了点头,笑道:“既然是夏伯父要见我,那我们走吧。”

说道这里江尘这才转身朝着梦无忧和梦红尘,以及白歌看去,笑道:“无忧哥,我明天再来了,后天我就要和江海市十大天才进入乱魔海域了,到时候就让白歌代替我工作吧。”

江尘说到了这里,便是将目光看上了白歌。对于白歌这个真武宗外门长老,江尘自然是不能浪费的了。

虽然江尘现在的实力是化劲后期,放眼整个华夏国十大仙门,那也算是一名强者了。

但是江尘也是明白,那华夏国东方十大仙门内,可以说欧卧虎藏龙,什么样的天才也是有的,所以有了白歌这个真武宗外门长老,对江尘来说就起码可以知道很多十大仙门的秘密了。

“这个江尘兄弟你放心去吧,白歌我是不会对他客气的。”

闻言,梦无忧的脸庞上也是布满了笑容,旋即亲昵的拍了拍白歌的肩膀。

片刻,江尘和鼎盛清洁公事高层,纷纷告别这才和夏芷涵踏上了她那辆限制级的超级跑车,扬长而去。

江海市,海上花园。

夏氏家族的府邸上灯壁辉煌,到处都是充斥着一种欢愉的气氛。

此时的夏氏家族的别墅大门便是敞开这,无数名夏氏家族的仆人,在屋内来来回回的穿梭着,显然是在准备着什么,而此时站立在夏氏家族别墅大厅中央的,赫然是夏氏家族的家主夏正,此时的他正在对夏氏家族的仆人们指手画脚,一副神色凝重的样子。

笑话,若说以前他夏正在面对江尘的时候可以随意一点,但如今的江尘可不是以前那个平凡的少年了。

现在的江尘可是江海市顶尖天才,更是武道第一的天骄,所以他夏正身为夏氏家族的家主,对于江尘的到来,可是没有半点马虎的。

对来来说江尘不但是他们夏家的女婿,更是让他们夏家多了一名修炼强者。

要知道,他们夏家身为江海市修炼世家,便是因为夏氏家族也是有着众多强者,不过之恶些强者都是知命的年龄,更本就不会像江尘这样的天才,他的人生才是起步就已经是化劲后期的实力,若是给与他多余的时间,夏正明白江尘必定会成为一代强者。

而对于所谓的强者,如今的夏正自然是没有什么概念的了,但是他明白,只要江尘成长起来,必定会名震华夏国十大仙门的恐怖存在。

他明白,那个时候的江尘绝对是华夏国众多家族巴结的对象,所以现在的夏正对于江尘的道理自然要谨慎很多了。

呼呼…

就在夏正对着大厅内数十名仆人指手画脚的时候,突然夏正便是听到别墅大门外,豪华跑车的鸣笛声,不用想夏正也是明白,是夏芷涵他们回来了。

旋即,夏正便是不在于与,憨笑春风的朝珠了别墅大门。

一直站立在别墅某处角落的刘家天才刘志龙对于夏正所做的一切,他的脸庞上也是布满了阴寒之色。

他怎么也米有想到,这本来就属于他刘志龙的一切,竟然让江尘给夺走了。

想到此,刘志龙的脸庞上也是越发的阴寒,这个江尘夺走了他的一切,无论如何他刘志龙也是要江尘死无葬之地的,想到此刘志龙不由得想到了后天的乱魔海域,他可是明白想要江尘的性命的江海市天才,实在是太多了,就让这个江尘在多蹦跶几天吧。

“江尘你来了啊。”

此时站立在夏氏家族别墅门外的夏氏家族的家主夏正,他的脸庞上也是布满了笑容,尤其是他的眸子看着面前站立的少年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夏伯父您太客气了啊。”

江尘和夏芷涵刚从跑车上踏步下来,便是看到一旁站立的夏正,顿时江尘脸庞上也是露出了恭敬之色。

对于夏正江尘也是明白,他身为夏芷涵的父亲,所以江尘自然是不能马虎的半点。

“哈哈,江尘不得不说你是个天才啊。”

此时的夏正脸庞上布满了兴奋的笑容,今天江尘在景龙山庄内的表现实在是他让他这个夏氏家族的家主很满意啊,吊打江海市各大家族的天才,似乎放眼整个江海市也只有江尘能够做到了,而且在他看到江尘和东方玉对战的时候,对于江尘展现出来的实力,也是震惊无比。

说以夏正虽然明白,江尘是自己的女婿,但是在修炼世家来说,实力才是最能证明自己的地方。

“走吧,别傻站着呢,饭菜都是准备好了。”

说着,夏正也是亲昵的拍了拍江尘的肩膀,此时的夏正脸庞上的笑容也是开心无比,不用说今天江尘的表现,让他这个夏芷涵的父亲很有面子。

“爸,瞧你高兴的,你以前不是不荣同意我跟江尘在一起嘛?”

夏芷涵瞅着面前笑容满面的父亲也是娇嗔了一声。

她可是知道,以前的父亲可是严厉警告过她不能跟江尘在一起。

所什么不门当户对,就算在一起,也不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