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空间圆轮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但是即便这样,方泉和他也相差了整整一个大境界,境界的差距让方泉心中压力倍增,这可不是一位简单的老者啊,这可是纵横无数年的大能者,他甚至能和全盛状态之下的真武大帝交手,实力十分恐怖。

老者的速度十分迅疾,一掌接着一掌,虎虎生风,方泉连他的攻击轨迹都琢磨不透,只能用灵气演化一道屏障,不断防御。

若是他此时躲闪,便是会将自己的薄弱之处暴露出来,所以,面对他的双手,方泉一边疲于应付,劈出一道道剑芒,一边思考对手的手段。

剑芒破空而出,如同一道道半月一般朝着老者呼啸而去。

老者发出一声怪笑,随即双手如同满月一般在自己的面前划过,道:“小子,几千年过去了,外界甚至都忘记了我是谁,你可知道老夫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收过弟子,若是今日你助我脱困,老夫将自己的毕生所学都尽数传授于你,若是他日万族神王降临这片地区,你也能做到君临天下!”

即便这种时候,老者都不忘记蛊惑方泉,因为他被困在这里几千年了,备受煎熬,他不知道当年真武大帝还留下什么后手等待他。

老者的双臂划过之后,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道闪耀着光芒圆圈,圆圈如同一轮满月,只不过黑中带着紫色,看起来十分诡异,当方泉的剑芒触及到老者面前的圆圈时候,如同撞击在坚硬的墙壁上一般,寸步未进。

“君临天下?!”

方泉冷笑一声,笑声之中满是讥讽,况且那位所谓的神王已然知道方泉手中持有玄天剑,他甚至放话出来,若是有朝一日降临地球,第一个便是杀了方泉,如此一来,方泉如何能不与他为敌?!

于是他转手间就是一道蓄力的劈砍,直指老者的下盘。

剑锋一侧,斜刺相迎,随即,两人交火之处发出耀眼的光华,摄人心神。

老者见到方泉的反应之后,面色瞬间阴沉下来。

冥顽不灵!

老者应付之余,另一手推动着面前的黑紫色的圆轮朝着方泉冲刺而来。

这道圆轮十分奇特而坚硬无比,方泉所劈斩出去的剑芒遇到了这道圆轮竟然无法穿透。

“此乃老夫当年的成名之技,若是巅峰时候,即便仙人也未必能斩断我的圆轮!”

老者说道这里,身形猛然如同一只大鹏鸟飞掠而来,虽然此时他的这具肉身浑身上下都被天雷劈的血肉模糊,但是行动却未曾受到阻碍,他的身形眨眼之间便是出现在方泉的面前,手中的圆轮此时由守转攻,朝着方泉的头顶而来。

一直到圆轮降临在自己的面前,方泉这才看清楚他手中的圆轮究竟是什么东西,这赫然是一片空间,是他以自己的命魂所养育出来的一片小空间,这片空间被老者压缩在自己的手中,形成了这样一种奇特的武器。

虽然这片空间十分微小,相比于仙人所创造出来的小世界小了太多,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方泉此时运转道眼能够清晰的看到这片空间之中的任何事物……

“这是我追随神王大人漂流在无尽虚空之中偶尔得到的一片空间,论防御力仙人之下无敌!”

老者充满皱纹如同枯树一般的脸露出一个仿佛便秘般的笑容,此时他浑身上下的气势如同潮水一般起伏,甚至隐隐之间和他手中的小空间形成一种共鸣。

一般只有修为达到了仙人层次的大能者才能炼化空间,而老者能得到这个东西,显然当年的机遇不一般。

方泉心中虽然惊讶无比,但是面色依旧不变,他怒喝一声,手中的玄天剑被灌注进去了大量的灵气,随即一道无比悠长的剑气从其中激荡而出,剑气出剑之后便是变成了剑芒,以玄天剑为威尼斯人官网,悠长的剑芒甚至将桃花山的天穹都分为了两半。

此时,桃花山上的无数株桃花发出一阵摇晃,随即,大量的花瓣如同雨滴一般从桃花树上飘落下来,它们降落到地面上,随即地面便是形成一道道微小的旋风将桃花瓣从地面上卷积起来,冲天而去。

桃花山此时飞鸟惊起,漫天都是飞舞的花瓣,这方天地此时成为了一片粉红色,妖艳而凄美……

老者见到此情此景,微微动容,并不是因为方泉所施展的剑能够伤害到他,而是惊讶于方泉竟然能以区区轮海期修为便是在剑道之上登堂入室。

“一剑名为:扶摇!”

