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赵朝阳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方泉?”

宋之雅见到方泉之后,俏脸之上带着几分欣喜,她自从上次被杜阳飞差点侵犯之后,心中十分感激方泉,如果不是方泉及时出现制止了杜阳飞,那么她的清洁的身子和名誉就不保了。

只不过宋之雅并不确定眼前的人是不是方泉,因为那天方泉来去匆忙,根本不给宋之雅留下深刻印象的机会,即便到现在,宋之雅也不知道她的恩人的威尼斯人网址方式。

“是我。”

方泉淡淡的点了点头,因为他本能的察觉到在宋之雅身旁坐着一位长相不俗气质也不错的年轻人。

“之雅,你认识他?!”

年轻人抬头看了看方泉,皱着眉头问道。

宋之雅淡淡点了点头,而后并不理会年轻人,直接起身朝着方泉这边走来。

因为宋之雅一直以来都没有和自己的这位救命恩人说一声感谢,心中十分愧疚。

见到宋之雅对自己的表现出一副冷淡的态度,可对不远处那个穿着一身杂牌的年轻人颇有兴趣的样子,年轻人的脸上涌现出一丝阴沉。

年轻人叫赵朝阳,要知道他的身份可不一般,他的父亲可是在龙城教育副部长,在龙城高层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很多人都要卖他几分薄面,故而他大学一毕业便是被安排到了龙城大学做一名教师,那时候的赵朝阳便是喜欢上了同在龙城大学做教师的宋之雅。

只不过那个时候,天华集团的少爷杜阳飞也在追求宋之雅,知道趋利避害的赵朝阳自然隐藏起了他的那份追求之心。

可是眼下不同了。

这次听到杜阳飞不再追求宋之雅之后,赵朝阳的那颗火热的爱慕之心才灼灼燃烧起来。

听闻到自己的最大情敌不见,赵朝阳再次出手,这次他信心满满。

所以他陪着宋之雅一起从龙城大学辞职,一起到这家什么泉阳威尼斯人娱乐场应聘。

见到宋之雅冷淡的俏脸之上涌现出不加掩饰的狂喜,赵朝阳愈发怒火中烧。

这等尤物美人儿只能是像他这种少爷消受的起。

他追求了宋之雅这么久,宋之雅一直以来对他都保持着那种冷淡,这种冷淡似乎随着时间而逐渐变成了冷漠,这让在情场上一直无往不利的赵朝阳心中窝火。

‘穿着这么一身穷酸样子还要和老子争女人,你有什么资格?!’

赵朝阳起身,怒气冲冲的朝着方泉这边走来。

“方泉先生,终于再次见到你了。上次的事情……”

宋之雅小心翼翼的坐在方泉的身边,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脸颊绯红,像极了心中怀春的小姑娘。

其实宋之雅的心中也有一丝愧疚,那天方泉为了救她得罪了杜阳飞,她心中十分清楚那个龙城一顶一的纨绔少爷的心性,得罪他的人从来没有一个好下场,故而心中十分担忧方泉的出境。

“那天的事情不过是巨举手之劳罢了。”

方泉摆了摆手,极为不在意的说道,他几乎都快忘记了那件事情。

见到方泉一脸的满不在意,宋之雅的心中有一丝丝失落,因为她敏锐的察觉到方泉的眼神一直在盯着应聘主座上的那道倩影。

‘原来他喜欢这种风格的女人啊……难怪对自己这么冷淡……’

宋之雅心中失落至极,若是论姿色,她和此时正坐在主座的柳若烟不分伯仲,可是方泉对她的态度让宋之雅原本火热的心渐渐凉了,他都忘记了那天的事情,可我一直铭记在心,不能忘怀。

“喂!小子,之雅在和你说话呢,听见了没?!”

赵朝阳此时出现在方泉的面前,挡住了方泉的视野,而后颐指气使的说道。

要知道在赵朝阳的世界认知当中,这等寒门出身的年轻人都会极力讨好他,而他十分享受那种被人仰视的感觉,因为他的父亲是龙城的高官,给他带来了无尽的优越感。

方泉的视线被遮挡住,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而后缓缓收回视线,打量了一下赵朝阳,浑身上下一身‘狗皮’估计值个三五千大洋,算的上是不俗了,看来是个从小被捧上天的富家子弟。

“你又是谁?”

方泉靠着靠背,做了一个十分舒坦的姿势问道。

“和别人说话不懂礼数吗?你家里人没有教育过你吗?站起来说话!”

赵朝阳见到方泉一副慵懒的样子,脸上十分不悦,当下呵斥道。

“之雅,你以后别和这种没有礼数的人交流,会让你变坏的。”

赵朝阳的脸上青筋涌动,他心中十分喜欢宋之雅,见到宋之雅对方泉的态度之后更是难以忍受,故而他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能贬低方泉的机会。

“为什么要站起来和你说话?你算什么东西!”

方泉嘴角扯出一丝冷笑,而后说道。

站起来说话,要知道在修真世界能让方泉站起来说话的人屈指可数,在地球上除了钟灵之外没有任何人。

“我算什么东西?”

赵朝阳冷笑一声,而后眼神眯了起来,形成一幅危险的弧度,“像你这种穷苦人家走出来的人就应该懂得尊重上层社会的人,你要知道给你就业机会的人便是我们这群上层社会的人,我们是你的衣食父母,你应该怀着感恩的心。”

随后他转头对着宋之雅说道:“之雅,别理他,这种人一点都不懂得感恩,他以为以他贫贱的出身怎么才能够在龙城这种顶尖城市立足,他对我们从来不会怀抱感恩之心,活该是穷人!”

赵朝阳的言语恶毒至极,要知道在他看来只要诋毁穷人就应该感谢他们这种身在高层的富贵人家。

“哼!可笑之极。”

方泉听到赵朝阳的话语之后,感到十分好笑,穷人的一切都是富贵人家给的?

“走!之雅。”

说完,赵朝阳便是顺势要拉起宋之雅的手,把她带离方泉的视野当中。

“我不走!要走你走。”

宋之雅的俏脸之上有些许尴尬和冷漠,赵朝阳一直以来都在猛烈的追求她,可是她不喜欢赵朝阳的自以为是,他赵朝阳之所以能够活得这么足润完全是仰仗他的那个副部长的父亲罢了,而宋之雅和他完全是两个层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