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偷师?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钟灵有些不敢相信,方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以前方泉因为纵欲过度可是虚弱到连钟灵都打不过的,可眼下这群实力凶残的小混混被方泉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这对钟灵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她第一次觉得方泉竟然能给她带来安全感,这是钟灵一辈子没有想到的。

方泉缓缓走到钟灵面前,看着钟灵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他十分心疼,当下二话不说,直接以公主抱抱起钟灵,走出了城南烂尾楼。

钟灵想要挣扎,可发现眼下的自己根本没有力气去反抗,而且她的内心第一次对方泉的这种行为不产生抵触心理,最后任由方泉抱着她。

走了一会儿,她似乎觉得很温暖,竟然窝在方泉的怀里睡着了。

也许是太累了,她今天也受到了很大的惊吓,睡得安稳极了。

方泉低下头看着熟睡的钟灵,心里莫名有些喜悦,也很有成就感。这和修为提升的感觉不一样,因为她是鲜活的,可以让他暂时缓解冰冷的修真法则带来的压力,保护她,也是他自己内心的选择。

方泉抱着钟灵,感受她的体温,以及手指尖不经意间触碰的那丝柔软,心中默默发誓,以后不会让钟灵受到任何委屈。

回到家中,方泉细心仔细的帮钟灵检查了一下身体,确定有没有任何闪失。

钟灵默默的坐在方泉面前,任由方泉检查自己的身体,她看着方泉,觉得方泉比起以前变了很多。以前的方泉从来不会这么关心自己,他给自己的,永远只是暴力和辱骂,这是钟灵第一次见到方泉如此细心的照顾自己,可能是太久没有人关照自己了吧,钟灵一直觉得自己就像是路边的一棵无人问津的野草,从没有人会注意到自己,在方泉柔和的眼神下她竟然有些恍惚。

钟灵的脸蛋绯红,方泉的指尖触碰到她的身体,她都会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她感觉自己的心跳突然加快,一股酸酸麻麻的感觉从皮肤不断传来,这种触感最后传递到她的心中,顿时她的心也如小鹿乱撞。

终于,方泉检查完毕,他长舒一口气,钟灵的身体没有什么异样,只不过受到了不小的惊吓,需要静养些时间。

不过回想起刚才指尖处传来的触感,方泉的心中还是一阵陶醉。

不过他没有丝毫留恋,起身去给钟灵准备吃的。

方泉从厨房的中找了几个土豆还有一块牛肉,当下给钟灵做了一顿土豆炖牛腩。

虽然他来自修真世界,可是学习小小菜谱当然不在话下。

而且方泉特地在汤汁里面灌输了少许灵气,用来给钟灵调理身子的,这些年来钟灵每日都在压抑痛苦中度过,故而她的身子里面留下了不少隐疾,方泉要给她调理好。

土豆炖牛腩端在钟灵的面前。

她吃了一口,起初心中以为方泉从来没有做过饭,想来这个汤也不会好喝。

可钟灵喝完一口之后,竟然一脸的难以置信,这汤无论是在色香味上竟然都好喝的惊人,即便是那些专业的厨师也不一定能做出这么好喝的汤汁来。

而且钟灵喝完汤汁之后,竟然觉得自己的心情愉悦了不少,原本压抑在心头的那些不好的回忆都在一点点消散而去。

今天方泉给了她两次震惊,这让钟灵的心中不得不去思考方泉是不是真的浪子回头了。

看着钟灵喝的很香,方泉心中十分满足。

等到钟灵把钟灵安抚好了,方泉也回到自己卧室中开始修炼。

以后的几天,他从来没有走出过房门,即便偶尔出门散散心,也不过是在自家的草坪上练练拳,方泉知道每天早上高莹莹的身影都会准时出现在方泉家对面的咖啡厅中,只不过他懒得去理会罢了。

高莹莹从来没有放弃过邀请方泉加入华夏国术协会,因为在她看来只有方泉才能帮助华夏国术协会度过这个难关。

可是据她观察这些天方泉出门的次数寥寥无几,每天早上会在门前的草坪上打半个小时的拳术。

不过这对于高莹莹来说已经十分珍贵了,那可是国术宗师级别的人的拳术,而且他的拳术已经达到了‘化神’境界,所以高莹莹每天都会准时出现在咖啡厅中,一来可以找机会和方泉谈谈,二来可以从方泉的拳术当中学到不少东西。

终于,在第六天,方泉依旧早上六点钟在草地上随意打了一套拳法舒展筋骨。

他发现高莹莹依旧在咖啡厅中点了一杯拿铁,而后坐在落地窗前静静的看着方泉打拳。

方泉的心思何等缜密,他在周围两百米范围内不仅发现了高莹莹的气机,更是发现了一道十分隐晦的气机。

而且这道气机明显不怀好意,目标正是高莹莹。

方泉原本懒得管这些事情,可他觉得高莹莹虽然有些任性,可心地不坏。

方泉当下缓缓收势,走向咖啡厅。

见到方泉竟然一步步走向咖啡厅,高莹莹心中有些欢呼雀跃,毕竟她已经知道方泉是一代国术宗师,而且国术造诣在华夏中首屈一指,多和他聊聊天也受益匪浅。

方泉走近高莹莹,一脸冰寒的看着她,怒声说道:“你不知道偷师是一件很不齿的行为吗?难道你的师父没有教过你?!”

方泉的声音很大,一时间整个咖啡厅的目光都聚焦在两人身上。

“我??????我??????”

高莹莹局促不安,言语慌张起来,原本以为方泉找自己是有事相商,谁知道一开口就对自己高声指责,而且周围这么多人,作为一个姑娘,方泉竟然不考虑她的感受。

而且高莹莹并没有偷师,因为方泉和她的境界完全不在一个水平上,即便高莹莹学到,不过是貌合神离罢了。

根本算不得偷师学艺。

高莹莹觉得自己十分委屈,低着头,红着眼睛,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想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孩子。

方泉皱了皱眉头,那道气息竟然没有离去,而是一步步靠近了高莹莹,而且他身上有着浓郁的杀气。

不好!