这是方泉所创造的三剑之中的第二剑,名字唤作扶摇,有鲲鹏扶摇而起入青云,便是如此景象。

剑芒如同灼灼烈日,逼迫人睁不开眼睛。

当桃花山的漫天桃花都随着清风上升到一种高不可攀的地步时候,随即幻化成为滴滴片片的桃花雨降临在这片狭小的地方上……

而与此同时,方泉的那一剑‘扶摇’的剑气也降落了下来。

咚——

光芒所过之处,空间便是寸寸崩塌,以方泉如今的境界施展出这一剑来尚且面色苍白几分,但是效果却是一般的金丹期修士都望尘莫及的。

老者面色逐渐凝重起来,他却是觉得方泉的天赋十分出彩,即便他生活在万古之前的岁月中,所见到的绝世天才也不过和方泉旗鼓相当罢了。

这一剑,走出了自己在剑道修为之上的道路,这也代表着方泉在剑道之上独树一帜,没有和其他人一般沿着前贤的脚印走过去。

修道便是一种苦修,只有自己探索和修行之中方能领悟更多精髓。

咚的一声沉闷响声,桃花山连带着山脚下的桃花镇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此时,桃花镇上一片骚动,在此处相安无事了多年的村民都从小巷弄里面走了出来。

“发生地震了?”

有人诚惶诚恐的问道,村民都挑选空旷的地方站住脚,情绪不安定。

桃花镇的镇长是一位年纪不到五十岁的粗犷汉子,他的职业便是村头的铁匠,这个小山村被封闭在大山之中,里面的情况和外面繁华的世界格格不入,但是镇上的村民似乎也不羡慕外面的世界,大抵是觉得这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才是颐养天年的好地方。

手里拎着硕大铁锤的汉子抬起头来看了看头顶之上的桃花山,即便此时山雨朦胧,看不真切,而他的眼光仿佛能看穿一切一般尖锐。

随即他摇了摇头,安慰说道:“我们桃花镇有千年道观的庇护,无灾无患,不是地震。”

若是方泉此时在的话便是能够一眼看出来,这个汉子也是一位修士,修为达到了轮海期后期,若是在外界,俨然便是一宗之主,但是他却恰恰相反,独自安身在桃花镇这片小天地之中做了一名铁匠,显然其中有他的道理。

而此时,人群之中便是有那位先前在桃花溪边上浣洗衣物的丰腴寡妇,而寡妇的边上,二光棍子邪祟的眼神朝着她胸口沉甸甸的八两肉剽去。

寡妇对此视而不见,只是一只修长洁白的手按在身边孩子的头顶,给予他最大的安全感。

“娘,我看山上要打闪下雨了,那位上山的大哥哥不会出事吧?”

孩子怯生生的说道,甚至他不敢抬头看去那片美丽异常的桃花山。

“嘘——稚儿,小点声,别被别人听到了。”

丰腴的寡妇蹲下身子在稚儿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当她弯下腰的时候,胸前的风光更加旖旎了,让旁边的二光棍子大饱眼福,嘴巴都快要扯上天了……

稚儿哦了一声,便是被身边的娘亲领着小手朝着小巷弄的深处走去。

“澹台家的寡妇,你就不怕是地震,把你和稚儿都压死在下面?”

二光棍子在后面扯着嗓子吼道,他这样说并不是出于好心,而是对澹台寡妇胸前的沉甸甸光景恋恋不舍。

“镇长说没事那就是没事。”

澹台寡妇清淡的话语从小巷弄深处飘出来,声音带着几分空灵,差点让二光混子道心失守了,他使劲吞咽了几口口水,喃喃自语道:‘我早就看你和镇长关系不一般,想来孤男寡女也干不成什么好事情来。’

当然,二光棍子也只不过是过过嘴瘾罢了,他对那个五十岁不到的镇长十分惧怕,要知道他曾经偷偷掂量过镇长手中的那柄人头大小的铁锤,即便他使出吃奶的力气都抬不起来,更别说像镇长那样抡的虎虎生风了。

见到澹台寡妇回家了,镇上人心中悬着的心思也就慢慢落了下来,大家也都相安无事回家去了。

空旷的场地之上,此时只剩下正值壮年的镇长,他双眼凝重的看着头顶的那座桃花山。

其实没有人知道,他们这一脉的使命便是守护这座桃花山,这种传承也不知道继续了多少年,他从自己死去的师父嘴中听说,当年真武大帝钦命他们一脉人守护在此,使命艰巨。

“难道桃花山下的存在出了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